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8章肝经血瘀,脾气不升

“杨云帆,你赶紧帮卓玛阿姨看看!”

纳兰熏在一旁也跟着催促道:“咱们在飞机上遇到了卓玛阿姨,就是缘分。她千里迢迢去湘潭市找你看病,没找到,如今咱们却到了她家里,这缘分就更大了。你说是不是?”

缘分!

平措次仁看着纳兰熏,见她担心自己母亲,还开口闭口都是缘分。

一颗心都开始扑通扑通的跳了。

他看着纳兰熏那娇艳火热的脸庞,一颗心都要醉了。

那一世,我翻遍十万大山,不为修来世,只为途中与你相遇……

纳兰熏小姐,你是我命中注定的缘分。还如此关心我的母亲,此情此恩,我平措次仁一定不会忘记的!

“我又没说不看,你别那么紧张。”

杨云帆摇摇头,走到沙上的扎西卓玛身旁,伸出一根手指,在她的灵台位置,轻轻一点,一丝灵气输了进去。

灵气入体,扎西卓玛只觉得自己好像看到了佛光,整个人灵台一阵清明,刚才晕厥的感觉瞬间消退,整个人精神了起来。她看着杨云帆的脸庞逐渐虔诚了起来。

这种“渡灵”的功夫,她在年少的时候,曾经见过塔尔寺的的活佛以这样的方式救过她的父亲。

回来之后,她好奇的请问了她父亲,当时的感觉。她父亲也是很虔诚的回忆了那种感觉,并且说出了自己的感觉。那是一种心灵上的升华,精神上的集中,以及在灵台上看到了一阵佛光。

这种感觉,跟她刚才经历的一切都极为相似!

要不是杨云帆的年纪已经很大,而且不是藏族人,否则,扎西卓玛一定认为杨云帆是某一个活佛转世。

就算不是藏地的活佛,他也一定是内地某个活佛神仙的转世。

否则,他年纪轻轻哪里来那么厉害的医术?

想到这里,扎西卓玛看杨云帆的眼神就变了,不再是刚才那样看晚辈的态度,而是恭敬了许多,就像是虔诚的信徒跪拜在佛前。

杨云帆并不知道扎西卓玛在想什么,他输入一点灵气,只能帮扎西卓玛提升一点精力,并不能对她的身体产生多大的作用。灵气对于每个人的反应不一样,毕竟,灵气是杨云帆所有,人体对于外物,都有一些排斥性。

所以,一味的用灵气来治疗疾病,其实十分浪费。

杨云帆也是用多了之后,才渐渐意识到这一点。

此时,他看扎西卓玛好多了之后,问道:“卓玛阿姨,你跟我说说你的病症吧?你的病症看起来比巴桑先生的厉害多了。”

扎西卓玛没有说话,看向一旁的平措次仁。

平措次仁见状,开口道:“杨医生,我妈妈得了这个泪眼毛病已经快一年了。她平时就会不知觉的流泪,一遇到风,流泪就更厉害了。平常的时候,她就会看不清东西,头晕乏力。严重的时候就会像刚才那样,忽然间气短喘不上气。”

杨云帆点点头,继续道:“你妈妈胃口如何?”

平措次仁摇摇头,道:“我妈妈的胃口越来越差了。以前还能吃不少东西的,最近一段时间,食欲越来越差了,今天她就喝了一点汤。”

“我曾经带我妈妈去医院检查过,医院给出的结果是【功能性溢泪】,而且还开了不少中西药,可是都没什么用。后来有一个专家,建议我们使用泪道冲洗术治疗。我妈妈同意了,那个针打进眼睛里,我看得都很害怕。可就算如此,还是治不好。”

“再后来,那个专家又说,可能需要手术!”

平措次仁说到这里,心里已经有了怒气,道:“他当我们是傻子呢?一次两次都治不好,这次更厉害,要手术了?我们没有同意,直接就离开了医院!后来,我有个同学来我家里作客,无意间跟我妈妈提起杨医生您的情况,我妈妈就一个人去了湘潭市。”

“原来如此。”

杨云帆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病症,还有扎西卓玛经历过的治疗。

“卓玛阿姨,您不用担心,我先给您看一看。”杨云帆低下身子,先是看到了扎西卓玛的蒜高手指甲,她的指甲色泽有些青紫,显然更正常人不大一样。

杨云帆心中暗暗记住,而后又给扎西卓玛把脉看了看。

她的脉象十分细涩。跟她那有些健硕的体形完全不搭配。

“卓玛阿姨,麻烦给我看看舌头。”杨云帆又道。

扎西卓玛闻言,伸出舌头。

她的舌苔薄而白,看来脾胃也有点问题。

等杨云帆检查好了一切,站起来,纳兰熏忙上前道:“杨云帆,你看了半天,有结果了吗?卓玛阿姨是什么毛病啊?”

“肝经血瘀,脾气不升。治以化瘀养肝,通经活络,升举脾阳。这么说,你明白吗?”杨云帆念了一段文绉绉的中医诊断古语,听的纳兰熏脑子胀。

她摇摇头道:“你这么说,我当然不懂!别打迷糊眼,快说人话!”

“好吧,那我解释一下。”

顿了顿,杨云帆道:“在我们中医看来,肝开窍于目,泪为肝之液,其华在爪。所以流泪毛病要从肝脏出来治。而肝之虚实盛衰,常反映于在人体指甲的色泽上。又按中医五轮学说,上下眼睑为肉轮,是属属脾,故泪囊周围轮匝肌松弛宜从脾治,升举脾阳。”

“卓玛阿姨的症状是头晕乏力气短,吃饭不好,双手指甲基层那个小太阳地方,色泽青紫,舌苔薄白,脉细涩,这可以反应出她的肝经血瘀,脾气不升。”

“症状明白了,那么我们的治疗就从化瘀养肝,通经活络,升举脾阳出。只要肝脏瘀血去,脾气一升,那么卓玛阿姨的病,自然痊愈。”

说完之后,杨云帆又看向纳兰熏和平措次仁,道:“我这么解释,你们听明白了吗?”

“不明白!”纳兰熏和平措次仁摇摇头。

杨云帆差点晕倒,自己解释了半天,你们两个都是名牌大学出来的,这都听不明白。当初怎么考进去的?

也对!

纳兰熏是京城人,平措次仁是藏地人。这两地方的考生,高考难度属于简单模式!

“算了,你们不明白就不明白吧。”

杨云帆摇了摇头,下笔拟方:全当归3o克,生白芍3o克,酒赤芍3o克,鸡血藤6o克,粉葛根3o克。

他把药方递给平措次仁,道:“你找人去抓药吧!今晚,我煎了药,让你妈妈服用之后,观察一下效果,我们再走。”

  

章节目录

最强神医混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九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歌并收藏最强神医混都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