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不易公子,为了完成你的嘱托,我受了一点伤。”

“此次前来火云剑宫,我希望公子可以为我找个地方,让我安静的休养几天。”

杨云帆看向萧不易笑的十分灿烂,他便知道,对方心安理得的接受了自己的这一份礼物。

那么理所当然,萧不易这家伙,应该好好招待自己这个功臣。

无耻啊!你这样子,哪里像是受伤了?

萧不易已经懒得吐槽杨云帆了,他现在才算是彻底认识杨云帆的真实面目。

不过,他确实不好拒绝杨云帆。

他倒不是怕寒了杨云帆的心,而是怕杨云帆这家伙恼羞成怒,直接在火云剑宫大开杀戒。

“杨兄,请跟我来吧。”

深深呼吸了一口气,萧不易决定暂且隐忍几天。

等他父亲从岐阳关回来,到时候,看杨云帆还敢不敢嚣张?

“刷刷刷!”

萧不易一动,八位护法修士便收起了兵器,前后簇拥着杨云帆往火云剑宫内部而去。

“吼!”

玄武石兽一看这边谈妥了,无聊的张了张嘴,低吼了一声,表示了一下存在感。

然后,它沉重的身体,晃晃悠悠的站起来,跟在杨云帆屁股后头,跟压路机一样,轰轰轰的开进火云剑宫。

“燕山之中,竟有这么一座剑宫。

我还是第一次来。”

小黎对于火云剑宫充满了好奇,她算是半个燕山府的人,可她却从来不知道,在这深山之中,还有一座如此庞大的剑宫。

不过也是。

萧凌剑圣很低调,他在燕山潜居的消息,并没有几人知晓。

玉阳宫内,可能也只有宗主邶禹等寥寥几人知晓。

“火云剑宫,应该有不少的剑道功法,我可以好好学一学。”

小黎想着可以在这里,学到一些精妙剑法,蹦蹦跳跳的跟了进去,对于未来,有一些期待起来。

“唉……”落在最后面的青玉妖狐,却是唉声叹息,忧心忡忡“主人,就算是为了躲那一头灵魂妖魔,也不该来火云剑宫。

更不该威胁萧不易公子。

万一,萧凌剑圣回来,该如何是好?”

早上的时候,青玉妖狐可是见证了杨云帆暴揍萧不易的一幕。

为了保命,萧不易甚至交出了一卷珍贵无比的【妙缘丹书】。

两边可是有仇怨的,萧不易又岂会真心招待杨云帆?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

这火云剑宫,分明就是一座巨大的危墙,杨云帆怎么还自投罗网呢?

青玉妖狐,实在是想不通。

“嗯?”

这时候,青玉妖狐神色忽然一变,紧张无比。

因为,三天时间刚好到了。

他对酆洛尊者立下的血契,即将要发作了。

“完蛋了,这血契一旦爆发,我的灵魂瞬间毁灭,道祖也救不了我。”

这一刻,青玉妖狐吓得浑身颤抖,脸色一阵苍白,他感觉到缠绕在自己灵魂核心之上的血色契约,开始发作了。

不过片刻,这血契就会直接撕碎他的灵魂,让他化成一?g血雾,死的凄惨无比。

只是,过了一会儿……“咦?”

“居然什么都没有发生。”

“这血契好像自动失效了。”

这时候,青玉妖狐紧张了一阵子,可最终发现,缠绕在他灵魂之上的那一缕,淡淡的血色枷锁,没有因为他不遵守契约而发起致命的攻击,而是开始自然的碎裂开来,最终化成无意义的灵纹碎片,被他自身的灵魂之力吞没。

血契碎裂了!这意味着他在短时间内,不需要担心酆洛尊者的威胁了!“太好了!”

“我竟然赌对了!”

“陀书崖,陀书易两人之中,果然有一个是任务的发布者。”

“眼下,发布者已经死亡了,这任务当然是自动取消了,血契也不需要我负责了……暂时,我就没了生命危险。”

躲过这一劫,青玉妖狐心中很是庆幸。

“呼……”他深深吐出一口浊气,擦了擦额头上的虚汗。

刚才,他可真的吓死了。

“多亏了主人,杀死陀书崖兄弟。

不然,我就死定了。”

回过神来,青玉妖狐对杨云帆充满了感激。

杨云帆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对他的死活不怎么在乎,可终究是嘴硬心软,在第三天的最后关头,为他解决了后顾之忧。

现在,他感觉整个世界都变得美好了起来,就连脚步也轻松了不少。

“估计,所有的情况,都在主人的计算之内。”

“从玉阳宫开始,主人几乎算无遗策,一步一个脚印,根本没有任何的侥幸,全是靠实力。”

“接下来,我们在火云剑宫,虽然看起来很危险。

可对比那一头像极了永夜魔主的怪物,这火云剑宫,却是安全许多了。”

青玉妖狐没了血契的制约,只剩下对于杨云帆的奴仆誓约,心中本能的开始期望,杨云帆可以解决一切。

……火云剑宫。

内门深处,一座隐蔽的院落。

这本是宗门内部的长老闭关修炼的地方,不但僻静,而且,外面有重重把守,进出都非常严格。



萧不易将杨云帆一行人,安置在这里。

一来,方便他隐藏杨云帆等人,不让其他人发现。

二来,杨云帆若是想在这里闹事,必须要受到许多阵法的压制,恐怕发挥不出多大的实力。

他可以安心不少。

“杨兄,这里是我火云剑宫最安静的地方了,应该满足你的要求。

你可以安心在这里修养。”

萧不易现在还不敢跟杨云帆翻脸,表现的十分客气,脸上笑语盈盈,好像是真的在招待自己的好朋友一样。

脸上笑的假惺惺,可萧不易的心中却是轻哼了一声,“杨云帆,就让你过几天好日子,等我爹从岐阳关回来,到时候,看我怎么收拾你!”

“这里很不错,多谢萧不易公子。”

杨云帆看了一眼四周,这里已经位于山腹的深处,四周都是山清水秀,景色宜人。

最重要的是,这燕山的山腹是空心的,地底一百米之下,就有岩浆在滚动,火焰气息非常浓郁,适合杨云帆修炼。

对此,杨云帆十分满意。

“杨兄满意就行,小弟门内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先走一步。”

萧不易把杨云帆带到了地方,一刻也不想呆着,他跟杨云帆待在一起,总是容易想到被他暴揍的那一幕,这让他非常的难受!他怕继续待下去,一旦受什么刺激,会影响他的道心!“萧不易公子,还请留步!”

见到萧不易要走,杨云帆却是拉住了他。

在萧不易警惕的眼神之下,杨云帆诚恳道“我们之间,或许有一些误会。

其实这些误会,都是因为陀书崖的挑拨离间。

仔细算起来,我们也算不打不相识,以后更是有合作的机会。”

“杨云帆,你到底想说什么?”

萧不易微微皱眉。

他承认,他是因为听信了陀书崖的挑拨,才去刺杀杨云帆。

这件事,他确实有一些鲁莽。

事后他想明白之后,恨死了陀书崖。

不过现在陀书崖死了,他对陀书崖的仇恨也消失了了。

然而,杨云帆却在他面前活蹦乱跳的。

这让他时不时想起被杨云帆暴揍的画面。

能忍到现在不动怒,他觉得自己已经是非常有涵养了。

“我希望萧不易公子知道,我前来火云剑宫,也是有苦衷的。”

杨云帆微微叹息了一声,装出一副无可奈何的模样。

他确实无奈,那一头疑似永夜魔主的怪物,竟然可以附体在一个虚天境大圆满强者身上,这太可怕了!因为,存在一头怪物,就有可能存在第二头。

江陵郡之内,除了萧凌剑圣,因为踏入永恒境,灵魂之力强大,拥有识别这灵魂妖魔的能力,他的周围不可能存在这种怪物。

其他地方,杨云帆全都不放心。

所以,他才厚着脸皮前来火云剑宫。

“你有苦衷?”

萧不易心中冷笑,同时有一些鄙夷杨云帆。

你有个毛线苦衷?

你不过是仗着拳头硬,来欺负我这个弱小的!你等着吧,只要我爹回来,看你还能不能继续这么嚣张?

“是啊,我有苦衷。

不过,我终究是借用了公子家里的地盘。

这个房租费,我多少还是会付一些的。”

杨云帆一边说着,一边从自己的储物袋之中,拿出了三枚星辰石,递给萧不易。

嘴上说再多也没用,他希望用实际行动,对萧不易表达诚意!减少他对自己的恶感。

“你付我房租?”

“你当这里是什么地方?”

萧不易本想甩开杨云帆的手。

他感觉自己,受到了杨云帆打出的一万吨的羞辱!杨云帆这家伙,竟然给自己房租?

当自己是什么人?

包租婆吗?

真是太欠揍了!难道,仗着实力强,这家伙真的可以为所欲为吗?

“咦?”

“不对!”

“这是什么东西?”

“这不是普通的灵石,乳白色的光晕之下,波动着诡异的能量。”

只是,萧不易刚要严词拒绝,忽然眼睛一瞥,察觉到杨云帆拿出来的那些特殊的灵石,有一些不对劲!他一下子愣住了!这灵石的模样,看似半透明,时不时有一些星光闪烁,难道是玄天星石?

不过,这三枚玄天星石,怎么如此的温润如玉?

气息一点也不狂暴!这样的玄天星石,几乎只要随便淬炼一下,就可以萃取出道之气息,用来炼制星纹道丹了!



  

章节目录

最强神医混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九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歌并收藏最强神医混都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