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云帆点点头,道:“好的。”

不一会顾云飞就下来,跟他一起下来的还有一个漂亮的小姑娘,大概十五六岁,脸蛋还有一些青涩,犹如含苞待放的花骨朵一样。她看到杨云帆的时候,可能是因为害羞,脸蛋出现了一丝淡淡的红晕。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似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她的眉宇间跟顾若曦倒是有点相似,都是精致的瓜子脸,外加大眼睛,只是她的五官更加柔和,不像顾若曦那样给人一种凌厉逼人的压迫感。

可让杨云帆忍不住唏嘘的是,这样一个宛如公主一般的女孩,却是坐着轮椅下来的。轮椅是那种特质的电动轮椅,甚至这家里还有专门为她设置的电梯。

她见到杨云帆,起初有些害羞,不敢抬头看他。可渐渐的,她好像感觉杨云帆对她挺亲切的,不像姐姐说的那样,是个混蛋。而且,她也好奇,轻雪姐姐嫁给了什么样的人。

虽然还有些害羞,可却会抬起头来看杨云帆了。

不过,杨云帆一正眼看她,她就立马变得像受惊的小鸟一样,把头低得恨不得埋入地板下去。

这个小丫头很可爱呢。

顾云飞推着电动轮椅过来,指着杨云帆跟女儿介绍道:“若曦,这是你云帆哥哥。你一定不认识他吧?小时候,他还抱过你呢。不过,那时候你才刚出生,就是个毛毛头。”

小丫头笑着对杨云帆眨了眨眼。

杨云帆被她纯真的笑容感染,可是当杨云帆的目光一看到她盖在膝盖上的厚厚的毛毯时,却忍不住觉得喉咙有些哽咽。

他也记起来了,以前他父亲跟顾云飞还有叶轻雪的父亲一起合伙做生意。只是后来,叶轻雪的父亲跟他父亲一起出车祸了,然后他又被师傅给接到山上去了。当时,若曦这个丫头才刚刚出生。

杨云帆看着顾若曦的双腿,现她的双腿没有被截肢,应该只是神经方面的损伤。

如果是这样的话,倒是还有机会!

杨云帆示意了顾云飞一下,顾云飞见状立马跟了过来。

两人距离顾若曦一段距离,感觉到她应该听不到这里的谈话了,杨云帆才停下来,说道:“顾叔叔,若曦的腿……”

顾云飞疼惜的看了一眼自己女儿,摇头叹息道:“五年前,若曦的妈妈和她遇到了一场车祸,若曦的妈妈当场就去世了,若曦虽然性命无恙,但是医生说她的脊髓神经受到压迫,导致她下肢瘫痪。我带她看了无数的医生,都说希望渺茫。”

顾玉飞说起这些事,看着女儿怯怯的在那边看着自己,眼睛有些微红。

“若曦这几年来都没什么朋友,除了我和若秋,她也不喜欢跟外人接触。以前她还会跟我说说话,可现在,一个月她也不一定会开口跟我说话。我怕这样下去,她会得自闭症。”

“我想起若曦小时候一看到你,就笑,觉得你跟他很亲,是一种缘分。所以才让你来看看若曦。果然没错,你刚才看到了吧,若曦对你笑了。你知道吗?她可是好久没有露出这种喜悦的表情了。以后,你可要多来这里陪陪若曦。算是顾叔叔求你了。”

顾云飞的话里充满了父亲对女儿浓浓关爱,让杨云帆一阵感动。

“放心吧,顾叔叔。我会常来的。”

杨云帆点点头,而后他又道,“顾叔叔,恕我冒昧。若曦的腿,可以让看一看吗?我是个医生的,医术么,马马虎虎还可以。这种神经压迫的截瘫,理论上来讲是有治愈的可能性的。”

顾云飞只当杨云帆只是想尽一份力,虽然心下对于女儿的病已经心灰意冷,不过他也不会拒绝杨云帆的好意,点点头便同意了。

“啊,忘记时间了,你一定肚子饿了。我们先吃饭。吃完饭再说。”

顾云飞拉着杨云帆一道吃饭。

晚饭虽然丰盛,不过杨云帆和顾云飞各怀心事都吃的不多。顾若曦本身饭量就不大,只吃了一点就吃饱了。

饭后,杨云帆走到顾若曦旁边,小丫头一下子紧张起来,身子瑟缩了一下。

杨云帆运转起了一丝灵力,在说话间用上了催眠的方法,凝视着顾若曦,语气柔和道:“若曦,不要怕。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现在你很安全。以前受的伤很快会好起来的,你也能站起来走路,能够跑得很快,能够穿漂亮的裙子……但是,前提是,你能让哥哥看看你以前受伤的地方吗?”

一般的脊椎神经受到压迫,只能依靠手术来治疗。但是,手术只是为了给神经减压,并不能恢复神经功能。

脊髓神经一旦损伤,手术只能恢复椎管口径,免使神经再度受损而已。但是已经受损的神经,仍会处于麻痹休克状态。再好的医生也是束手无策的,只能依靠人体自我恢复。

顾若曦在杨云帆的催眠之下,渴望重新站起来的信念前所未有的强烈,已经将杨云帆当作了完全信任的人。

她狠狠点了点头。

杨云帆微微一笑,随即将手抚在她的背后,而后上下慢慢抚摸起来。同时,他手上的灵力便灌入顾若曦的体内。顿时,顾若曦体内的一切情况都出现在杨云帆的眼前。

当然,在顾云飞的眼中,杨云帆是在仔细为自己女儿检查病情。当然,更加仔细的检查,要去医院做ct核磁共振。

过了一会儿,杨云帆收回双手,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水,道:“顾叔叔,若曦的病,我可以治!”

顾云飞本来对于自己女儿的病情就不抱什么希望,但是不好拒绝杨云帆的好意,所以才让他看看。在他看来,国内外这么多专家医生都无法治愈的疾病,杨云帆这个年轻人当然也没什么好办法。

可此时,他忽然听到杨云帆说自己女儿的病,他可以治。他只觉得一下子自己出现幻觉了。

“云帆,你刚才说什么?”顾云飞愣了好一会儿,才看着杨云帆追问道。

杨云帆微微一笑,又重复了一遍,道:“若曦的病是因为神经受损无法恢复,但是我知道一种药可以治她的这种病。”

  

章节目录

最强神医混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九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歌并收藏最强神医混都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