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皇宗这两本至高绝学,一本是剑法,一本是内功心法,比飞唐宗给的绝学要厉害一些,和各大千年世家的绝学算是同一档次。

陈轩看完第二遍之后,便把两本绝学还给青冥剑隐。

“这本《剑皇秘典》上的剑法,比轩辕世家的《天子寻龙剑法》还要精妙三分,不错、不错。”

陈轩轻描淡写的一句称赞,让三位长老欣喜的同时,又是十分惊奇。

“邪帝大人,您还看过第一千年世家轩辕家族的《天子寻龙剑法》?”

青冥剑隐带着好奇之色问道。

陈轩点了点头:“论威力,你们剑皇宗的至高剑法比天子寻龙剑要强上一些,只是轩辕家族的高手觉醒本命先天龙气后,以龙气御剑,能让天子寻龙剑法威力大增,亦是不可小觑。”

说着,陈轩让王动把写着《轩辕三绝功》的那叠纸页拿过来给三位剑皇宗长老看。

青冥剑隐又惊又喜:“邪帝大人,您居然得到了轩辕世家至高绝学《轩辕三绝功》,老朽和裘长老、伏长老真的可以看上面的功法吗?”

“当然可以看,这本轩辕三绝功,算是我第一次登门拜访送给贵重的一份薄礼。”

听陈轩将第一千年世家的至高绝学《轩辕三绝功》说成薄礼,三位剑皇宗长老内心又是钦佩又是苦笑。

古武界人人奉为至宝的绝学功法,对邪帝这种得道高人来说果然一文不值。

于是青冥剑隐、裘长老和伏长老克制着喜悦,把整本《轩辕三绝功》完整看了一遍。

看完后,青冥剑隐忽然想到一个问题:“邪帝大人,您怎么有《轩辕三绝功》的摹本?

难道你和轩辕世家有很深厚的交情吗?”

他问出这个问题后,内心想想也不对,就算陈轩和轩辕世家交情再深厚,轩辕世家也不可能送陈轩一份至高绝学摹本。

陈轩微微一笑:“不止轩辕世家,我还得到了各大千年世家的至高绝学,不过也因此和这些千年世家结下深仇。”

“什么?”

青冥剑隐、裘长老和伏长老面色齐齐一变。

陈轩竟然和各大千年世家都有仇,而且还不是一般的仇怨?

陈轩可是他们剑皇宗的客卿啊,如果各大千年世家将陈轩视为仇敌,也就相当于把他们剑皇宗视为仇敌。

虽然剑皇宗是古武界顶级大宗,但一宗之力,怎么样都无法和各大千年世家联手相比。

一想到要紧之处,青冥剑隐不由苦笑道:“邪帝大人,您是因为想看各大千年世家的至高绝学,才和他们结仇的吗?”

“差不多是这样吧,事情的始末,很快你们就知道了。”

陈轩见青冥剑隐一脸苦涩的样子,不禁有点莞尔,“青冥先生,我知道你担心各大千年世家来找剑皇宗麻烦,毕竟我是你们宗门的客卿,不过请你们放心吧,这是我和各大千年世家的私人恩怨,如果他们真的找上门来,你就让皇甫剑凌通知我。”

青冥剑隐只能点头答应,事到如今,他们剑皇宗也只能帮陈轩硬抗了,除非剑皇宗宣告古武界,和客卿邪帝断绝关系。

但青冥剑隐不会这样做,因为陈轩的修为凌驾于古武界各大顶级强者之上,而且等宫玄剑尊出关后,他们剑皇宗就拥有两大超级战力,试问古武界还有谁人能敌?

“好了,这份《轩辕三绝功》就送给你们慢慢钻研,我让剑凌带我去看一看云中山护山大阵的阵石。”

陈轩这句话,又让青冥剑隐内心小小的咯噔一下。

“邪帝大人,您看阵石是为了……”“呵呵,你们放心,我不会拿走阵石的,只是看一看而已。”

陈轩见青冥剑隐神色颇为忐忑,不禁更觉好笑。

青冥剑隐和裘长老、伏长老心想如果陈轩真的要强行拿走阵石,他们也没什么办法,便让皇甫剑凌给陈轩带路。

陈轩原本打算让顾雨柔他们在洗剑轩里休息一下,但顾雨柔坚持要跟陈轩去看阵石,陈轩便由她跟上来。

出来山门后,皇甫剑凌带陈轩、顾雨柔往最近的阵石走去。

“邪帝大人,目前我们只发现云中山里的三块阵石,我想应该还有更多的阵石隐藏在阵法中,不是道行高深的修法者恐怕无法发现。”

皇甫剑凌边走边道。

陈轩听完点了点头:“你说得没错,这样一个超级大阵,只有三块阵石是无法维持阵法运转的,我对阵法略懂一二,待会便找一找隐藏阵石的所在。”

走了几分钟后,皇甫剑凌带陈轩、顾雨柔来到山脉低洼处一块造型奇特的巨石之前。

这块巨石大约有三米高,中间似乎被某种利器挖空,空出来的这一部分,漂浮着一颗闪着细碎灵光的宝石。

陈轩看到这颗宝石,一眼就确认这就是所谓的灵石。

曾经他也得到过几颗灵石,但那几颗灵石蕴含的灵气远远不如这一颗。

“邪帝大人,这就是我们找到的阵石。”

皇甫剑凌恭谨的站在一旁道。

陈轩靠近巨石,看着巨石镂空处静静漂浮着的那颗宝石,不由生出一股将灵石握在手上的冲动。

但他还是忍了下来。

这颗灵石蕴含的灵气虽然很浓郁,但就算再多出十颗,都难以助他突破金丹期。

而且取走灵石,万一阵法崩溃,导致剑皇宗门人受伤死亡,甚至山峦崩塌,那就是一场灾难。

“雨柔,你在记什么?”

陈轩刚才没注意,现在才发现顾雨柔带了纸笔出来。

顾雨柔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帮你记下阵石在云中山里的位置,以后你要研究这个阵法,直接看我画的位置图就行。”

“你还真是贴心。”

陈轩这句话,让顾雨柔的俏脸浮现一抹羞意。

同时内心有一丝淡淡的甜蜜感。

“我能帮你的不多,只能做做这些无关紧要的事了。”

“不,你做的事对我很重要,辛苦你了,雨柔。”

陈轩和顾雨柔两人郎情妾意,皇甫剑凌非常识趣的在旁边低着头,假装什么都没听到。

  

章节目录

花都神医陈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陈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陈轩并收藏花都神医陈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