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云帆说是来巡视药田,其实是来这里看看,能不能找到治疗李元河的药材。

李老不由感慨道:“小杨医生,你这人不错。虽然嘴巴如刀不饶人,但是心地挺好,也不记仇。”

杨云帆收拾了一株草珊瑚,又找了一些其他药材,站起来,笑道:“李老,你说我不记仇,这点我很同意。因为,一般有仇,我当场就报了。”

李老想了想刚才的事情,还真是如此。

这个杨云帆,那是一点亏都不肯吃。那个刘医生只是说了他几句,杨云帆的反击却让那个刘医生下半辈子都完了。把自己儿子治坏了,李老是绝对不会放过那个刘医生的!

杨云帆换了一个大棚,又继续找了几株药材,零零散散的,已经装了一大袋子了,李老毕竟年纪大了,跟着走了几步,有些体力不支,就像回去了。

杨云帆也不管他们,继续巡视自己的领地。

这片药田,足足有几十亩,大棚搭建起来,从山顶上看,鳞次栉比的大棚,十分漂亮。走到里面来,各种草药,蓬勃生长,感受到那茁壮成长的生命力,杨云帆心里就一阵舒坦。

“这些草药,全都是本少爷的!以后要炼制什么丹药,再也不用全国各地找人去购买了。光这里种植的,基本就够用了!”杨云帆看着这一大片的药田,几乎什么药材都有种植。

当然,最珍贵的一些百年人参,千年何乌什么的,杨云帆还是种在自己家的院子里面。

一来,那里是他修行时间最多的地方,灵气充足。

第二,那里有一天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巡逻,安全性更高一些。

最重要的第三点,因为这些珍贵药材,杨云帆一般是自己用的。用来炼制一些丹药,而不会直接拿来给人治病。

掂量了一下手里的草药袋子,杨云帆心道:“嗯,李元河的毛病,差不多这些药材就足够了。”

……

杨云帆提着药材,从大棚里面走出来。

他一出来,就闻到一股扑面而来的肉香味,远远的,他就看到许强等人在摆弄那些野味了。

杨云帆的肚子,顿时咕噜噜的叫了起来,他赶忙加快了脚步。

“杨医生,你回来了。”看到杨云帆提着草药回来,李德星忙上去把草药接过来,然后看杨云帆的眼睛一直往厨房那边看,不由心领神会笑道:“怎么样,杨医生,这香味还可以吧?”

“老远我就闻到了。李上校,你们这厨子不错啊。”杨云帆舔了舔嘴巴,闻着肉香味就让人受不了。这厨子的手艺,可见是真不错。

另外一边,李老指挥着一些特卫:“抬出来,把桌子抬出来,里面就那么点大位置,一群人怎么吃饭?”

李老这国家元,此时就跟乡里村间的老大爷一样,拄着拐杖指挥着小年轻干活。抛去他的职务,其实他跟一些乡间的族老,也没什么太大的区别。为儿子寻医治病,冬至时节去祭祖上坟,还有那死要面子不服软的性格。

……

这时候,林建国正好坐着吉普车找到了杨云帆的药田位置。

他老远的看到那农庄院子里面,人声鼎沸。当中那一个,拄着拐杖,穿着中山装的人,不就是他的老领导,李老吗?

“我的天!李老竟然在指挥他们搬桌子?”

林建国有些咂舌。他可从没见到过,李老还有这一面。他可是一向威严无比,冷面寡言的军委大佬啊,这会儿怎么跟乡里村间的老大爷一样?

桌子椅子摆好了,大鱼大肉也摆上了,杨云帆请李老坐中央主位,然后吩咐蛇羽去拿什么东西。

林建国站得远,看不清楚,只看到杨云帆让他手下拿来一瓶老酒,这酒似乎刚出土,还带着泥。

只是,这盖子一掀开,即使隔着一个大院子,林建国都闻到了这酒香味。一下子,他就忍不住了。这里面的人大鱼大肉,好酒好菜的吃着,他在外面守着,这太不是滋味了。

他也不管李老是不是会怪罪,自顾推开门,走了进去。

“李老!”林建国行了个军礼,道。

李老看了一眼,笑道:“建国,你也来了?坐下,一起吃点吧。”

如此和蔼的李老,林建国是第一次遇到。他不由有些受宠若惊。他看了杨云帆一眼,知道,李老对自己这么客气,肯定是因为杨云帆的缘故。

李老这辈子站在权力巅峰,什么都享受过了,如今最大的心愿,就是治好李元河的病。

杨云帆现在是唯一能满足他愿望的人。

林建国自然知道这一点,心中也不由庆幸。幸亏自己女儿厉害,早早就认识了杨云帆。要是不然,按照杨云帆那臭脾气,自己这面子,在他那里,还真不好使。

不过,敢不给自己面子,同样也说明,这杨云帆,那是真有本事!

……

吃完饭了,杨云帆伸了伸懒腰,道:“吃了你们一顿饭,我也该开工了!”

李德星上校立马出现在一旁,道:“杨医生,您请吩咐?”

杨云帆摆摆手,道:“蛇羽!”

“主人,有何吩咐?”蛇羽悄无声息的出现在杨云帆的身后。

这让李德星吓了一跳。

而一旁的李去病眼睛也是微微一眯,暗道:这人的身法好诡异,不像是我华夏正统。倒是有佛国瑜珈术的一丝神韵。

蛇羽修炼的是婆罗门神教的一门秘典《天蛇缚杀术》,这门功法学习的是巨蛇缚杀敌人的意境。蛇类捕食,既不像老虎那般吼叫,也不像群狼那边疯狂。只是静静埋伏,雷霆一击。

蛇是孤僻的冷血动物,修炼这门功法之后,除了杨云帆之外,蛇羽一般跟其他人也不亲近。

而且他不说话时,就连李去病这样的高手,也没有注意到,这是一个十分厉害的高手。

“一口大锅,一口小砂锅。我要煎两种药。冷热齐治,双管齐下!”

杨云帆拿起纸币,快写下一行字,递给李老,道:“李老,这是药方,药性比较猛烈,有一定的危险。是否服用,您找人斟酌一下。”

  

章节目录

最强神医混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九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歌并收藏最强神医混都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