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

“玉阳宫方向,下雪了?”

杨云帆转身,正要进入书房,可他眼角的余光,却是发现了一丝不对劲。

在古城的中央,那一座巍峨的玉阳宫附近,天色阴沉下来,竟然开始飘雪了。

大雪纷飞,宛如是鹅毛一样,漫天飞舞。

“怎么回事?”

“今天这温度,不可能下雪啊!”

“这也太不讲道理了!”

看着玉阳宫方向,雪花漫天飞舞,而其他地方,却是干净的很,一片羽毛都没有落下,杨云帆心里一万个奇怪。

“簌簌……”

玉阳宫上空,鹅毛大雪不断落下,很快在穹顶之上,就覆盖上了厚厚的一层银装,白茫茫的,老远都可以看到。

“这好像是元素之力?”

“不好,一定是小黎出事了!!”

突然间,杨云帆脸色骤变,脑海之中想到了一个可能。

这反常的气候,分明是水元素之力波动,凝结成霜雪的景象。而在无终仙境之中,能够以自身意志,引动气象变化的,起码是虚天境强者!

虚天境,在这个世界,被人称为宗师级强者!

整个玉阳宫内,能够沟通水元素的,似乎只有小黎一个人。

“我得去看看!”

若是旁人,杨云帆才懒得理会,哪怕玉阳宫打碎了,也与他无关。

可是,涉及到叶青黎的一具化身,他可不敢大意。

“轰!”

下一刻,杨云帆体内气血沸腾,筋骨齐鸣,胸腹之中发出一阵虎豹雷音。

杨云帆猛地一个蹬踏,“啪”的一阵脆响,踩碎了一块石板,巨大的力量从大腿爆发,猛虎一般,他直接腾空而起,一步跃出去数百米,来到长街之上。

“刷刷刷!”

单凭肉身,杨云帆的速度也是极快,闪电般在长街之上奔跑。

一些实力弱的人,甚至连他的影子都看不到,只感觉一阵飓风从自己身边吹过,巨大的风压传来,让他们身子都稳不住。

“刷刷!”

杨云帆身影鬼魅,连续几个起伏,就来到了玉阳宫附近的一处民宅旁边,他躲在一个阴暗处,远远的窥视玉阳宫的方向。

“果然有古怪!”

玉阳宫门口,两座巨大的石狮子,立在宫殿之外。

杨云帆看到,原本开启的大门,此时却紧紧关闭着,同时有数倍于白天的卫兵,在大门两侧,手执兵戈,来回巡逻,不让闲人进入。

这些守卫,可难不倒杨云帆。

“潜入进去,看看情况。”

很快,杨云帆运转体内的混沌之力,将自己的气息彻底屏蔽。

以他至尊境大圆满的灵魂境界,神识修为虽然因为此地的法则限定,不能外放探索,可是用来控制自己的身体气息,还是轻而易举。

屏蔽了气息,加上他的身法,完全可以避开这些卫兵。

“刷刷!”

借着黑夜的掩护,杨云帆几个起落,便跃入到了玉阳宫之中,然后躲开巡逻队伍,朝着主殿方向而去。

“陀书易,你这个卑鄙小人!”

“宗主不在,你作为副宗主,不能做到赏罚分明,反而贪墨我的功劳,将原本属于我的封地,敕封给你的儿子!”

“我一万个不服气!”

很快,杨云帆就听到,在主殿之中,传来一阵阵怒吼声。

伴随着这些叱问,还有一阵阵白茫茫的霜雪气息,弥漫出来,将整个玉阳宫笼罩。

这是小黎的声音。

她因为受到欺骗,变得愤怒无比,像是一头雌虎在咆哮!

“轰!”

只是,很快,小黎的咆哮声却被一道奔雷般的掌印打断。

轰的一声巨响之中,杨云帆看到,一位瘦削的青衫少女,被一掌打飞了出来,她小小的身体,撞在广场上的一根柱子三,直接将柱子撞的粉碎!

虽然卸去了一大半的掌力,可小黎还在大殿外的广场上,狼狈的翻滚了几圈,这才停了下来。

“叮叮!”

很快,还有两柄断剑,叮当一下,被人折断,直接扔了出来。

两柄剑落在地上,一青一红,剑上还有一丝残留的冰雪气息,正是小黎身边的两柄飞剑。

“叶青黎!”一位红袍男子,从大殿之中走出,他居高临下瞪着叶青黎,冷冽道:“本座乃玉阳宫副宗主,你不过是一个普通内门弟子,虽有微末功劳,然而,今日你竟敢以下犯上,刺

杀本座,简直罪无可赦!”

“按照门规,本座今日将你逐出玉阳宫。”

这一位红袍男子站在主殿之外,周身游动着恐怖的火焰气息,如同是一座爆发的火山,气势惊人。

叶青黎在他明前,就像是萤火碰上了皓月,根本不在一个层次。

“逐我出宗门?你没有这个权利!”叶青黎抬起头来,愤怒的目光在黑夜之中,冰冷的有一些吓人。

“呵……”

那红袍男子冷笑一声,然后大袖一挥,对黑暗中的两道身影,下令道:“左右护法,废去她的修为,免得她怀恨在心,报复玉阳宫。”

“是,副宗主!”

陀书易话音落下之后,很快,就有一黑一白两道身影,踏空而来,这两人周身都有着浓郁的风元素气息在流转,显然也是虚天境宗师。

玉阳宫大部分的虚天境修士,都已经分封到了外地,当一个府城的镇守使。

留在这郡城总部的,只有这三人。

很明显,副宗主陀书易联合其他两人,设下了一个陷阱,就等小黎来自投罗网。

至于原因——

刚才,小黎已经一口说出来,副宗主陀书易假公济私,准备将小黎在神魔战场上的功劳,全部放在他的儿子头上。

更准备将小黎的封地,敕封给他的儿子。

玉阳宫,虽然是本地最大的宗门,可手底下的封地,也是有限的。

这么多年来,玉阳宫一直镇守江陵郡,培养了不少人才,可是,江陵郡之外,三面环绕的乃是一座魔族掌控的山脉。

除非杀光这山脉之中的魔族,不然,玉阳宫,根本无法向外拓展了。最近这一千年下来,玉阳宫麾下掌控的地盘,不但没有增加,反而被魔族占据了一些。

这导致,玉阳宫拥有的封地变得十分的紧俏。

而小黎所要的这一块封地,乃是副宗主陀书易老早就看中,准备留着,封赏给他儿子的。

只不过,小黎完成任务的速度更快,比他儿子更早一步回到了宗门。

这一块封地,是玉阳宫的最后一块府城封地,一旦敕封给小黎,那么,他的儿子,可就没有封地可以敕封了。

其结局,顶多只能在门中当一个闲散的长老。

这个结局,比起敕封在外,当一个府城的镇守使,可要差了不少。

陀书易,明显不愿意让自己的儿子,活的如此窝囊!

只有掌握一块封地,才能真正建立属于自己的势力。不然,就像是狗一样,被玉阳宫宗主拴在这郡城当中,什么事也做不成。

“小黎,别怪我们。”

一黑一白两大护法,早已经被副宗主收买,不过他们心中也有一些不忍心。

毕竟,小黎是他们看着长大的,而且天赋根骨俱佳,日后说不定有望踏入永恒,成为一代传奇!

可惜了。

玉阳宫还是太小了一些。

“为什么要杀我?给我一个理由!”

叶青黎目光赤红一片,死死盯着三个人。

她二十岁不到,就踏入虚天境,堪称天骄。

她又在神魔战场上立下大功,震惊十八郡大军,这些都是光耀宗门的事情,为什么他们三人反而要迫不及待的杀了自己?

这本该是一个皆大欢喜的结局啊。

叶青黎心中十分不解。她一直沉溺于修炼,修为进步神速,对于这种勾心斗角的事情,反而有一些看不清楚。

“小黎,别多问,安静上路吧。”

两人对视一眼,走到叶青黎旁边,眼中的同情和无奈消散无踪,仅剩下的便是浓郁的杀意!

“死!”

他们一人抬起一掌,两道掌印之中,黑白气息游走,逐渐形成了一个诡异的符印,这符印,对于灵魂之力,有着超强的破坏力!

只要修为不到永恒境界,中了这一掌,灵魂都要崩碎!

这个世界的修士,哪怕修炼到虚天境,灵魂也很脆弱,一旦被击伤,很难恢复。

“谁敢!”

就在这时,杨云帆发出一阵怒吼,从阴暗的角落里,直接暴起。

身为至尊大圆满强者,虽然肉身实力不足,可杨云帆的体内,还有玄之又玄的道之气息可以动用。

“哗啦!”

此时,在道之气息灌注之下,他手中的一枚【大】字天珠,直接融化,金灿灿的光芒,漫天闪烁,最终演化成了一道惊人的掌印,横空绽放。

“轰!”

因为肉身的实力不到虚天境,杨云帆无法让神识外延,自然无法以天地之力演化出番天符印,此事,他只能用蛮力强行打出这一枚【大】字天珠。

不过,【大】字天珠,没有让杨云帆失望。

哪怕无法演化出番天符印,可它本身也拥有着一缕自己的道纹,此时在道之气息的加持之下,这一缕道纹自然的演化,发出刺目的金色光华,

轰的一下,一道惊天巨掌,对准了一个护法,当头拍去。威势十分恐怖!

  

章节目录

最强神医混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九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歌并收藏最强神医混都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