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去病一听这话,顿时默然无语。br>

灵兽这东西,你既然要养,那就好好看住。看不住被人宰了,内丹肯定是被人取走了。

这就好比你把一条狗养的肥硕无比,也不拴在家里,任凭它在路上溜达。遇到喜欢狗肉的,这狗还能活的过三天?

不过,蓬莱阁跟炎黄铁卫的关系还算不错,李去病身为地主,帮忙抓贼,义不容辞道:“松鹤真人若是需要我炎黄铁卫帮忙,还请吩咐。”

“那就多谢李铁卫了!”飞鳇真人真心感谢道。

这时候,飞鳇真人往旁边一瞥,一眼就看到了李元河。这李元河精神不佳,目光呆滞,一看就是病人。他看起来痴痴傻傻,可能站在李去病的旁边,而且跟李去病面貌有七八分相似,估计是他兄弟。

李去病说了帮自己的忙,飞鳇真人十分感激,这时候遇到他兄弟生病,如果自己帮忙,岂不是会让他更加全心全意帮自己抓贼?

有这么个好机会,飞鳇真人怎么会放过?

“这位先生,他面色不佳,在下刚好在医道上有所研究,不如让我试一试?”说完,飞蝗真人不等李去病等人答应,却是直接走过去,伸出手搭了个脉。

李老和李去病,纷纷大喜!

这飞蝗真人名声在外,百年前就已经有偌大名声,后来大家才知道,他是蓬莱阁的修士。不过,蓬莱阁孤悬海外,处于蓬莱秘境当中,很少有人能找到,所以普通人根本不知道这飞蝗这人医术多高。

而李老和李去病,这些位居权力中心的人,自然是明白的。

飞蝗真人,五十年前就是筑基境修士了。论医术,在蓬莱阁一脉的诸多长老之中,也能排进前五了。

他们都无比期待的看着飞蝗真人。

可是,飞鳇真人诊完了脉,眉头却皱成一个大大的川字!

失策了!

这病竟然这么难治疗。

清窍失灵,寒热相战,简直没办法用药啊!

用热药驱寒,必然导致心火作,说不定当场就成了真傻子!用寒药去泄体内邪火,又会导致寒邪内陷,反过来又要再去扶助元气。这样,最后反反复复,就变成一个元气空耗的局面。

元气是生命之本,不能空耗啊。

真是见鬼了!

飞蝗真人本以为自己出面,无论对方什么毛病,应该都能医好。

这世俗界的毛病,除了癌症,其他毛病,基本上难不倒他。可是谁想到,他随便找个病人,竟然是这么难治的毛病。

“真人,如何?我儿子的病,可能医治?”李老有些期待的问道。

虽然杨云帆已经开始医治了。不过,飞蝗真人名声在外,而且是久负盛名,他当然更期待飞蝗真人的医术。

李去病也是如此相信飞蝗真人,此时不由笑着道:“父亲,你可能不知道,飞蝗真人当年只用一株草药,就治愈李家村瘟疫传染的三百人。过去三十年了,这件事情依旧在川西之地广为流传。我大哥这毛病,对于飞蝗真人来说,是小菜一碟。”

飞蝗真人的面色十分尴尬。

这哪里是小病啊,这病看起来是不难,换成是修士,他随便治疗就治好了。可是这病人是个普通人,而且还是体质很弱的普通人,他要是随便开药,说不定药效太强,直接把病人给医死了。

头疼,真是头疼!

现在,飞蝗真人实在是骑虎难下了。

这方子不好开,可是,被李去病一吹捧,他要是不开一个,面子上就过不去。想他堂堂飞蝗真人,如果就此承认,无法医治,这岂不是笑话?

他想了半天,终于提笔写了个方子。

两害权衡取其轻,他开了个泄心肝两经郁火的方子,但怕元气内陷,又加入了几味扶助元气的药。

这种方子,犹如饮鸩止渴,就像一只打火机,你把火吹灭了,可气还在滋滋地冒,一遇到火星它又着了,最后气冒光了,火才会灭,但打火机也废了。

飞鳇真人斟酌再三,才把方子递了过去。

李老和李去病没动,陈雄连忙拿过来一看,不由咦了一声,道:“以前我好像看过同样一个方子?”

陈雄跟着李老十几年,给李元河看病的医生就跟韭菜一样,一波接一波。当然,大部分医生是不敢开药的。有些医生开了药,他们自然不会让李元河随便服用,就找几个老资格御医,辩证一番。

这中药配方,只要一辩证,就会引各种流派的争吵。

后来陈雄也明白了,只要几个御医一争吵,谁也说服不了谁,那么,这药方多半没用。

看陈雄面色古怪,李老也是人精,立马意识到,陈雄估计之前看到过同样的药方。而且,还是没用的那种药方。

这飞蝗真人,估计是在搪塞自己!

不过,飞蝗真人地位然,李老也无法直接怒,只能隐忍着怒气,问道:“飞蝗真人,如果按照你这个药抓药,我儿子多久能痊愈?”

“这……”

飞鳇真人顿时无言以对。

这方子怎么可能治好病呢,顶多就是让疯癫不至于再严重就是了。

不过,他相信就算是换了别的医生,恐怕面对这种病症,恐怕也没什么好办法。

“咦,这位道长是谁?”

就在这时,杨云帆端着自己的药剂出来了。

“小杨医生,你的药剂煎好了?”李老的态度比刚才亲切了不少。

飞蝗真人都医不好的毛病,这杨云帆竟然说三个小时就能解决。这医术得高到什么地方去?这种人物,恐怕百年都不出一个。自己有幸,竟然能碰到这么一个扁鹊一样的神话人物。

“嗯,药剂煎好了。刚才的丹丸,其实除了补气,最根本的,是泄去李元河心肝两经内的邪火。现在,我这副寒药,煎好了,再让他服用下去。就能彻底化去他的邪火。”

杨云帆一边说,一边拿出针灸包,道:“等会儿,我再用银针,为他阴阳调和一下。应该就没什么问题了。”

飞鳇真人在旁冷眼观看。

这小医生是谁?好大的口气!

这病我都不敢包治,他竟然敢说阴阳调和?我倒是要看看,等会儿这小家伙闯下大祸后该怎么收场?

  

章节目录

最强神医混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九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歌并收藏最强神医混都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