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我马上来!”

出租车司机李勇挂了电话,神情都快崩溃了!

从小拉扯他长大的母亲竟然就这样进了医院,生死不明,他好像这一切都是虚幻的,根本都不真实。

事情生的太突然,他没有任何准备。都忘记了他车上还拉着一个人呢。

猛的一打方向盘,那个司机李勇就飞一样的朝着医院而去。

至于杨云帆,倒是没说什么。人家母亲性命危在旦夕,他也不好意思说,师傅你开错方向了。

“算了,也耽误不了我几分钟。”杨云帆心中默默道。

此时,那个出租车司机李勇是彻底的疯了,他现在满脑子就只有去医院,飞快的打着方向盘,猛踩油门,一路上,闯了不少红灯!又是。

要是被交警抓住,估计罚款都能让他心痛死。

不过杨云帆也知道,对于司机李勇来说,什么样的交通规则会比他母亲的命还重要?

这是人的天性,杨云帆也不好说什么。何况,此时路上的车也不是很多,闯红灯就闯红灯吧。别撞了人就行。

就在李勇一路狂飙的时候,沿街的摄像头已经早早的将他飚车的图像送到了交通指挥中心。

“呜呜呜……”

不知道什么时候,在李勇的车子身后,突然拐弯出现了一辆黑白两色的摩托车在闪着红灯。

很明显,这是一辆警车,而骑着这辆警用摩托车的人,自然是位交警。

由于李勇的车够快,那位交警使劲加着油门,还是没有办法越他,不由没了辙,只能边追赶边呼叫总部请求支援。

很快,前方就有一辆警车开了出来。

那辆警车,看到一辆出租车开的这么嚣张,竟然在市中心飚车,这还得了?

二话不说,就把车横在中间,示意李勇靠边停车。

“糟糕!刚才闯红灯,又,还不理交警。这下麻烦了!”李勇一看警车都停在前面让自己下来了,恢复理智的同时,也变得紧张无比。

他慢慢的的把车停了下来。

他知道,若是不减,真撞上那辆警车的话,估计他也不用去医院见母亲了。该是他老婆去派出所看他了!

“下车!”

从警车里面走下来,两个警察。而后面开着摩托车的交警也赶上来了。

那交警摘下头盔,黑着脸警,对着李勇先敬了一个礼,然后愤怒道:“熄火,下车!身份证,驾驶证,行驶证!另外,先测试酒精度!我看你是醉驾!胆敢在市中心飚车,你胆子够肥的啊?”

李勇降下车窗,忙道歉道,“警官,真对不起。我不是故意飚车的。我妈妈出了车祸了,我要去医院看她最后一面啊。无论是罚款,还是坐牢。能不能先让我去医院看她最后一面啊?”

那个交警听到这话,眉头也是一皱,人心都是肉长的。如果换成是他,恐怕情况也比这个司机好不了多少。

不过,他还是执法人员。

不能别人随便说几句,他就放人。不然以后,怎么执法?

但是法律之外还有人情,他皱了皱眉道:“谁能证明你说的真是话?”

“我能证明!”

这时候,杨云帆从车后面下来,道:“我是他的乘客,刚上车,他就接了他老婆的电话,说他母亲车祸,正在手术,情况危急。所以,他情绪比较激动。”

警察一看有人作证,而且杨云帆看起来身份也一般,当即就信了一大半,不过还是严肃道:“他母亲车祸了。他就可以吗?这样行驶,要是撞了人怎么办?”

“警官,都是我的错!我认罚!但是,能不能先让我去一趟医院。回来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李勇也是社会上混了好久的人了,知道遇到执法部门,绝对不能顶嘴,顺着对方的意思说软话,才有可能让对方开恩。否则,就算你有理,只要他抓住了一些把柄,就能用手里的权力整死你。

“等你回来再说?你以为我有那么多时间来等你吗?废话少说,别说你母亲在医院做手术,就算是国家主席在等你都不行!你违反交通规则,就必须接受法律的制裁!现在我控告你飚车,要对你进行违规处罚,请你下车!”那个交警仍旧不依不饶道。

这家伙还没完没了了?

这个司机虽然飚车有错,但是也算是事出有因,而且事后他认错态度也不坏。

这个交警完全可以记下他的身份证和车牌,然后进行扣分或者惩罚。但是,却不依不饶的,让司机下车,进行处罚。

这一来一去,不得半个小时?

杨云帆听到这里,再也受不了,阴沉着脸,拿出自己口袋中的一张工作证,低声道:“国安局办事!事关国家机密,还请同志行个方便!”

国安局?

那个交警一下子傻眼了!

他没有想到,这个斯斯文文的年轻人,刚才还和颜悦色的,现在一下子就变脸了。

他手指有些哆嗦的拿过杨云帆的工作证,看了一眼,写的是隶属于国安局特别行动处某处的副处级军官。

他翻来覆去看了一下军官证,感觉不是假的。而且,杨云帆的这只行动队,还是十分神秘的那种。外界知道的极少。

但是,他有个朋友,就是国安局的,所以知道一些内幕消息。像杨云帆这支部队,说是有杀人许可证也差不多。就像是小说中的“华夏龙组”一般神秘。

“怎么?不信?”

杨云帆见那个交警只是翻来覆去的看,却没说话,还以为他怀疑自己的身份。

当即,他又摸出一张军官证,道:“这一张!也可以证明我的身份。间接证明我刚才的话,不是虚假。”

那个交警打开一看,这是一张军官证,身份介绍的更加详细。湘南军区,上校参谋!

妈呀!

这么年轻的上校,还是隶属于大军区的上校参谋!

再加上,他刚才国安局的那张身份。难道,这年轻人是国安局安插在军队里面的人?

这似乎涉及到了高层之间的斗争?

他不会无缘无故的消失吧?

一下子,这个交警的脸色一片苍白,他哆嗦的把证件还给杨云帆,然后当作什么事情也没生过。对那个司机李勇道:“你走吧,记得,不准再!”

  

章节目录

最强神医混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九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歌并收藏最强神医混都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