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这次回来谁都没通知,就是怕被老家人现她带着人来刨祖坟被他们直接乱棍打出去。所以她直接开车绕过了老家的人些到了坟山,还整了个帽子一副墨镜戴着,装着一副旅游观光的模样。

远远一些村民看了还以为是城里哪里来的傻大妞哪里不好耍偏要跑人家坟山里去耍来着。

“老人家,看好没有?”

6小安围着光秃秃的山头又是自拍,又是装着欣赏风景的弄了半天了,那四长老围着三伯公的坟墓转了半天道“不能确定,还需要开棺验尸才行”

一听他这么一说6小安吓得从一颗石头上摔下来,抱着他的大腿哭道“我的长老诶!你是仗着别人看不到你罢!可他们看得见我啊!你就这么大白天的刨了我三伯公的坟,你当我们6家没人是吧!”

“喂!那位小妹,你没摔着吧?”6小安刚才摔那跤隔远有两个正在做农活的大婶看着,看她半天没爬起来还以为她摔着了,赶忙准备跑过来看她。

6小安一看顿时头皮麻,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这两人可不就是他们6家的婶子嘛!那可是认识她的。

“我不管你了,我婶子过来了,我得先走了”

6小安说完爬起来就跑,跑下山去开着车就跑了,留下她那两婶子在山上一头雾水,回家去跟家里人说了这事,家里人当时以为是她们嗓门过大吓着人家外地人了也没多在意。直到第二天有人路过坟山时现三伯公的墓被人撬开了连三伯公的尸身都不见了,才反应过来,觉得那天开车下去观光的妹子怕是其实是去踩点的。

6小安她爸打电话跟她说这事的时候语气中还带着无比的愤怒情绪,说是不知道现在这些城里人是不是都吃饱了没事干,竟然想到去盗尸。

6小安看着房间里坐着还在神神叨叨的念坟里什么都没有的四长老,急得一脑门的汗,一边安慰她爸道“也许人家只是想刨个红薯没注意刨错地方了呢?三伯公都去世这么多年了,说不定这会儿早就重新投胎转世了,也不在意这坟不坟的”

“小安啊!你一个女孩子不懂也正常,他这哪是刨红薯啊!他这是刨了我们6家的祖坟啊!反正我已经报警了”

“啊?你报警了!!!”6小安彻底慌了,没想到她爹会报警!现在到处都是摄像头,抓她不是分分钟的事嘛!

她这是要死啦啊~

6父接着说道“但是警察居然不受理!说是不涉及钱财,也没有其他损失没有立案的必要”

虽说有点不孝,但是6小安心中的大石头砰一声总落了下来。继续安慰她爸道“你看嘛!警察都觉得没多大事,你就回头请个道士再给三伯公打整打整,做场法事让他老人家重新入土为安不就好了,你也别太在意了哈~”

6小安是千方百计的想让他爹就此放过此事。奈何她爹觉得自家祖坟被刨这事实在是个大事,警察不受理那就他自己找。于是通知了他们跑出租车的所有人帮着找穆厉那辆小白车,用她爹的话说就是,在这小县城里让他找个人难,但是让他找辆车还是辆外地车,就跟家门口摘大葱似的,顺手得很。

6小安是知道她爸那些出租车司机的能耐,要是真的全城出租车司机一起找,那真是可能比警察还难对付。

接完电话6小安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哀叹道“完了,这下真完了”

“我觉得我们应该再去一趟坟地,说不准你带错了地方呢!”

6小安这会儿已经够头疼的了,结果四长老还要去坟地,她鼓着眼睛瞪着老头子道“我说老人家,你是不是准备把我6家祖坟都给刨了才满意啊?”

四长老见6小安一副要吃人的模样很是认真的跟她解释道“不会刨完的,昨天是我见那坟里什么都没有一时失神忘了将土回回去,今天晚上我们再去刨,我让小穆记得把土填回去就成”

听他这话6小安算是明白他为何会练个隐身术练的回不去了,这个四长老也算是朵奇葩!

“我都说了,那就是我三伯公的坟,我年年都给他烧纸能记错吗?再说了,就算我记错了,我爸我爷爷能记错?至于你说墓里什么都没有,这十多年了白骨都化成灰了,哪还有什么留下的!我三伯公真的不是你们那个什么三长老,您老人家行行好就放过他吧!”6小安无奈的念了他一通双手合十对着四长老行了个礼。

四长老坐着不说话,半响,方才缓缓说道“你不懂,三哥是我们几个当中最有本事的,连那宗门中最为神秘的那人都曾为他现身,他不该就这样寂静无为的死在一个乡沟里”

老头语气低沉,眼眶竟然湿润了。6小安一时之间手足无措,反省她那一番确实说的过重了,竟然将一老头子说的哭了起来。

面对一个自己爷爷辈的老人家,6小安真是不知该如何安慰是好。愧疚的渡了几步,最后无奈一跺脚下定决心道“既然如此那我便陪你再走一趟!”

“好,那我们这就动身”

6小安看着此刻精神抖擞,眼神清明,无半点哀伤情绪的四长老愣了一愣,看着他道“你没哭?”

四长老狡黠的一笑道“刚才风沙迷了眼”

6小安看着干干净净的酒店房间,忍不住嘴角抽了抽,淡淡的道“我还以为是雾霾辣了您老的眼睛呢!”

四长老再一笑道“有可能!有可能!”

6小安握了握手总算对的住自己尊老爱幼不打老人的高尚品德没对他出手。

该是从酒店门口威胁她起她就该明白这老头不好对付,偏偏她那七秒钟的记忆竟然忘了。

穆厉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他从昨天下午睡到今天正午早已饿得前胸贴后背,到隔壁找6小安准备一起出去吃东西,就见6小安正盘着腿坐在床上,手中正结着奇怪的印,而窗边的椅子上一个杯热气腾腾的茶正凭空浮着,要不是知道四长老的存在,大白天不被吓飞魂才怪。

“你在做什么?”

给四长老行了礼,穆厉看着坐上仍旧一脸认真的打着坐的6小安问道。

听他问话6小安一口气泄下来,长叹一声道“你怎么过来了,我差点就成功了就被你打断了”

“打断什么?”穆厉不解的看着她。

6小安将四长老刨坟和她家老爹现在正全城通缉他们的事跟穆厉说了一道,末了还摊手道“所以我准备跟四长老学学隐身术,等我学会了便好躲过我爹的追捕,顺便再去坟山看一看”

穆厉听完她的解释,觉得又好气又好笑,打断她又准备结印的手道“别学了,四长老这个隐身术有问题,莫非你也想我以后都看不到你?”

四长老的存在穆厉看不到,一没注意就能把他忘记。说话也忘了避讳,还是6小安看着他身后一脸哀怨的四长老好心提醒他道“四长老看着你呢”

  

  。

章节目录

陆小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张家小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家小戈并收藏陆小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