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呛啷!”

一看萧不易的态度,火云剑宫的那八位修士瞬间凝神,手中的神剑开始悬浮起来,针对杨云帆一行人,充满敌意。

大有一言不合,就立马围殴杨云帆的态势!“萧不易公子,何必动怒?”

杨云帆却是微微一笑,风轻云淡道:“昨日你我相遇,虽然我有一些地方惹你不高兴了。

可你是剑圣公子,应该有大格局,不该对那些小事斤斤计较。

不然的话,萧凌剑圣也会没有面子的。”

“你说谁斤斤计较?”

萧不易听到这话,眉头一挑,气的脸上青筋都露出来。

狗日的杨云帆!你他么昨天把我卷入那个诡异的天书世界,差点活生生打死,现在让我不要计较?

你怎么不去死!“杨云帆,你确定自己没有失忆?”

看着杨云帆那好心劝慰自己的真诚样子,萧不易气的咬牙切齿,恨不得当场打死杨云帆。

这家伙,实在是太虚伪了,装的一副好人样,动起手来比谁都狠。

可惜,再生气,萧不易也不敢对杨云帆动手。

眼下,他父亲前往岐阳关支援,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火云剑宫之中,以他为首,实力也是以他为尊。

他很清楚,自己不是杨云帆的对手。

至于他身边的这八位护法,面对其他人的时候,或许可以占据人多的优势,可是,萧不易一想到杨云帆后面那一头玄武石兽,这家伙如果施展秘术,可以轻易的将他们困在天书世界当中。

在那个天书世界,人再多也毫无意义!也罢,忍了!不忍的话,也只是自取其辱!“失忆?”

“萧不易公子,我怎会失忆?”

看着萧不易脸色阴晴不定,最终吐出一口浊气强行忍了下来,杨云帆淡淡一笑,心中也是佩服对方。

“这一次来,可是带来了一份礼物。”

话音落下,杨云帆走上前,拍了拍萧不易的肩膀,在他的耳边,小声说了一句:“陀书崖,陀书易兄弟,得罪了你。

不过,公子放心,我刚才路过临江郡的时候,已经将他们两个都杀了。

从此之后,再不会有人,惹公子不开心了。”

什么鬼?

你杀他们,跟我有什么关系?

萧不易一脸无语。

可是很快,他猛然想起来,他被杨云帆打服了之后,放下狠话,希望杨云帆帮他杀了那两人。

只是,那些话,他只是想要杨云帆和陀书崖两边斗起来,来个你死我活,最好两边都伤亡惨重。

可是现在,杨云帆却毫发无损的跑来告诉他,陀书崖已经被他杀了!这一刻,萧不易公子脸色终于发生了变化,他认真的看着杨云帆,低声道:“你确定不是在开玩笑?

你真的杀了陀书崖?”

“千真万确!”

杨云帆一脸认真的回答,“不信的话,公子可以找人去验证一番。”

“杨云帆,你够狠!”

萧不易咧开了嘴角,想要笑,可他笑的却是比哭还难看。

陀书崖,可是一位虚天大圆满强者,有希望踏入永恒境,成为一方镇守使的。

眼下,却被他派人杀了!这个黑锅,他背定了!甩也甩不出去了!哪怕他告诉别人,这是杨云帆跟陀书崖的恩怨,别人也不会相信。

在其他人看来,杨云帆只是一个没有跟脚的修士,他除非发了疯,才会去杀陀书崖陀书易兄弟。

在有智商的人看来,真相应该是萧凌剑圣,不愿意陀书崖染指燕山,暗中找人去刺杀陀书崖。

不然的话,杨云帆为什么一杀完人,就跑来火云剑宫复命?

“公子,你这一招很妙!”

“属下很早就听说,陀书崖盯着燕山。

只是,主人不愿意背负以大欺小的骂名。”

“不过,若是公子出手,找人处理了他们,想必其他人便不会多说什么。

本来这燕山就是咱们火云剑宫的地盘,岂容他人染指?”

“陀书崖,死的活该!”

杨云帆刚才虽然说话故意压低了声音,装的很神秘,可他没有用更加隐蔽的神识传音。

他说的再小声,对于在场的虚天境修士来说,都像是用大喇叭广播一样,一个个都听得十分仔细。

更有意思的是,这八人听了这话之后,竟然一个个恭维起萧不易,觉得他做的非常对。

快刀斩乱麻!杀了陀书崖,就为他们火云剑宫,减少一个觊觎燕山宝物的人。

“你们,你们……唉……”一看宗门的八个护法这么一副态度,显然认定了杨云帆是听了自己的命令去对陀书崖下手的,萧不易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也罢!反正,陀书崖兄弟死了,对于父亲而言,也是一件好事。

起码,杀鸡儆猴之后,父亲不用再担心江陵郡还有其他修士,敢觊觎燕山矿脉下的神秘宝物。

以后,可以清净不少。

“等一等!!”

萧不易一脸便秘的接受了杨云帆泼下来的这一桶脏水,叹了一口气。

然后,他忽然想到了什么,声音发颤的看向杨云帆,追问道:“杨云帆,你除了杀掉陀书崖以及陀书易兄弟之外,有没有屠杀陀氏家族的其他人?”

萧不易感觉这一口黑锅,他是甩不掉了,于是便只能承受了。

但是,杨云帆如果搞了一次大屠杀,那这一个黑锅,他是说什么也要甩掉。

这个世界,虽然战乱频繁,可是有几条底线是不能突破的。

最重要的一条是,祸不及家人。

除非陀氏家族整个背叛了人族,投靠了妖魔一脉,陀氏家族这一脉才会被族灭。

“萧不易公子,还请放心。”

“在下做事是有底线的,只是杀了十几个顽固分子,陀氏家族的普通成员,一个也没动。”

杨云帆为了把这个黑锅,稳稳当当的按在萧不易的头上,这会儿表现的十分恭敬,就相当于是萧不易的手下一样。

“还好,还好……”萧不易得到杨云帆的保证,后背的冷汗,终于止住了。

到目前为止,情况还是可控的。

“等父亲在岐阳关挡住一次妖魔大军的攻击,为人族立下战功,那么陀书崖兄弟的死活,便不会有人再提起。”

“另外,只是付出了一本【妙缘丹书】,就借刀杀人,让杨云帆除掉陀书崖兄弟,父亲知道了,应该会夸奖我。”

不知不觉,萧不易居然开始主动背起了这一口杨云帆甩过来的黑锅,而且他还觉得,自己借刀杀人这一招,用的十分的不错。

  

章节目录

最强神医混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九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歌并收藏最强神医混都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