昨晚寺井千佳就下定主意,绝对不能再容忍陈飞宇继续“欺辱”自己,就算自己还中着陈飞宇的毒,也必须得让陈飞宇知道自己的愤怒,让他不敢太过分。

因为她是东瀛无数人心目中高高在上的女神—寺井千佳,她的尊严与傲骨不允许她一直受陈飞宇欺辱。

所以她一定要反抗!昨晚她思前想后,将能够反制陈飞宇的手段全都想了一遍,要么是实行起来太过麻烦,要么就是后果太严重,都不符合她面前的利益。

经过她的冥思苦想之后,终于找到了反抗陈飞宇的最佳方式,那就是—不理陈飞宇!这是她能够找到的,最简单也最方便的方式,用沉默来表示她的愤怒,让陈飞宇知道她的傲气与傲骨。

甚至她还打算,如果陈飞宇再敢不经过自己同意就亲自己的话,一定要趁机把陈飞宇咬出血,让陈飞宇以后再也不敢占自己的便宜。

对,一定要这么做!所以当寺井千佳再度出现在陈飞宇眼前后,她骄哼了一声,什么都没说,自顾自地坐在沙发上玩着手机,同时偷偷瞥了陈飞宇一眼,想看看陈飞宇的反应。

结果陈飞宇神色平静,什么反应都没有,一直坐在椅子上低头鼓捣着手中的一副袖珍版画卷。

寺井千佳心里有些不舒服,什么画卷能比她还好看?

陈飞宇个大瞎子。

陈飞宇并不知道寺井千佳的想法,他的注意力全都放在了手中的《延陵挂剑图》上。

经过长时间的参悟,虽然陈飞宇依旧不知道《延陵挂剑图》的秘密,但是作为一名超绝的剑者,他敏锐的发现,《延陵挂剑图》中所画的挂在树上的宝剑,让他感觉非常的异样。

那种感觉就好像画中的宝剑是真实存在的,并且已经迫不及待想要破封而出一样,甚至还有一股强烈的剑意透纸而出,连陈飞宇这种世间顶级剑道强者,都有一种心悸的感觉。

“有古怪,绝对有古怪。”

不自觉的,陈飞宇的心神就全被吸引了过去,心中满是兴奋之意,说不定,今天真的能够解开《延陵挂剑图》中的秘密。

另一旁,一直坐在沙发上的寺井千佳,见陈飞宇看都不看自己一眼,心里又是别扭又是不舒服。

她都已经打定主意不理会陈飞宇了,只需要陈飞宇跟他说句话,她就会哼的一声扭过头去,用沉默来反抗陈飞宇。

可是……可是陈飞宇别说不来调戏她了,甚至就连看她都不看她一样,她又要怎么做才会让陈飞宇知道她的决心?

这种感觉就好像她憋了一个大招,结果打在了空气上,都要憋屈死了。

寺井千佳心里恨得牙痒痒,拿着手机用聊天软件跟远在东瀛的北野千景聊了起来,一开始还在讯问解药制作的怎么样了,可是到了后来,慢慢就变成了对陈飞宇的吐槽大会,而且吐槽的越来越狠,甚至还直接用东瀛语骂陈飞宇是混蛋死渣男。

手机另一端的北野千景一脸懵逼,也不知道该怎么回复。

不行,绝对不能再这样下去,不然的话,还没让陈飞宇见识到自己的决心呢,自己就先被陈飞宇给气死了。

寺井千佳眼珠一转,突然重重咳嗽了两声,想要吸引陈飞宇的注意力,结果陈飞宇不为所动。

可恶!寺井千佳越发气恼,突然放下手机,故意放大了声音道“哎呀,好渴啊,我去倒杯水。”

说着她站起来,袅袅婷婷地向热水机走起倒了一杯水,等她再回来的时候,发现陈飞宇还在目不转睛地盯着袖珍版画卷看,心里越发不舒服,陈飞宇是故意的,对,没错,他一定是故意的!她哼了一声,故意手一松,水杯掉落在地上摔了个粉碎,“啪”的一声热水流了一地。

“哎呀,杯子摔碎了。”

寺井千佳

故意调高了调门,她就不信,弄出这么大的动静,陈飞宇还能装作什么都没看到没听到的样子。

她偷偷向陈飞宇看去,又气了个半死,只见陈飞宇紧紧盯着桌面上的画卷,别说注意到她这里的情况了,甚至一点反应都没有。

“这个混蛋,真是气死我了!”

寺井千佳赌气之下,连地面上的玻璃渣子都不收拾了,气呼呼地走回沙发旁坐下,拿起手机继续向北野千景吐槽陈飞宇。

而远在东瀛的北野千景好不容易才开始处理正事,然后拿起手机一看,又是一脸的懵逼,小姐难道跟在陈飞宇身边受委屈了?

不行,必须得尽快研制出解药,将小姐救离苦海。

当即,北野千景发了个哭泣的表情包,并且发来一句回复“小姐,您辛苦了。”

寺井千佳顿时觉得心里暖和和的,更加起劲的吐槽起陈飞宇来。

她哪里知道,陈飞宇的注意力,已经全部放在了《延陵挂剑图》上,正在全神贯注的参悟《延陵挂剑图》中的秘密,除非有一些特别重要的事情,否则的话陈飞宇不会轻易中断。

逐渐的,陈飞宇的额头上开始出现冷汗,他惊骇的发现,他的注意力越是放在《延陵挂剑图》上,就越是觉得画中的宝剑凌厉无匹,越是被画中宝剑的剑意影响,体内气血翻滚不休,这种感觉实在是令人可怕。

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在寺井千佳觉得自己快要被陈飞宇的沉默给逼疯的时候,突然,陈飞宇放在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陈飞宇浑身一震,觉得再参悟下去,说不定自己还没参悟出《延陵挂剑图》的奥秘,就先被画中剑意给伤到了。

他叹了口气,收起了《延陵挂剑图》,这才发现后背的衣襟已经被冷汗给打湿了,心里惊讶于《延陵挂剑图》剑意可怕的同时,随手接通了电话,里面传来了柳潇月的声音。

“陈非吗,我是柳潇月,我这里有些事情,你待会儿能不能来市中心的瑞天咖啡厅一趟?”

“没问题。”

陈飞宇嘴角翘起了一丝笑意,昨晚才刚和柳潇月见过面,没想到这么快柳潇月就打电话约自己见面,看来自己的魅力果然非同凡响。

挂断电话后,陈飞宇站起身,向着外面走去,打算去赴约。

突然,寺井千佳按捺不住内心的好奇与生气,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板着脸问道“谁打来的电话?”

很显然,她已经忘了昨晚定下的“不理会陈飞宇”的决心。

“柳潇月。”

陈飞宇耸耸肩,道“她约我去咖啡厅,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事情。”

寺井千佳都要气炸了,她在陈飞宇面前“晃悠”了半天,都没办法吸引陈飞宇的注意力,结果柳潇月一个电话,就把陈飞宇给约了出去,真是气死她了。

当即,寺井千佳冷笑道“恭喜你,马上就要得偿所愿抱得美人归了,也不晓得柳潇月知道你接近她是为了对付柳家后,她会有什么想法。”

任谁都能听出她话语中的讽刺之意。

陈飞宇原本都走到了门口,闻言突然又转过身来,向寺井千佳走了过去。

寺井千佳心里狂跳,表面却高傲地昂起头,挑衅道“你想做什么?”

陈飞宇走了她跟前,顿时,一股很好闻的香气扑面而来。

他心中一荡,笑着道“你吃醋了?”

“谁说我吃醋的?”

寺井千佳嗤笑一声,仿佛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除非太阳打西边出来,否则的话,本小姐绝对不会吃你的醋……哎呀,你放开我……”在她一声惊呼中,陈飞宇再度揽上了她的纤腰,对准寺井千佳的烈焰红唇,强势地吻了上去。

寺井千佳浑身一震,稍微



  

  。

章节目录

神针侠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陈飞宇苏映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陈飞宇苏映雪并收藏神针侠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