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9章得罪不起

永信大师不说话,这大厅里面不少信佛的,却站出来为他辩解道:“就算你小姑父遇到了一个骗子和尚,这世上的骗子和尚那么多,我却不信,永信大师也是个骗子!”

杨云帆冷冷一笑,道:“我什么时候说过他是个骗子?”

那人听了顿时一愣,而后道:“既然你也觉得大师不是骗子,那么说话又何必含沙射影呢?”

“你听我说完!”

杨云帆挥挥手,看着永信和尚,眼神中已经有了一丝怒气:“这和尚,不是骗子,可却比骗子可杀一百倍!”

“你不要血口喷人?”那个信徒一看他尊敬的永信大师被人指着鼻子骂,还没有还口,顿时激动无比道。

杨云帆摇摇头,怜悯的看着那个说话的人:“骗子顶多骗点钱,可这和尚既要钱,又要命!至于我为什么这样说,跟你也说不明白,你已经中了他的毒。”

“施主,你对贫僧误会太深了……”永信和尚这时候忽然抬起头来,他的眼眸之中,漆黑一片,有一种说不出的诡异感觉。同时,他声音又有点飘渺,让人听了,很是安详,又一种催眠的效果。

永信看到杨云帆的眼神迷迷糊糊起来,心中得意。

就算你看穿了又如何?

佛门狮子吼可以震人心魄,贫僧的“引魂咒”另辟蹊径,可以让人无声无息间被催眠。还能种下精神种子,你一个小年轻,有些本事,可以看出贫僧给陈海洋的精神种子。但是那又如何?那不过是一个月前,贫僧的精神种子,早已经到了溃散的边缘。

这种声音针对杨云帆出,可是却辐射到了周围,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受到影响,无形间就更加信赖永信和尚。

“嗯?”

然而却在这时,永信和尚心中顿生警兆,意识到了不好。

“贼和尚,想催眠老子?想得到美!”

让永信和尚难以置信的是,杨云帆此时双眸清澈,带着冰冷的寒意,不但没有受到催眠,而且眼神宛如漩涡,似乎要把自己的精神力全部吸纳进去。

“怎么可能?你的精神力,怎么那么强悍?”

永信和尚实在难以相信,杨云帆的实力竟然在他之上!尤其是对方的精神力,紫气氤氲,冲天而起,轻易就压制住了自己的佛门精神力。再这样下去,永信和尚知道自己的精神力必然受损,到时候灵魂损伤,恐怕这伤势,十年都不一定养的回来。

他当机立断,一咬牙,斩断了催眠杨云帆的精神念力!

“噗!”

不过,这强行斩断精神念力,就跟自断一臂一样,是不得已而为之,反噬极大。

永信和尚再也无法保持那虚伪的笑容,一口鲜血忍不住喷了出来。

与此同时,他现,自己怀里一轻,一直藏在怀中的小佛像,竟然已经落到了杨云帆的手里。

只听杨云帆在他耳边,用奚落的声音,嗤笑道:“大师,你不是说你的佛像已经送给那位老朋友了吗?怎么,还在你的怀里?难不成,这带着佛缘的佛像,可以随意批?你这里,随时准备着一个等着送人?”

永信和尚正在承受精神力反噬的痛苦,此时浑身上下犹如千刀万剐,痛的他全身抖,哪里还有精力跟杨云帆斗嘴。

可是,在场的人不知道啊,他们看到佛像真的在永信和尚怀里,而且杨云帆几句话,说的永信和尚好像都吐血了。这肯定是恼羞成怒啊。

那样一对比,大家渐渐都明白过来。

敢情这个和尚,真是个大骗子!不但是骗子,而且手段下作,别人不买佛像,他就下毒手,让人家头痛了一个月。

“呸!什么大师?我看是妖僧!”

“对了,他刚才说,他是什么寺庙的?算了,我也记不清。我就记得是蜀山的寺庙是吧?得了,反正这辈子我是不会信什么佛的,也不会捐钱给寺庙的。都他娘的骗子不说,还要害人!”

众人的怒骂声,传到永信和尚的耳朵里,他好恨啊。

明明是一件完美的佛法宣传例子,怎么会搞成现在这样呢?

然而事情还没结束呢。

李去病走上前,拿出一个黑色的金属牌子,上面银钩铁画的写着“炎黄”二字。

看到这铁牌子,永信和尚差点晕过去!

今天真是太倒霉了!

被一个小子阴了不说,这里竟然还有一个炎黄铁卫看了半天热闹,才出来!

他下山来是偷偷下山的,没有跟炎黄铁卫报备,这在原则上是不允许的。然而他以为最近这几天过年,炎黄铁卫也是人,应该在家里团圆过大年,再说京城是厉禁元君居所,有元君驻守,还有什么宵小敢来京城作乱,警卫反倒是松懈一点。

果然,一切如他所料那样。他来了京城两天了,也没遇到炎黄铁卫。

谁知道,今天竟然遇到了!

李去病走近了,看着永信和尚的倒霉模样,不由笑了起来:“永信,举头三尺有神明。你一个和尚,名字都叫永信了,你难道不知道因果报应?不好好在山上念佛吃斋,让佛主保佑我华夏江山永固,国力日益昌盛,你跑到京城做什么?”

永信和尚这时候终于压住了伤势,面对炎黄铁卫,他可不敢嚣张,苦着脸道:“这位铁卫大人,我奉祖师的命,来觐见厉禁元君,事关蜀山镇妖塔,还请通融一下。”

李去病却是嗤笑道:“蜀山镇妖塔,不是一直有专人负责的吗?跟你们金光寺有什么关系?要你们多管闲事?我看你什么都不用说了,元君最讨厌别人妖言惑众,展信徒!今天,人赃并获,你还有什么好说的?跟我走一趟吧!”

永信和尚虽然不服气,但是他受了伤,肯定不是李去病的对手,所以只能忍了。

可是,他看着杨云帆,觉得他如此年轻,肯定不是炎黄铁卫一员。如今的炎黄铁卫,大部分是厉禁元君在二十年前收入玉渊潭教导的各世家子弟,二十年前,杨云帆估计才是个婴儿,肯定不是。

永信和尚不满的看着李去病,怒道:“炎黄铁卫,难道就只针对我佛门弟子吗?那个小子,也是筑基境界,怎么不在山上好好炼丹制药,却随意在世俗界行走?难道就因为他是道门子弟,所以你们就不管了吗?”

李去病闻言,忽然哈哈大笑起来,看着永信和尚,简直是在看白痴。

“你为何这么看我?”永信和尚被李去病看的有些毛。

李去病冷冷一笑,摇摇头道:“永信,你真是不到黄河心不死。你面前这人,乃是元君属意的关门弟子人选!”

永信和尚一听,眼睛顿时瞪得滚圆!

尼玛!

你是厉禁元君看上的衣钵传人,你不早说?

就你这样的身份,你跟我瞎哔哔半天,有意思吗?

你只要跟我提一句厉禁元君,我会傻到去得罪你?

  

章节目录

最强神医混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九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歌并收藏最强神医混都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