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纹钢,八星神铁,星辰沙,黑山云母……

这些材料,张问天本来收集起来,是想找人帮忙炼制储物手镯的。

因为,云纹钢和八星神铁炼制在一起,有个特性,那就是会让材料出现罕见的空间属性。

至于星辰沙,那是用来固定阵法的。而黑山云母,是用来加固灵器的。但凡加入了一点黑色云母,就能让整个灵器的坚固程度,成几何的上升,变得难以破坏。

不过,这几样材料能混合在一起,怎么也是中品灵器了,十分难以炼制。

如今道法微末,大部分修真者用的还是简单的法器。甚至有些可怜的修真者,还在用纸符。

假如张家有一件灵器,哪怕是最低等的,都可以当作是家族之宝了。

先前南疆这片地区最出名的散修,湘道人,为了炼制一件下品灵器飞剑,几乎是倾家荡产,收集了好几年材料才收集完毕。

不过,这家伙自己炼器水平不过关,阵法铭刻的不行,导致炼制出来的飞剑,连收入体内都做不到。平时只能跟普通佩剑一样,带在身上。估计没有个十年八载的,用心火淬炼,可做不到收自如。

哪里像杨云帆这样的阵法高手,随便炼制一下,就炼制了一把灵器级别的飞剑,能够孕养在丹田之中,吸收丹火,每日自动淬炼。再过个十年八载的,或许就进阶成中品灵器了。

本来,张问天还想等自己什么时候突破到筑基境界,也让杨云帆炼制一把飞剑过过瘾。

可现在倒好,这位老弟直接准备要炼制中品灵器了!

而且,看起来,是空间禁锢类的灵器!

这下可牛逼大了!

修真界最牛逼的空间禁锢类的灵器,应该是蜀山的锁妖塔。蜀山派千百年抓了无数的妖兽,妖怪,往锁妖塔里面一扔,从来没有见过哪知妖怪有本事逃出去的。

“杨兄弟,你是不是准备炼制什么禁锢类的灵器?你有仇人要对付?”张问天忍了忍,还是忍不住,冒昧的问道。

一般禁锢类的灵器,对敌威力不如纯粹的攻击类灵器,诸如飞剑这样的。不过,禁锢类灵器有一个好处,那就是可以随意控制他人的生死,让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杨云帆想了一下,这事情也不用隐瞒张问天,反正他迟早都会知道,便笑着道:“张大哥,你可误会了。这些东西,我确实是用来炼制一件灵器。不过可不是要用来对付敌人。我准备炼制一个灵兽环。”

“灵兽环?”

张问天嘀咕了一句,眉头有一些皱起,“这是什么东西?听名字,好像是用来禁锢灵兽的。不过,灵兽这东西,如今缺乏的很。估计只有昆仑派和海外的蓬莱阁有圈养着吧。一般小门派,估计都养不起。你这是准备去抓灵兽?”

“差不多吧!反正,材料你给我准备好。我明天就来取。就这样,我睡觉了!”杨云帆也不愿意多说,挂了电话。

等挂了电话,杨云帆看着西南方向的摩云崖,嘀咕道:“老头子,我从小就有一个问题。凭什么昆仑派和蓬莱阁有灵兽,咱们摩云崖就没有?嘿嘿,这个情况,从我杨云帆开始,就改变了!”

……

第二天一早,杨云帆睡醒之后,便跟许家姐妹道了一声,准备出门。

许家姐妹也没说什么,杨云帆来南疆本来就是要做什么事情的,而且杨云帆本事那么大,肯定有很多重要事情要做,天天宅在家里,反而不对劲。

杨云帆没有开车,而是叫了一辆出租车,到了郊区的一个仓库。

这是跟张问天约好的地方。

过了大概半小时,张问天也开着一辆吉普车来了。

“杨兄弟,东西可都给你带来了!不过,你能不能具体跟老哥说说?咱们,不能算外人吧?你要是想做点什么,在这南疆地头上,只要不是找我张家麻烦,其他事情,老哥都能帮你。”

张问天从吉普车后面,把四五个保险箱拿了下来。

这一个保险箱里面,是一份材料。这些材料的密度十分高,大概是水的2o倍左右,一个保险箱,大概就是一吨重量。一般人可都抬不动。不过张问天也是引气境界巅峰的修真者了,这点重量倒是难不倒他。

杨云帆打开保险箱检查了一下,几分精铁材料,都十分充足,足够他炼制一个灵兽环了。

他运转灵气,将这些材料都收入储物袋中,这才拍拍手站起来道:“张老哥,你是南疆土生土长的,我也不瞒你。你对苍茫山,了解多少?”

“苍茫山?”

张问天皱了皱眉头,然后忽然间想到了什么,神经呆滞的看着杨云帆,道:“杨老大,你不会是打那头大黑蛇的主意吧?我跟你说,那玩意可十分厉害。之前湘道人,就想把那头大蛇收服,差点被那头蛇给咬死。要我说,那条蛇可不简单。”

“哦?张老哥,你仔细说说!我也觉得那条蛇不简单。不过没想到,它竟然还能击退湘道人。怎么说,湘道人也是筑基境界的修士。怎么还打不过一条普通妖兽?连个妖王境界都不到。”杨云帆也是起了一丝好奇心。

张问天摸了摸下巴,略微沉吟了一番,然后道:“我也是听别人说的。这条蛇本来不是苍茫山土生土长的。大概十几年前吧。东南亚不是大海啸,死了十几万人吗?就是那段时间,那条大黑蛇出现在苍茫山的。”

杨云帆一听,眼睛一亮,笑道:“看来还是外国的蛇种啊!怪不得长得那么大,毒素也十分厉害。不过这样一来,我兴趣更大了!好了,张老哥,我不跟你多说了。时间不等人,我得赶紧去苍茫山了,否则被人捷足先登,我要后悔死。”

“那你小心点!”

张问天喊了一句,随即有些不放心,开车便跟了上去,道:“算了,还是我陪你一起去吧。你一个人也不方便,多个人,多出一份力,我就算实力不济,也能给你把风!”

闻言,杨云帆有些诧异,随即心中流过一丝暖意,十分感动。

“张老哥,本来,我是准备回来再给你,当作这些材料的报酬的。不过,你这么讲义气,我也不能太小气。这是一枚筑基丹,张老哥,你服用下去吧!”

说话间,杨云帆从储物袋来拿出一个瓷瓶递给张问天。

“筑基丹……”

张问天闻言一愣,随即迫不及待的打开瓷瓶,里面传出的渗人心脾的香味,还有那独特的光晕萦绕的丹丸。

这岂不是就是他梦寐以求的筑基丹?

看着杨云帆那阳光下帅气的面庞,张问天心中有一股说不出的滋味。这般价值千金的丹丸,杨云帆就这么随手给了自己?

真是好兄弟啊!

  

章节目录

最强神医混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九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歌并收藏最强神医混都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