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嗯?李元硕?他怎么来了?”

在院子中忙活,招待着客人的三叔,杨季岩,第一时间注意到了门口进来的几位人物。

前头的那位老者,他看着倒是有些面熟,不过想不起来是谁。

这主要是因为,李老并不是经常出现在电视上的人物。

华夏的政界,除了1号长和总理之外,其余几个政治局的大领导,其实是很少在电视上露面的。更不用说,李老是属于军队那边的大领导。军委的领导,比起政治局的领导,其实更加低调。

低调到让人们忽略了他们的存在。

大家可以想一想,很多人都知道主席是谁,总理是谁,政治局的几位大领导,大家可能也听说过。那么,有几个人知道现在的总参谋长是谁?军委的副主席是谁?总后勤部领导又是谁?6军上将又有那些人?

恐怕没有几个人关心这些。

“李书记!您怎么也来了?您不是说,老年人过寿,还是不要铺张浪费的吗?”杨季岩跟其他客人说了一声抱歉,面色古怪的走到大门口。他并不是去迎接李元硕的。

因为,在东海市,李元硕跟他并不是一个派系的。李书记跟杨季岩其实是政敌。

甚至,李元硕还当面在政府开会的时候,指出某些领导假公济私,坐居高位,却为自己家族牟取利益。虽然没有指名道姓,但是市政府,市委里面,也就杨季岩是东海本地人,而且杨家更是豪门。

从那之后,杨季岩就跟李元硕对上了!

当然,一个副市长,怎么斗得过市委书记。所以,杨家的日子并不过好。以至于听到张伟明生病之后,迫不及待的就要献上渡厄金丹,用来要巴结张副书记。

“哼!”面对杨季岩的嘲讽,李元硕只能冷哼一声,懒得回答。

他心中却是责怪自己这个大伯,这么大年纪了,还要乱跑。别人家的寿宴,有什么好参加的?害的自己来杨家丢这个脸!换在其他时候,看杨季岩敢不敢对自己使脸色?

还是杨云帆眼尖,看到了李老进来,顿时有些吃惊。然后,便跟着他三叔后面,赶忙过去迎接。

“爷爷来了!”一同过去的,还有李德星。看到自己爷爷来了,自然要上去。

而跟在李德星后面,却是杨云帆的大伯母,沈瑶女士了。她之前就知道李德星的爷爷是什么人物了。这时候知道了,这个貌不惊人的老者,竟然是全华夏最有权势的人之一,当然要赶紧上前。

为女儿钓金龟婿能不能,沈瑶女士这张脸,可是豁出去了!

“李老,您怎么也来了?”杨云帆真是有些受宠若惊。

李老笑呵呵,却是直言不讳道:“没什么,知道你们杨家在东海市最近情况有点不大好,给你撑场面来的!”

“大伯,你……”一旁的李元硕简直惊呆了!

他这个大伯,竟然会帮外人说话?

杨家的情况不大好,说实在的,有一大部分是因为杨季岩和李元硕在政治上的博弈。李元硕是东海市市委书记,理应是一把手。杨季岩不过是个副市长,在东海市连前三都排不进去,就是因为靠着杨家的资源,所以才敢跟李元硕博弈。

作为一个有报复的官员,想要掌控地方,对杨季岩这种地方派系官员,就要杀一儆百,狠狠搓他的锐气,才能立威!

李老却是笑呵呵,不解释,任由杨云帆搀扶着,坐到了杨老爷子身旁,喝了一口小酒,两个老爷子开始

李元硕简直不知道说什么好!

“堂叔,你站在这里做什么?一起过去啊。”李德星从后面上来,奇怪的看着自己的这个堂叔。因为周围的人,看向李元硕的眼神中,透露着一丝古怪的笑意。

李元硕摇摇头,不在乎四周那些人的眼神,他只是有些不解李老的态度,不由道:“德星,大伯他为什么对杨家如此青睐?”

李德星不由摇摇头,无语了。

这个堂叔的消息未免太不灵通了。杨云帆治好了自己父亲,还跟自己是同一个军区的战友!这个堂叔作为东海市的地方官,连这么点消息都不知道?

不过看在是亲戚的份上,李德星还是勉强解释了几句。

“什么?那个杨云帆,竟然是杨季岩的侄子?”李元硕这才恍然大悟。怪不得今天杨家觥筹满座,这看得的面子,可不是杨季岩,也不是杨伯峻的。恐怕都是那个杨云帆带来的!

看来,自己日后想要再压杨家,家族里面的人都要不同意了。

……

酒过三巡,筵席一直延续到半夜,不过杨老爷子的一竿好伙计,年纪都挺大,吃不消了。所以酒宴也就跟着散了。

等所有人都走光了,杨云帆扶着老爷子回去休息。

走到一半,杨云帆才把自己早已准备好的东西,拿出来,递给老爷子道:“爷爷,这是我给你准备的礼物。刚才人多眼杂,我没有拿出来。”

“这东西,是手镯?”杨老爷子打开来看了一眼,是一个金刚镯一样的金属手镯。只是上面镂刻着灵蛇玄龟交缠争斗,似乎是一只圣兽玄武的模样。

“爷爷,这个东西光是看是看不出来的。”杨云帆拿过那个手镯,然后灵气凝聚在指尖,在老爷子的手指上,轻轻那么一划。不多不少,一滴鲜血流出来,滴在那玄武万寿镯上面。

“嗡……”

一瞬间,那手镯出一道淡淡的灵韵光华。与此同时,灵蛇和玄龟都像活过来了一样,绕着老爷子开始旋转,追逐撕咬,栩栩如生。

“这东西……”老爷子呐呐难以言表。

这一幕,实在是太过神奇。

很快,老爷子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和那玄武万寿镯仿佛融为一体,心念一动,这手镯就跟一张皮一样,贴上他的手腕。然后融入血肉之中,只在手腕上留下浅浅一道痕迹,

“灵器。这手镯是,灵器!”

杨老爷子激动不已。

可不知道为何,过了一会儿,杨老爷子却忽然落泪了。

“爷爷,你怎么了?”杨云帆看到爷爷落泪,忍不住奇怪无比。这是好东西啊,怎么爷爷见到了,却流泪了。

杨老爷子忙擦干眼泪,摇头道:“没什么,没什么。看到这个东西,就想到我大哥。也想起你父亲。他们两个,当初也是沉迷在这些异术法器上面,可现如今,一个个都生死不知。”

  

章节目录

最强神医混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九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歌并收藏最强神医混都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