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国虎也不是傻子,被老道一骂,心里忽然想到了什么,他脸色难看的道:“我堂哥,难道是要把我们一网打尽?”

“还不算蠢到家!”

那个老道长冷笑一声,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

一双黑白眼睛微微眯起,闪烁着凶光,不知道在想什么。

“可是我堂哥,刚才还通知我跑路。抓了我,对他根本没有任何好处。”李国虎还是有些想不明白。

“蠢蠢蠢!蠢不可及!”

那个老道长无语的摇头,“看你的样子,就知道你堂哥也不会聪明到哪里去。一定是另外有高人,设计了这个局,让你们两人一起跳。目的,无非是想跟老道我一争高下!”

“不过,他既然敢来我翠微山找老道我麻烦,我虚渺子也不是好惹的!”

虚渺子道人一双黑白眼睛忽然转动了一下,黑色的眼仁一下变成了红色血光,弥漫开来,十分的渗人。

……

神州大厦。

见识了杨云帆对他们大队长随意打骂,一群小警察根本不敢违抗杨云帆的命令。

都准备集合起来,再次朝翠云山出。

然而却在这时,有一个年轻警察跑到杨云帆这边,道:“报告长官,我们找到了一个奇怪木盒!!”

“什么木盒?怎么个奇怪法?”杨云帆本想离开了,谁知道还有现。

他停顿了一下脚步,从那个警察手里拿过一个木盒。只见这个木盒十分的灰暗,看起来像是乌木打造,拿在手里沉甸甸,摸上去有一种阴冷的感觉。而木盒外面的浮雕,也是十分古怪,似乎像是地狱恶鬼,面目狰狞,让人看了十分不舒服。

“这木盒的确古怪!”

杨云帆嘀咕了一声,然后慢慢的打开木盒,想看里面装了一个什么东西。

然而,杨云帆才将木盒打开一个缝隙,只觉得一阵充满寒意的阴风扑面而来,吹得杨云帆脑子一昏沉,一身鸡皮疙瘩都冒了出来!

“靠!什么鬼东西!”

杨云帆感觉不对劲,将木盒子直接往地上一扔,正思考着,这东西什么来历,刚才的阴风又是什么?怎么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然而却在这时,木盒砸在地上之后,盖子直接被打开了。盒子里面“呼”的一下,冒出一团黑影。那黑影绕着杨云帆杨云帆飞快的转了一圈,阴恻恻的笑着,然后“刷”的一下,往西边翠微山方向飞走了!

除了杨云帆,其他所有警察看到这一幕,都是浑身一个激灵,头皮都麻了。这尼玛什么东西?

“刚才你看到没有?是不是鬼……”

“别乱说。大白天的什么鬼?不过,看着确实有点邪乎啊!”

那些警察议论了一会儿,却看到杨云帆眉头紧皱,一把拎过李建峰,眯起眼睛,神色不善,道:“李队长,你是不是有什么隐瞒没说?那个道士,到底什么来历?”

刚才那个并不是纯粹的阴魂,而是被人养在冥器里面的。怪不得杨云帆看到这个木盒子的时候,感觉阴气沉沉的。

而这种养小鬼的本事,在南疆这一代十分的流行。

李建峰也被刚才那一幕吓到了,又看小鬼连杨云帆也不敢纠缠,当下明白,这人估计是个真正的恶人,连鬼都怕。

他哪里还敢隐瞒,一五一十道:“杨长官,我真的不清楚。我只听说过,翠微山来了一个道士,自称虚渺子,好像是祝由术传人。具体的,我也不大清楚。”

“祝由术?”

杨云帆眉头微皱。

上古神医,以菅为席,以刍为狗。人有疾求医,但北面而咒,十言即愈。古祝由科,此其由也。

“祝”者咒也,“由”者,病的原由也。

祝由术,在上古时代,就是以符咒来驱除疾病的一种办法。

然而演变到了现在,祝由术已经跟南疆降头术混合在一起,彼此不分。是一种非常邪毒的咒术。施展咒术虽然威力巨大,可往往需要很多咒引子,比如童男血,仇家的骨血什么的。

等一下!忽然间,杨云帆意识到了什么。

刚才那个鬼影子绕着自己转了一圈,似乎拿走了自己几根头。

杨云帆刚才没有在意,可这会儿听到了李建峰说的话,意识到对方可能要用自己的头,做什么邪法了。

他虽然实力高强,可面对神秘的祝由术,也不敢大意。

他立马下命令道:“所有人集合,赶紧跟我上翠微山!”

……

翠微山。

位于南疆市的西边,是十万大山的边缘,苍茫山的外围。

此地山清水秀,古往今来就有不少信徒在此地修建道观寺庙。山上如今,也有好几家道观寺庙,香火旺盛。

不过,几个月前来了一个虚渺子道人,专门结交权贵,以神奇咒术闻名,短短时间内,就凑齐了上千万,把原本破败的修葺一新,顺便还招了几个社会闲杂人等,当徒弟,伺奉左右。

此时,虚渺子已然知道,有同样的修道中人,找到了自己。

那人一身浩然正气,是他最为讨厌的所谓华夏中原地带的正派人士,对他这种出自南疆荒野之地,又得了上古偏门传承的“旁门左道”,向来喊打喊杀。一言不合,直接杀上门来,也不少见。

不过,翠微山是他的地盘,他一路奔波,好不容易在这里安了一个家,也不愿意拱手让出去,自己灰溜溜跑路。总要真刀,干过一场!

虚渺子在正堂摆下香案,设下符咒无数。

他穿着一身漆黑色道袍,手里抚摸着一串古怪的念珠,正襟危坐在正堂之内。

“咻!”

恰在这时,一道黑影从门外飞来。见到堂内香案和符咒,忙避到一旁,匍匐颤抖不已。

“小鬼,东西呢?”虚渺子睁开眼睛,斜眼看向一旁的黑色虚影。

那黑影的身子虚实变化不断,一双漆黑如墨,形状宛如鸡爪的瘦削小手伸了出来,慢悠悠的放下了两根头。

“就是这人来找茬吗?好!老道,一定要让他吃不了兜着走!”虚渺子道人看到这两根头,脸上露出一丝狞笑。

下一刻,虚渺子道人慎重地从口袋里摸出一个桃木小人。

这桃木小人大概手掌大小,没有人脸模样,仅做出了四肢和身躯,但是却莫名有了一丝神韵,让人看着后背冷。

  

章节目录

最强神医混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九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歌并收藏最强神医混都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