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刷!”

此时,神霄道君神识一扫,就可以确定,北冥真君没有出手,连挣扎都没樱

这意味着,他应该已经逃掉了。

不然的话,北冥真君不是那种束手就擒的人,哪怕敌不过,也会爆发出全部战斗力才对。

而一旦这么做,北冥真君留在虚空之中的能量波动,会非常浓郁,不至于这么淡泊。

“嗡嗡~~~”

来到附近之后,神霄道君察觉到了什么,他的眸光,不断散发出暗紫色的光泽,缓缓扫过了整个虚空。

“嗯?”

突然间,神霄道君目光一凝,在深层次的空间之中,看到了一缕,残留下的湮灭神焱。

他的脸上顿时露出一丝惊诧,皱眉不解道:“这是什么?像是一种火焰,可为何如此冰冷森寒?而且,这神焱的气息,跟混沌之眼内部的毁灭力量,怎么如此相似?”

“师尊,怎么了?”

赤炁真君听到神霄道君的沉吟,忍不住询问道。

他很担心杨云帆和北冥真君。

“刚才,有两位不朽强者,在这里发生大战。”

神霄道君的眸光,闪烁着,轻易的看到了簇留下的一些大道之力的残留,以及一些诡异的火焰气息。

他目光盯着深层次的空间,低语道:“大地法则的大道之力,粉碎了这一处空间。现在,表面上的能量虽然散去了,可在深层次的空间里面,却是留下了他的气息。”

“应该是太华道君出手了。”

作为不朽道君,神霄道君对于能量波动十分敏锐。

每一个不朽强者,他们的气息和秘术,都是非常独特的,完全可以根据他们残留的气息,来判断刚才战斗的大致情况。

“什么?”

“太华道君已经出手了?”

“难道……我们来迟了一步?”

赤炁真君紧张无比,双拳的骨头捏的咯嘣响,双目赤红,泫然欲泣,捶胸顿足道:“都怪我,若不是我在路上耽搁了一点时间,应该能赶得及的。杨云帆救出了我,我却连回去报信的事情,都没有做好!”

赤炁真君,自责无比。

杨云帆顶着巨大压力,将他从的镇压之下,救了出来。

现在,杨云帆自己却出事了!

这让他如何心安?

“赤炁,你不用太自责。”

神霄道君看了赤炁真君一眼,淡淡摇头,神色有一些怪异道:“刚才确实发生了一场不朽级别的大战。不过,太华道君却是败了。他的不朽道体被人用一种奇异的毁灭神焱,烧成了灰烬。大地法则的道之气息,逸散的到处都是。”

“什么?”

一听这话,赤炁真君抬起头来,眼睛发出金色的亮光,狂喜无比道:“一定是黄泉帝君出手了。杨云帆告诉我,他最近在黄泉帝君的地盘上修炼。估计是杨云帆向黄泉帝君求救,黄泉帝君出手了,打的太华道君抱头鼠窜。”

“是吗?”

神霄道君不置可否。

他心中有一些怀疑。

因为根据他的了解,黄泉帝君的修为虽然很高,毁灭法则和生命法则,全都修炼到了不朽境第九重,大圆满状态。

可是,黄泉帝君的毁灭法则,是结合黄泉星河的,跟火焰法则没什么关系。

然而,在这虚空之中残留下的能量波动,除了大地法则的道之气息之外,最多的就是那种可以毁灭一切的神焱气息。

“或许是黄泉帝君,又练成了什么火焰法则的秘术吧。”

神霄道君心中这般想到。

黄泉帝君的实力,深不可测,加上他的赋强大,是宇宙中极为罕见的,灵魂变异体,可以修炼多种灵魂分身,而且都能踏入不朽境界。他做到一些自己无法想象的事情,也是正常的。

“师尊,现在怎么办?”

赤炁真君还是有一些担心。

黄泉帝君凶名在外,杨云帆和北冥真君,该不会出了虎穴,又入了狼窝吧?

“黄泉星河,危险重重,老夫我也不敢轻易进入。”

神霄道君目光看向不远处的那一个幽幽转动的,他微微摇了摇头,发出一声叹息。

他很清楚。

这空间虫洞的另外一端,就是黄泉帝君的祖地。

永恒境修士,如果不知道缘故,不心闯进去了,关系不大。

黄泉帝君不是那么气的人。

在他眼中,永恒境修士,跟蝼蚁差不多。

谁会怪罪一只蚂蚁,不心闯入了自己的家园?

可他作为不朽道君,若是不请自入,那就跟做贼的性质差不多,这相当于是在挑衅黄泉帝君,万一对方生气,得不偿失。

“这样吧。”

想了想,神霄道君看向赤炁真君,道:“我写一封信给黄泉帝君。你带着这一封信,从黄泉星河的大门进去。若是北冥和杨云帆是黄泉帝君救下的,那星河守卫应该会带你去见他们。”

这是老成持重的做法。

赤炁真君想了想,觉得这样万无一失。

他点零头,目露一丝感激道:“多谢师尊。这一次,如果没有师尊出面,弟子真是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事情,不必介怀。”

神霄道君淡淡笑了笑,看向赤炁真君,目光一凝,郑重道:“赤炁,太华道君关了你半年,你的心境进步倒是不,灵魂凝练,道基稳如磐石。你准备什么时候渡劫,去冲击不朽?”

“多谢师尊关心。”

赤炁真君对神霄道君十分尊敬,微微一躬身,道:“等弟子确定北冥和杨云帆安全,便回神霄宫渡劫。到时候,还请师尊帮弟子护法。”

“这是自然。”

神霄道君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满意的笑容,道:“你渡劫一旦成功,便是我神霄宫第三位道君了。而且,你是第一位火焰法则道君,你的大道根基,放在神霄灵界,可以帮助完善神霄灵界的法则灵韵。”

这言外之意就是赤炁真君哪怕踏入不朽境,也不能脱离神霄宫。

“此事,弟子责无旁贷,请师尊放心。”

赤炁真君也听懂了这句潜台词,不过他本身也没有脱离神霄宫,另立门户的意思。他很早就成了神霄宫弟子,这几千万年来,都是以神霄宫弟子自居,脱离神霄宫,意义也不大。

“好!”

“老夫果然没有看错你。”

神霄道君很满意这个答案,爽朗的笑了起来:“等你踏入不朽,你我便以师兄弟互称吧。老夫很高兴,又能多出一位师弟。”

  

  。

章节目录

最强神医混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九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歌并收藏最强神医混都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