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

“挖,挖坟……”

两个小警察被杨云帆的话吓了一大跳。

这天刚黑,这坟的主人刚走,咱们就把坟挖了。就算咱们是警察,可也不能挖人家的坟头啊。

这家人要是回来看到了……这南疆民风彪悍,国家强烈要求火葬,人家硬是不理会,一句少数民族习俗顶回来,这么多年,一直坚持土葬!政府都不好说什么。挖了人家的坟,还不被人打死啊。

“你们想什么呢?难道你们以为我挖坟,是准备盗墓吗?”

杨云帆一看两人神情紧张,还不时到处看看,颇有一种做贼心虚的感觉,顿时怒喝一声。

“不是盗墓,那杨长官您是……”两个小警察不大明白了。

杨云帆神情严肃道:“这里面人没死透!可能是假死!你们要是不愿意挖,就去把刚才那户人家追回来,这荒山野岭的,他们肯定是走路上来的,这会儿去追,或许还追得到!”

“这样,小张,你去追人!小王,你跟我一起挖坟!”

见两人还愣着不动,杨云帆怒道:“什么愣?再不动,这里面的人就真死透了!”

说完,杨云帆就抓一个石板,砰的一下,用手直接打断了,弄成了月牙模样的铲子,一弯腰,也不顾及形象,飞快的开始挖坟上的泥土。

“这……好,我马上去找人!”刑警小张一看杨云帆都开始挖坟了,也没法子,只好撒开脚丫子,去前面找人。这鞭炮刚放完,他们从山上下来的时候,还听到声音了,估计人也没走远。

刑警小张刚跑了几步,却是看到一个男人带着一家人又回来了。都是披麻戴孝,显然就是这新坟的主人家。

“哥哥,人死不能复生,你节哀吧。”一个年轻的女孩安慰道。

一个三十来岁的男子擦了一下眼泪,道:“我何尝不知道人死不能复生。可我真的舍不得啊。你嫂子身体一向好好的,怎么就……呜呜呜,还有我那未出生的孩子,真是命苦啊。呜呜……我舍不得你嫂子,我就回头再去看一眼,否则,我这心里都不安生。”

那个妹妹听了这话,眼泪也是如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滚落下来,哽咽道:“哥哥,我陪你去看看嫂子!”

其他家人听了这话,也都不放心,跟着回来。

然而几人,刚拐过路口。那男子的眼睛就瞪直了!

他看到有人正在挖自己老婆的坟头,其中一个还穿着,不但不制止,还在一旁帮忙。另外一个警察,更是站在路口,好像是在望风。

“操!你们这群鳖孙,竟然敢动我老婆的坟,我跟你们拼了!”男人大吼一声,正好看到旁边有一根树叉子。他拿起树叉子,就冲了过来。

在他身后,他的家人看到了杨云帆等人,也都义愤填膺,拿石头的拿石头,抓树叉子的抓树叉子,全都围了过来。

“误会了,误会了!老乡,你们不要冲动啊!”

刑警小张一看这家人的动作,也是吓了一跳,他赶忙上前拦住他们,解释道。

“还误会个屁啊!我亲眼看着他挖我老婆的坟。你看,他现在还在挖!你给我让开,老子今天一定要弄死他!”那男子一把推开刑警小张,都这时候了,老婆的坟头都被人挖了,也不管袭警不袭警了!

“砰!”

一看情况危急,这几人失去了理智,要是冲过去把杨云帆揍了,那自己可就倒霉了。一想到这里,刑警小张拿出,对天“砰”的鸣示意了一下。

声巨大,震的山林里的鸟儿也都“扑簌簌”的飞了出来。

几人离得近,被这一一吓,也都不动了。

那个男子一听响,再看警察也都跟着在挖坟,还以为知道了怎么回事。他颤抖着手指,指着杨云帆怒视道:“人都死了,你们还不让她安宁!别以为你们是警察,我就不敢动你们!要是今天,你们不把事情交代清楚,我就算死,也不让你们好过!”

除了这男子,这家人有老有小,还有七八个人。

这会儿也都是拿着树杈,石块,脸上坚毅,寸步不让!

“别吵!你老婆没死。你们人那么多,跟我一起来把坟挖了,把人救出来!”杨云帆直接对着后面喊了一句。

那个男子听了这话,显然一愣,随后怀疑道:“你怎么知道她没死?我亲眼看着她闭气的。”

杨云帆顿时没好气道:“你老婆要是死了,我花力气挖她坟做什么?难道你老婆身上有几百万陪葬品吗?否则,我们无缘无故挖她的坟做什么?”

这么一说,大家都愣住了!

对啊,警察无缘无故挖坟干什么?就算要拆迁,也该推土机来推才对。怎么可能有人傻乎乎的自己下地挖坟。也不怕晦气?

至于自己老婆的坟地埋着什么宝贝,那更是扯淡了!要是有宝贝,刚才下葬的时候,早就该挖出来了。

那家人全都沉默了

这时候,一个老头子走上来,对那男子道:“儿子啊,要不,我们就听这个人的,把小慧再挖出来看看?说实话,我这心里也不大相信,小慧就这么走了。她一向身体很好,就算难产多流了一点血,应该也不至于死了才对。可能是假死!”

自己老爹这么一说,那男子一听,也有些道理。他也不愿意自己老婆就这么死了!

“挖!大家都帮忙挖!”

他直接扔掉了手里的树叉子,三步并作两步,爬到坟头,双手跟狗刨一样,飞快的挖掉棺材上面的泥土。

旁边的几人看到那男子都上去挖了,也都跟着一拥而上。

霎时间,泥土飞舞。还好这坟也是刚匆匆埋下,泥土还比较松,没到几分钟,土就被众人刨开了,露出了里边一口未上漆的白木棺材。

几人看着棺材,对望了一眼,吐了口吐沫放在手里,搓了两下,可却无从下手。这棺材钉可是钉下去牢牢的,单凭人手,怎么可能撬得开。

“我去找起子!”那男子一咬牙就要回头。

“来不及了,让我来!”杨云帆感受到那棺材里面的气息越来越虚弱,也顾不得太多。他让众人让开,然后运转灵气,注入双手之间。一瞬间,他双手就泛起了金光。

  

章节目录

最强神医混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九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歌并收藏最强神医混都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