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杨云帆和叶轻雪跟着山羊身后,想进屋。

可是,他到了门口才现,屋内根本就没有站人的地方。

整个房间也就十多平米,里面还放在两张床。

一大一小。

两张床的中间,用木板搭了一张餐桌,上面放着碗和筷子。

此时,一个脸色虚弱的三十来岁的女子,正在艰难的支撑起身子来。而旁边,单雄正在帮他妈妈。

因为脊椎受伤,下肢瘫痪,山羊的妻子,下半身完全失去知觉,肌肉几乎萎缩,所以,动作十分艰难。

“混蛋!山羊,你这个混蛋!”

杨云帆看到这一幕,眼睛一下子红了,眼泪忍不住流出来!

这就是他的兄弟,一个在战场上,帮他挡过子弹,背过他穿山越岭,即使被敌人砍了一刀,仍旧谈笑自若的豪杰,竟然窝在这种地方。

“为什么?”

杨云帆盯着山羊,压低了声音,可是声音却冷道:“你的钱呢?在阿富汗赚了十万美金!在哥伦比亚赚了八万美金,还有在伊拉克的钱,前前后后加起来,三年时间,都快五十万美金了。你的钱呢?你竟然让老婆孩子住在这种地方?”

五十万美金,三百万多万人民币了。就算黑市兑换,要扣除一部分的洗钱费用,但是到了手里,起码还有两百万吧。

这些钱呢?

“老公,你快点收拾一下,让客人进来。”山羊的老婆不知道这边生了什么事情,还对家里来了客人感觉到十分欢喜。

山羊点点头道:“我知道了。”

杨云帆看着山羊的老婆,山羊来之前已经说过了,他老婆叫刘敏惠,跟他青梅竹马,二十多岁的时候嫁给她,隔年就生了单雄。如今,也就二十七八。可是,她的样子看起来,都快三十五岁了。

而且,因为常年卧床不起,阳光晒得很少,身上有一种不健康的虚白。

山羊这个混蛋!竟然让老婆孩子受这么多的苦。

杨云帆深深吸了口气,勉强笑道:“嫂子,你别忙活。好好休息。”

说着,杨云帆对叶轻雪小声道:“轻雪,你帮忙收拾一下东西。能带走的就带走,不能带走的全扔掉。我不能让嫂子和侄子住这种地方。你给云鹤打电话,让他弄一套房子出来。”

杨家以前一直想做房地产,也小规模的做过一部分房产,杨云鹤那边,闲置的房子不少。

“嗯。我知道了。”叶轻雪点了点头,心中明白。

这时,杨云帆转过脸来,脸色阴沉的不象话,对山羊道:“你给我出来!”

“我……”

山羊不知道该说什么,可没等他反应,已经被杨云帆一把揪着出去了!

杨云帆的面色黑的跟锅底一样,压住满腔的怒火,深深吸了一口气,拳头已经捏紧。忍了忍,又松开。

可是,杨云帆回头又看了那狗窝一样的房间,连个窗户都没有。

杨云帆终于爆了。

啪!

一个巴掌,狠狠扇在山羊的脸上,怒喝道:“***,狗日的山羊!你就让你老婆孩子住在这种狗窝里?你的钱呢?当时老子看你可怜,还把蜘蛛的钱多分了你一半!你的钱呢?妈逼的,蜘蛛要知道你这狗日的就这德行,死了都不瞑目!”

“我……”山羊被杨云帆打了一巴掌,不敢顶嘴。

三十岁的男人了,让老婆孩子住这种地方,他心里说不难受,那是不可能的。

“说!你他妈是个男人,就说出来?怎么?敢做不敢当啊?”杨云帆心里一股气别提多憋屈了。本来几年不见的兄弟遇到了,他很开心。可没想到,这个兄弟已经不是他认识的那个了。

见山羊仍旧不说话,杨云帆真是怒了,又抬起手,一巴掌,“啪”的一下,抽下去。

顿时,山羊两两边的脸颊都肿起来,跟猪头一样。

杨云帆仍旧不解气,提着山羊的脖子,将他卡的脸颊涨红,几乎呼吸不过来,怒道:“当初那个能帮我挡子弹,敢作敢为的山羊,去哪里了?你说,我兄弟是不是死了?你不是我兄弟!”

“够了!”

山羊忽然推开杨云帆,脸上已经满是泪水,道:“队长,我也不想这样的。可是,一头是老婆孩子,一头是我亲大哥。我能怎么办?”

“你什么意思?说清楚!”杨云帆皱眉道。

山羊蹲下去,抱着脑袋,跟个受伤的小狗一样,道:“我大哥在老家做生意失败,欠了几百万债啊。他跑路走了,留下两个女儿。要是我不帮忙,我两个侄女就要被人卖去泰国做妓女了。我能怎么办?队长,你告诉我,我能怎么办?”

“我是很能打!可是,那是在阿富汗,在南美。可是,这里是华夏啊。我杀了人,要坐牢的。是要连累我爹的。”

“我是可以跑路。可是,我跑了,我老婆残疾,我儿子才五岁。我跑了,难道让他们去讨饭吗?”山羊一边抱着脑袋撞墙,一边嘶吼道。这么大个汉子,跟熊一样强壮的男人,此时却鼻涕眼泪,全流出来了。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

“啪!”

“啪!”

忽然间,杨云帆抬起手,猛的抽了自己两个巴掌。顿时,他两边的脸颊就肿了起来。

“队长,你……”山羊有些茫然的看着杨云帆。

“山羊,对不起,我错怪你。这两个巴掌,还给你。”杨云帆走上前,狠狠抱了一下山羊,道:“你做的对。没错。你是个汉子。家里的责任要担,老婆孩子也要扛。”

“不过,没事了!我回来了!以后,你跟着我混吧!嫂子和侄子,我已经找人安排好了,等会儿就会有人来接你们。我回去就帮嫂子看病,你放心,我一定会让她站起来的!”杨云帆拍拍山羊的后背,安慰道。

“你们干嘛呢?”这时候,叶轻雪出来,奇怪的看了两人一眼。

刚才在屋内,他就听到两人在外面吵起来了。山羊的老婆刘敏惠不放心,让叶轻雪出来看一看。

结果,叶轻雪却看到两人抱在一起,两个人脸蛋都肿的跟猪头一样。山羊还鼻涕眼泪一把一把的往下掉。

叶轻雪看得毛骨悚然,有了基佬片的既视感。

  

章节目录

最强神医混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九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歌并收藏最强神医混都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