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东海市人民医院,高级病房。

一个年纪二十六七,相貌有点帅气的青年,此时正躺在病床上,双眼疲倦,正百无聊赖的看着电视上,一些专家对白血病的研究和治疗方案。

他,原本有一头乌黑浓密的头,相貌帅气,父亲又是高官,可谓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跟朋友合作搞了一个互联网公司,眼看就要上市,功成名就。

同时,他又是个爱玩的人,华东省每个城市里都有漂亮的小情人。

去了夜店,更有无数的辣妹众星捧月。

人生赢家,这个词,就是为他这种人创造的。

可惜,这种好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有钱有势又如何?长相帅气,器大活好又如何……妈的,抵不过病魔一声咳嗽啊!

“本少爷,风华绝代,天纵奇才,竟然活不过三十岁!老天爷,你真是天妒英才啊!”病房里,张大少爷,一声哀叹,想起往昔的风流岁月,心中悲痛,忍不住留下了伤心的眼泪。

我还不想死啊……

“咚咚。”病房外传来敲门声。

张大少爷一听有人来了,赶紧那被子擦干自己的眼泪。

大早上的就来看自己,肯定不是自己的狐朋狗友,自己那些狐朋狗友,全是夜猫子,白天睡觉,晚上出来活动。

也不可能是自己老爹。自己老爹昨儿刚来看过自己,今天多半不会来了。

张大少爷暂时想不出是谁来看自己,就闭上眼睛装睡觉。不然自己这幅丑样,还一副哭哭啼啼的怂逼模样被人看到了,实在是太丢人了。

然而,他眼角看到了一个身材高挑,穿着黑色丝袜,有着一双美腿的女人走了进来。

这双腿,没什么印象啊?

难不成,本少爷都这幅鬼样子了,还有美女对本少爷余情未了?

看来,这是真爱啊!

本少爷竟然感动的要哭了。

不管是谁,要是本少爷能逃过这个大难,侥幸再活个三五年,一定好好对她。

患难见真情啊……

“表哥,我来看你了!你好些了吗?”

然而,下一秒,一个略带担忧的声音,脆生生的想起来。她的声音柔柔的,充满了关心,能说到人心坎里去。

张大少爷睁开眼睛,看到了一个穿着空姐服装的美女,不由道:“魏楠表妹?”

这个魏楠,正是杨云帆在飞机上遇到的那一位空姐美女。这位美女还约了杨云帆一起吃饭,可惜,当晚,她就遇到了加班飞机,又飞回了湘潭市,所以就没有联系杨云帆。

“表哥,你没事吧?我刚下了飞机,有几天假期,去你家找你玩。可是,姨妈说,你生病了,在医院。所以,我就来看看。”魏楠跟张大少爷从小一块长大,跟亲兄妹差不多,关系很好。

“表哥,你到底得什么病了?我问姨妈,姨妈只是哭,什么都不说。还有,这个病房,好像是重症病房?”魏楠有些担心的看着张大少爷。他原本十分帅气,而且最喜欢弄各种时尚型,现在居然把头都剃光了,这不是要了他的命吗?

张大少爷脸色苦,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他也是为了自己的面子,所以得知自己得了白血病,千方百计不告诉别人。跟朋友说,自己要出国去旅游,说不得要待两三年。

这病,他估计自己最多也就能活三年。三年后,到时候要没死,自然安安稳稳回来。要是死了,死后那些朋友怎么说,还关他屁事。

看张大少爷还没开口,就有点想哭,魏楠知道她表哥肯定得了大毛病,立马道:“表哥,我想你还是别说了。我怕我知道了,接受不了。到时候,你又要嫌弃我,说我是爱哭鬼。”

说着说和,魏楠就有些想哭了,眼泪开始在眼眶里打转。

一看这模样,张大少爷立马道:“魏楠,你别哭,我这还不是活的好好的吗?就是头没了。不过,没办法,化疗那个药水一打下去,头就掉的厉害。而且,这药水实在是太痛苦了。表哥从小到大没受过这个苦。这几个月,可把我折腾死了。”

张大少爷没说一句,魏楠就感同身受,感觉那药水好像打在自己身上一样。

她这个表哥,从小拿她当亲妹妹,什么好东西都给她玩,好吃的,也给她留一份。要是谁欺负了她,她表哥敢带着人放学路上去堵人家教室,拖出来打。

虽然在别人看来,她表哥是个纨绔,还是个祸害。

可是,她却是拿表哥当最亲的人。

一想到表哥生了大病,恐怕没多久可以活了,魏楠忍不住就“呜呜”了起来。

“都怪那个杨家!”

忽然间,张大少爷怒声道:“他们家说有什么渡厄金丹,可以治疗百病。结果我爹调查了一下,就是个治疗痔疮的。要是他们家的什么金丹是真的,本少爷也不会活成这个鬼样子。等本少爷病好了,一定要把杨家的公司给毁了。”

不过,张大少爷骂完,一想自己得的是白血病,恐怕没药医了。顿时,脸上浮现颓唐之色,心里很不是滋味。

然而,张大少爷忽然现,自己表妹魏楠怔住了,就跟魔症了一样。

“表妹,你别吓我……”张大少爷拍了拍魏楠,自己生病就算了,别让魏楠也跟着病啊。

魏楠脸色愣住,嘴里喃喃嘀咕着:“杨家,杨家……杨云帆,杨医生!”

想到那个高大帅气,说话温和,永远都是自信满满的帅气医生,魏楠脸上划过一丝红晕,随后瞬间回神,道:“表哥,我知道有人可以治好你!”

“真的吗?”张大少爷装成一副高兴的样子,其实他心里知道,自己得的是绝症。医院说有把握能治好,其实就是跟他说,你放心,你暂时死不了,不过,也就三五年的事。

三年后死,五年后死,跟现在立马死有什么区别?

本少爷可不想天天化疗,上吐下泻,还掉头!

这样的日子,还不如死了干脆!

“嗯,是真的!”

魏楠的神色却是十分坚定道:“我一直住在湘潭市。我们湘潭市,最近半年出了一个风云人物,叫杨云帆。是我们华夏红十字医学奖最年轻获得者。前段时间,他甚至治好了一个脑癌患者!”

张大少爷也激动起来:“脑癌!我知道这个病,好像是全世界最难治疗的癌症。”

  

章节目录

最强神医混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九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歌并收藏最强神医混都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