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慢慢过去,大概一个小时之后,众人都开始打瞌睡,这时候杨云帆算了算时间,已经差不多了。便道:“小颜姑娘,你撩起裤脚来,我看看。”

“好的。”小颜姑娘有些忐忑的撩起自己的裤脚,生怕那恐怖的癫痫没有退去,那她可就万念俱灰了。

她都闭着眼睛不敢看,只是慢慢的撩起裤脚。

“真的没了!”

“杨医生,名不虚传啊!”

“这种过敏性紫癜,西药很难治疗的,反复作的概率极大!原来用中医治疗,效果这么好!”

四周的人面面相觑,都是一片惊讶之色。

或许他们认为杨云帆能治疗过敏性紫癜,但是过程必然是曲折的,要用各种仪器检查,又要抽血,又要化验的。

可没有想到,他只是观察了一下症状,开了一副药剂,服用下去,这个姑娘的过敏性紫癜真的好了!

对了,他刚才开的是什么药剂?回去之后,一定要好好研究一下!

小颜姑娘听到四周议论纷纷,忍不住睁开一只眼睛,小心翼翼的去看自己的小腿。

“真的退了……”

她看到上面紫色癫痫已经退去大半,露出了自己光洁的皮肤。就跟很多年前,她没有得这个怪病时候一模一样。

她等这一刻,已经好几年了!

在梦里,她也做过无数次梦,梦见自己一觉醒来,那难看的紫色癫痫就离自己而去。

此时此刻,梦想终于成真了!

她开心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一会儿笑,一会儿哭。

见状,杨云帆递上去一张纸巾,让小颜姑娘擦一擦,随后他笑了笑,道:“小颜姑娘,别高兴的太早。你这病,还没好利索呢。想要不复,这药方你得收好了,得吃十二剂呢!”

“别说是十二剂,只要病能好,一百二十剂,我都吃!谢谢您,杨医生!您真是个神医啊!”

小颜姑娘破涕而笑,对杨云帆又是鞠躬,又是感谢的。

“不用客气,你是病人,我是医生,遇到了就是缘分。你这是小毛病,治好你,对我而言,只是举手之劳!”

杨云帆笑了笑,并不居功。

四周的人看到了整个医治过程的前因后果,都对杨云帆的医术和人品,十分佩服。

“杨医生,好样的!”

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众人便“啪啪啪……”纷纷鼓掌起来,大声叫好。

不管怎么说,杨云帆也是他们东海市的神医。他医术强,也算是给东海市医界争光了!以后有人提起来,华东地区也不再只有神医6羽了。起码,他们东海市还有一个杨神医,可以与6神医齐名!而且,杨神医年纪更轻,也更加没有架子。

“不愧是我老公!杨云帆,你真棒!大家都很佩服你呢。”看到杨云帆这么受大家欢迎,叶轻雪也是挽着杨云帆的手臂,也是幸福微笑。

杨云帆受到大家的尊敬,这比她自己赚了一百亿还开心!

男人是女人的天,自家男人有本事,是每个女人都值得骄傲的事情。

这时候,唐夫人也站起来鼓掌道:“杨医生,果然是神医!这个小姑娘的毛病很多医生都看不好,杨医生你一个方剂就有效果。实在是让人敬佩。”

顿了顿,唐夫人又道:“只是,杨医生,我在遇到这个小姑娘之后,又遇到一个同样症状,可是毛病更加严重的老人,不知道你能不能治疗?”

“嗯?”

杨云帆眼皮跳了一下,这个唐夫人摆明了找自己的茬啊!

哪有一个毛病医好了之后,她再找一个毛病一样,但是症状更严重的人?

这就是找事啊!

不过,既然遇到了患者治不好毛病,而自己或许有办法,自然不能让患者继续受苦。

哪怕杨云帆此时对唐夫人这种态度,心里已有了怒气,但是他却不会甩手离开,或许唐夫人只是利用他们试探自己的医术,但是对方既然是病人,自己遇到了,自然要治疗。

杨云帆深吸一口气,坐下道:“唐夫人请那位老人出来,既然是跟小颜姑娘差不多的毛病,治疗方法也差不多。等会儿,还是得劳烦你的手下去抓药。就是不知道那药房会不会奇怪,你这家里这么多病人?”

众人闻言,都是哂然一笑,觉得这个唐夫人有点挑事,幸好杨医生脾气好,换成自己,估计已经甩手离开了!

唐夫人知道自己犯了众怒,不过,她也无所谓,本来这次宴会就是试探杨云帆的医术。

她也不罗嗦,对身后一个侍者道:“你去让王长庚进来。”

“是,夫人!”

侍者躬身离开,很快,就带着一个年纪六十出头,头有些花白的老头回来。

那老头走进来,看到这么多人,有些吃惊。

当他的目光掠过小颜的姑娘时候,现她脸上充满笑意,不时拉着裤腿看看自己的皮肤,那里一片光洁,根本没有了任何癫痫。

他不由吃了一惊,走过去道:“丫头,你的病好了?”

小颜姑娘点头道:“是啊。多亏了杨医生!他给我开了一副药剂,我喝下去就好了!”

闻言,那个叫王长庚的老者,立马转身走到杨云帆身前,哭道:“神医啊,求你也可怜可怜老头子我,帮我治好这个毛病吧。”

说着,那个老者就开始撩起裤脚,甚至还开始脱鞋子。

他的症状比小颜姑娘严重多了。

他的两只脚踝处、小腿处,都起的铁锈色的苔藓样丘疹,还有间或一些紫癜性损害。这些症状甚至逐渐扩散蔓延至大腿部,融合成大小不一斑片。

大家看了,都是觉得恶心,皱起眉头,不愿意再看。

这真是多看,明天早饭都吃不下去了。

杨云帆看了一眼,皱起眉头道:“你有什么症状吗?或者吃过什么药物没?”

老者忙不迭回答道:“医生,我两只脚经常热,又胀又痒,已经好几年了。吃的药不少,都是医院配的。不过没什么用。”

杨云帆再次带上手套,压了压老者病变处的皮肤。

正常人的皮肤压下去,因为血压被挤压,颜色会变白,可是,老者的癫痫处压之却不褪色。

  

章节目录

最强神医混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九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歌并收藏最强神医混都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