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日的阳光点点清凉,不知何时,早晨的破庙前竟然起风了。

毕云涛愣愣的望着眼前坐在破庙台阶门口的毕东明。

毕东明迎着朝日,轻轻的闭着眼睛,脸上带着和煦笑容,就那样静静的坐着,仿佛在享受温煦的阳光。

“好你个大骗子,到死的时候还想骗人。”

毕云涛仰头轻笑,侧过头躺在地上,望着天空,笑着笑着,他也不笑了,躺在庙前静静的看着日出。

朝日升起,阳光普照;夕阳低垂,ye幕降临……

那庙前的两个人就那么一个坐着,一个躺着。

他们一整天也没有说一句话,在这荒郊僻野的小破庙门口,没有香ke,没有游人,没有归人。

却有人在等待。

汪汪!

等了好久,从破庙前跑进来两条大黄狗,这两条黄狗围着毕云涛来回狂吠不止,继而用头颅来回的拱着毕云涛。

“别闹。”

毕云涛将这两条狗推开,两条狗担忧的望着毕云涛,然后一左一右蹲在地上,也呆呆的望着天空中不知何时升起的皓月。

“这老家伙,早点回来老骗子也就不会死了。”毕云涛苦笑一声,拿起手中酒壶,仰头灌了一大口,笑骂道:

“枉我给他打一壶好酒,就不留给他了。”

喝了好久,当乌鸦再次替啼叫,当乌云遮挡明月,大黄转过身去,回到破庙中。

毕云涛带着微微醉醺的眼眸,望见大黄在供台上一个跳跃,继而顺着佛像背后攀爬,灵活无比。

不一会儿,大黄居然爬上了佛头顶上。

“好你个大黄,佛祖威严你也敢冒犯,果真好大的狗胆!”毕云涛笑骂道。

大黄下来的时候,嘴里居然叼着一个信封,大黄几个跳跃落地跑到毕云涛面前,将信封放在毕云涛面前。

信封上写着四个歪歪扭扭的大字:云涛亲启!

这字迹潦草至极,换做他人来认还真有可能认不出,不过毕云涛一看便会心一笑,因为他知道这是老头子写的。

“我倒要看看这老东西写了些什么东西。”毕云涛笑着拆开信封,缓缓读罢。

这一刻,时间都仿佛静止,晚风徐徐,树木瑟瑟,天地却显得愈发的静谧,明月清冷高悬,破庙门前那个人影站在yese下,借着月光看信。

天高地阔,人影显得愈发的渺小,悠悠dangdang的站在天地间。

“汝未死,吾未归,若有缘,江湖见!”

毕云涛读罢最后一句之后,身形跌跌撞撞,宛如喝醉了的醉酒人,在寒风中摇摇摆摆。

嘭的一声,毕云涛跌落在台阶前,目光望着破庙里那尊朝着自己微笑的佛像,心中苦涩翻涌。

佛笑,笑星辰斗转,笑众生愚ei,笑尽天下可笑之人。

“哈哈!汝未死,好你个老东西,你早就知道我这一行,多半会有ing命之忧对不对?”

“你既然知道我有ing命之忧,为何还让我去张家?”

毕云涛扬起头来,一壶清酒灌肠,两行热泪liu淌。

读完师父令狐圣留给自己的信之后,这一刻,他全都明白了。

原来,自己是被师父从燕山外抱回来的。

原来,自己在幼时,被他种下修罗血脉。

原来,师父让自己下山,是想让自己死!

“为什么?为什么!”

毕云涛仰天怒吼,着ing膛,双目圆瞪,死死的望着头顶浩瀚星空,他不明白,为什么养育自己二十年的师父会选择让自己去送死!

  

章节目录

逆天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月亮不发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亮不发光并收藏逆天神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