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云帆接过小女孩的病例,在手中翻了几页,仔仔细细的看了起来。

病例上面的字迹都十分潦草,好在一些专业的术语无法作假,杨云帆靠着丰富的经验,倒是能看出一些东西来。

等看完了这些资料,杨云帆心中也有数了。

一开始,这孩子是被送到了西北某个省的县级医院,当时的诊断结果是贫血。可能是因为县级医院的医生水平有限,或者是这个小女孩的病初期,症状不明显,所以出现了一些诊断上的误差。

是的,这种情况并不能算诊断错误,因为再生障碍性贫血,一开始的病的症状也贫血确实没什么差别,经验稍微不够的医生,确实也看不出什么区别。

而第二份病例,或许是孩子的贫血毛病一直没好,男子又带着孩子去了市里的医院检查。这时候,孩子的症状已经比较明显了,有了消化掉出血,皮肤黏膜出血的严重症状。

此时,这家市医院的诊断结果是“贫血,需查因”。

这样的诊断结果,也不能说错。因为主治医生在不确定的情况下,保守治疗是可以理解的。

只是,这样一来,却是让毛病久拖之下,越严重了。

刚刚,杨云帆在帮孩子输入灵气的时候,已经初步给孩子的全身做了一个检查。

除了消化道出现了黏膜出血,孩子的体温也在升高,已经热。她的咽喉出现了坏死性的溃疡的征兆。而且,孩子热又引起了肺炎。内脏也有出现出血的征兆。

感染和出血,又相互影响,使得病情更加的复杂。

后面还有几份病例,杨云帆翻了翻,甚至有几家是省级的三甲医院。甚至还有几份检查报告。这些东西里面,有不少医院都怀疑过,再生障碍性贫血这个情况。

只是,他们给孩子做了骨髓穿刺检查,却排除了这个可能。

不过。随后,他们又排除了缺铁性的贫血、以及巨幼细胞贫血,溶血性贫血等等情况。

最后一家是西北医科大学血液病研究院,这算是全国血液病医院里面的权威医院。可是,据算这家医院,所得出来的结论依然是“贫血,待查因”。

而他们给予的治疗,因为没有查清楚具体的病因,所以没有采取针对性治疗,只能保守治疗,按照常规的贫血来治疗,通过补铁,补充叶酸,以及不时地输血,来维持小女孩的生命。

不过这些治疗,都不过是权宜之计,血红蛋白、红细胞要是实在太低了,就输些血进去,维持生命而已。

他们的治疗根本没有什么作用。

然而,长期的输血所需要的费用,可不是一个普通的家庭所能负担的起的。

一个单位的红细胞,就是五六百块,而一个单位的红细胞,仅仅只能上升1o-2og左右的血红蛋白,以小女孩那么低的血红蛋白,以及下降的度,几乎每隔几天时间,就需要输一次血。

这样一来,其他花销并不算,光是小女孩的输血费用,一个月,就能轻松花掉上万块。

这显然不是这个来自西北农村的贫困家庭可以承担的。

看来这个父亲确实也是尽力了。所以在最后时刻,也只能放下尊严,在街头乞讨,哪怕被人当成是骗子,也无可奈何了。

否则,一旦没钱输血,他的女儿面临的,多半是死亡了。

“你们什么时候到的湘潭市?”杨云帆又问道。这些病例都是去年的。意味着,孩子的毛病,已经展到了一定的程度,如今进入了爆期。若不是杨云帆恰好遇到这对父女,情况如何,还真难说啊。

“过完年,我就带着孩子来了。到了这里,已经快一个月了。钱也花的差不多了。所以……”说到这里,那中年男子已经说不下去。虽然三言两语,可其中心酸之处,怕是几天几夜也说不完。

“我明白了,你不要说了。放心,你孩子的病,我心里有数了!”杨云帆拍了拍那男子的肩膀。男人之间,不用言语,便明白对方心中的想法。生活的艰辛,家庭的压力,全都压在他一个人身上。

这时候,杨云帆看向一旁的林护士道:“林护士,安排孩子住院。我来主治。”

“好的!”林双双二话没说,就找人去安排病床。医院的住院部一向人满为患,尤其是杨云帆来了以后,挂号都很艰难。基本都要排好几天的队伍。不过,这是杨云帆亲口的吩咐的,情况自然不同。

等林护士抱着孩子,去安排住院的事情之后,那男子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

这时候,医院的医生看到杨云帆回来上班了,忙都过来道:“杨医生,你总算回来了!我这里还有一个病人,情况比较复杂,您能不能来看一下?”

“没问题!”杨云帆笑了笑,答应下来。

他转头对那男子道:“孩子的事情,你放心吧。我会努力治疗她的。其他的事情,你可以找林护士。我这里,你也看到了,比较忙,就不招呼你了!”

“杨医生……”

男子张了张嘴巴,想说什么,可又实在是不好意思说出来。

他是个大男人,西北汉子,身材敦实,98年抗洪救灾,他所在的连队,因为用人墙堵洪水,还拿过集体三等功。他连死都不怕,可此时,却有些不好意思开口,跟小女人一样脸色涨红,吱吱唔唔的,说不出口。

“你怎么了?”杨云帆不由奇怪道。

那男子有些羞于启齿道:“杨医生,我只有两千块钱,可能不够……我……”

“我还当什么大事呢?钱不够,孩子的治疗费,我先帮你垫着。等以后,你手头宽裕了,慢慢还我。没什么关系的。我们医院还有专项的治疗基金,我也可以帮你申请一部分。”

杨云帆飒然一笑,挥挥手,不当一回事。

“好了,我这里还有其他事情,就不招呼你了。”

杨云帆跟着其他医生,一边讨论其他病人的事情,一边匆匆上楼了。

急诊室的大堂里,那男子却忽然走了几步,跪了下来,对着杨云帆的背影,郑重的磕了三个头。

男儿膝下有黄金,杨云帆对他的恩情,却比黄金还贵重!

  

章节目录

最强神医混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九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歌并收藏最强神医混都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