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家村虽然不大,可也有上百户人家。

其中有不少是姓杨的人家,当然也有以前逃荒过来,到了此地落户的其他姓氏人家。

小山村位于山野之中,十分落后,马路还是黄土的,水泥路只有在镇上才有。村里的人家有个黑白电视机就算不错了,至于彩电,只有寥寥几户人家才用得上。

杨家村这里山高林密,平原不多,就算是要种田,也只能种梯田,产量有限,至于上山采药什么的,那就十分危险了,也不了财。本来,杨家村还有几乎猎人的,可后来国家政策变了,好多山里的动物都是国家保护动物了,打来吃了,或者是贩,那都是犯法。

山里穷苦人家,为了一只野鸟什么的去犯法坐牢,那一家子老小不得饿死?

所以,渐渐的,也没什么人打猎了。

到了如今,有点志气的年轻人,都去城里打工。

前几年房地产情况好的时候,村里成群结队的去工地搬砖,倒也赚了一点辛苦钱。不过这几年房地产老板也紧巴巴,幸好还能去外,送快递。

大家在外面赚了钱,也不大手大脚的花掉,就等着哪天,衣锦还乡呢。

所以,看到一辆车子开到村子口,村民们都以为又是谁家的亲戚了财了,衣锦还乡了,回来看看穷苦亲戚。

“咦?这年轻人有点眼熟啊。”

然而,他们定睛仔细一看,现来的人十分年轻,而且很眼熟。

“咦,好像是杨云帆那个臭小子?”有一个人十分眼尖,似乎认出了杨云帆。

旁边却有另外一人反对道:“不是吧?杨云帆那个臭小子黑不溜秋的,跟泥鳅一样。这个这么白净,看起来倒是像城里的读书人。”

吉普车停了下来,那年轻人慢悠悠的走了过来。

他还拎着个铁笼子,不知道里面装了什么。好像是两个大青蛙?仔细一看,其中一只腿有点短,而且皮肤是蓝色的,十分古怪。另外一个东西,像一条蛇,可上面有爪子,感觉是蝾螈,可仔细一看,又有点不大像。

铁笼子里面的两个动物,一下子引气了村民的好奇心。都围过去想看看是什么怪东西。

“杨二叔,你怎么在家?今天没去镇上看铺子啊?”杨云帆随意打招呼道。这个杨二叔是村子里比较有生意头脑的,在镇上的小学门口开了一家早餐店,专门烧和肉包子的。

那个杨二叔见对方问的这么随便,还以为对方认识自己,是谁家的亲戚呢,便笑着回答道:“没呢。这两天学校放假,生意不咋样,我就回来收拾一下家里的屋子,这屋子一下雨就漏水,不收拾没法住了。至于铺子,让孩子他娘看着呢。”

说完,杨二叔还是想不起来,眼前这个年轻人是谁。就是看着背影很眼熟。

“哟,李婶,你又生了一个女儿啊?哈哈,小丫头挺好看的。还冲我吐口水呢!”杨云帆看到小丫头挺可爱的,摸了摸口袋,从口袋里面拿出一个碎玉做的小挂件,给小丫头带上。

这个李婶是开小铺的,杨云帆小时候没啥零食吃,偶尔从山上挖点笋什么的,跑来跟她换零食,李婶都会给杨云帆多一颗糖。她知道杨云帆没有爹妈,跟着山上的一个老道士学艺,还以为是个可怜的孤儿,所以对他挺照顾的。

小丫头看到亮晶晶的碎玉挂件,一把就抓住了,咯咯笑着。

李婶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小丫头已经抓了挂件,正在往嘴巴里塞,是要吃进去。她还以为是小丫头拿了杨云帆的东西,当即就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歉道:“对不起啊,我家丫头还小,拿了你的东西。不是故意的。”

“没事。”

杨云帆笑着又把碎玉挂件,给小丫头带在脖子上,然后又拿出一个大的碎玉挂件,也递给李婶道:“李婶,这大的是给大丫头的,小的是给小丫头的。你别跟我见外啊。都是护身符,我在城里求了道君的,很灵验的。”

杨云帆笑嘻嘻道。

其实,这些护身符都是他以往自己炼制的。他这人没什么爱好,就喜欢炼制丹药和玉符,有空就炼一件,放在储物袋里。这两个碎玉符,一个是健康符,另外一个是聪明符。

小丫头带了可以健康如意,小毛病不生。大毛病不来。

大丫头带了,可以脑袋聪明,学习如有神助,精神奕奕。

“这,这多不好意思……”李婶直接呆住了,她虽然是乡下妇女,可是也看得出这玉佩价值不菲。这个年轻人,自己都不认识,怎么随手就给自己送东西啊。

杨云帆挥挥手,笑道:“李婶,这有啥不好意思的。我小的时候,你还请我吃糖的。有一次,我肚子饿,跑来你开的小部,你还请我吃了一个面包呢。虽然那面包干巴巴的不怎么好吃,不过倒是挺垫肚子的。”

这杨家村虽然穷,村民也没什么出息,可是却是杨云帆长大的地方,他对这里感情十分深厚。这村里人,一个个都是看着他长大的,跟家里人也没什么区别。相比较东海杨家的血脉亲情,杨家村这些村民更让他有亲切感。

“你,你是杨云帆?”

杨云帆说起小时候的囧事,李婶顿时想起来了这个人是谁。

只是,她仍旧不敢置信。

那个整天穿着破衣服,被山上那个老道士逼着学艺的顽皮猴子,现在都变成这个样子了?一副儒雅的学者模样,而且穿着漂亮休闲服,整个人精神奕奕,充满了阳光气息。

他不再是乡下的土娃子了,倒是像极了电视上的那些个大明星。

“是啊,李婶,你总算认出我来了。”

杨云帆微微一笑,然后指了指山上道:“李婶,我师父还在山上吗?”

李婶摇头道:“你走了之后,道长好像也走了,这都有半年没有下山来我这里买酒了。”

“哦,这样啊。”杨云帆的脸上露出一丝失望的表情。比起他,老头子才是真正的游戏人间。明明本事高强,却要住在这么个破山头上,而且买酒也不买好酒,偏偏喜欢到李婶这里来买自家酿的土酒。

小时候,杨云帆听人说闲话,还以为老头子人老心不老,看上李婶了。他还为此嘲笑过老头子,说他为老不尊。

“李婶,我先上山了。车子我就扔在村口了,你帮我看一下。”

杨云帆跟李婶说了一句,便提着铁笼子上山去了。

“看来,杨云帆那小子是财了!”

“是啊,半年前,他被老道长赶下山,听说是去湘潭市打工了。看来,的确是财了。”

等杨云帆走后,一帮村民围过来,看着李婶女儿脖子上的碎玉挂件,啧啧称奇。他们虽然是村民,没什么见识,不过好坏还是分得清楚的。这碎玉白如羊脂,十分细腻漂亮,一看就价值不菲。

  

章节目录

最强神医混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九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歌并收藏最强神医混都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