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完,杨云帆反手从李建峰的腰上拿出,咔嚓一下,把李建峰给铐上了。

然后,他就跟拖死狗一样,把刑警大队长李建峰从审讯室里面拖出来。

审讯室里面生的事情,很快就惊动了整个公安局,就近的刑警纷纷围了过来。

他们一开始还以为是有犯人挟持警察,差一点就要举了。不过,杨云帆后面还有两个警察,拿着一个写着“国安”字样的小本子,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同志,误会,这是误会啊……”

公安局的张局长,终于不知道从哪个角落跑出来了。

刚才他开完会就后悔了,因为接到了许家的电话。说是杨云帆是许家的客人,而且还是许家的救命恩人。

许家或许不算厉害,可许家跟夏家还是亲家呢。这个夏家就厉害了。解放前,是南疆这边少数民族的“头人”,就算现在汉化了,可在南疆少数民族之中,影响力也是巨大。

要想在南疆这边混得开,就必须跟夏家搞好关系。

就连新的省委书记上任了,也要请夏家的族老们吃顿饭,表示慰问。

他一个小局长,怎么敢得罪夏家的朋友?

“误会?你也别跟我谈什么误会。我也不是傻子。进来的时候,说是帮忙录口供。这倒好,你们开个会,直接把我定性是过失杀人!”杨云帆从没有受过这种冤枉,以往哪次行侠仗义,不是让人拍手称快?

他在湘潭市,去哪里不是座上宾?

就是去了省委书记家里,人家还得叫他一声贤侄。

到了南疆,见义勇为,竟然还要受一个小警察的刁难?

这让他如何不怒!

“这位什么张局长是吧?我需要一个交代!如果你交代不清楚?呵呵,很简单!三天之后,纪委会介入今天这件事!”杨云帆也不跟他来虚的。南疆这边,他的关系不如湘潭市那么庞大。

不过,他还认识地头蛇韩家和张家的人。

至于许家,自己帮他们救了一个孩子,总不至于袖手旁观。

正巧,张家跟纪委方面关系不错,那位纪委书记刚调任到南疆,新官上任这三把火,还没烧过。这个南疆公安局,如果恰好撞到口上。不死也要脱层皮。

“别,这位同志,有话好说!你把人先放了,到我办公室聊聊!”这位张局长显然明白纪委书记正准备磨刀霍霍,抓个典型,树立良好风气。他要是这时候撞上去,绝对讨不了好。所以,对杨云帆好言相求。

杨云帆见状,他也不愿意把事情闹大,实在是这个李建峰做的太过分了。

对方一个局长既然要和解,他也愿意这个面子,强龙还不压地头蛇呢。他纯粹是撞上了这个事情。只是,这个李建峰的行为,十分可疑啊。自己跟他无冤无仇的,为什么要陷害自己?

思来想去,杨云帆点点头道:“好,张局长,我给你这个面子!不过,有些事情,这位李队长,却要交代清楚。否则,国安局的特殊监狱,味道可是不错的哦。”

那个李队长也意识到自己这次是踢到铁板上了,心中大恨。

然而,好汉不吃眼前亏,他牙齿漏风,不清不楚道:“我一定交代,一定交代。我真的没有叛国啊。”

张局长一看李建峰那猪头模样,不由摇摇头,自己早就跟他交代过,做人不要那么嚣张。不要以为自己披着一件虎皮,就可以狐假虎威,真的遇上猛人了,迟早完蛋。

这不,这话就前几天说的,今天就灵验了。

杨云帆拖着李建峰,进了局长办公室,砰的一下关上门。

李建峰手上还带着,张局长在抽屉里面摸了摸,摸出一把钥匙,让李建峰自己开锁。

他则是拿出一包黄鹤楼特供烟,递给杨云帆。

“谢了。”杨云帆接过香烟,刚要点上。

张局长已经用他的zippo打火机,点了火苗,帮杨云帆点着烟。

张局长如此放下身段,给杨云帆点烟,这让杨云帆十分有面子。不过,想起自己在审讯室里受到的不公待遇,杨云帆心里还是十分不爽。

他踢了一脚李建峰,冷喝道:“你自己把事情交代清楚!是什么人指示你给老子下套的?想诱供骗老子签字?”

李建峰打开了,缩在一边,不停的龇牙咧嘴,眼睛看了看张局长,似乎想说什么,却又不敢开口。

张局长看到这一幕也是怒了,本以为这个李建峰是作威作福习惯了,所以对谁都是那一套下三路。可现在看来,这里面肯定有猫腻啊。

杨云帆的眼睛不由冷冷看过来,如刀锋一样,让张局长顿时毛骨悚然。

张局长不由对李建峰怒目而视,喝道:“李建峰!你看老子做什么?难道还是老子指使你的?还不快把事情交代清楚。难道,你真想去国安局大牢呆几天吗?”

一看张局长的态度,李建峰也知道,自己这回踢到铁板了,而且还是那种很铁的铁板。

要是自己不交代清楚,真有可能陷进去,没办法,他只好出自己的亲戚了。

李建峰意志消沉道:“是我堂弟,李国虎。他刚才打电话来,说希望我照顾照顾这位国安局的同志。我才……我一时鬼迷心窍,真的没有叛国啊。这位同志,你要相信我!”

“闭嘴!”

杨云帆对着李建峰冷喝一声,然后邹起眉头来:“你堂弟李国虎?但是,我根本不认识这个人!他为什么要针对我?除非,拐儿童案,跟他有关!”

李建峰闻言,也是眉头一跳,想到了什么。

张局长看到李建峰神情有异,忙道:“你想到什么了,还不赶紧交代清楚!”

李建峰吱吱唔唔道:“我堂弟先天不能生育。不过,最近一段时间,他好像认识了个什么道士,说可以治好他这个隐疾。他还鬼鬼祟祟的在外面租了一个房子,不知道有什么用。我无意间听到过他打电话,说什么孩子,心头血什么的。”

“李建峰你这个龟儿子,这么大的情报,你不早说?”在南疆待了这么多年,张局长对南疆其他东西不了解,可那种古怪的咒术可是知道的不少。一听李建峰这么说,他就想起了一个可怕的邪术。

而那个邪术,传闻是几百年前,宫里的太监为了能生孩子想出来的。

  

章节目录

最强神医混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九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歌并收藏最强神医混都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