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过,这个藤脉生命很不一般。

被混沌神魔分身如此猛揍,它也没有立马死亡,而是凭借着顽强的生命力,硬生生扛下来了。

只是,混沌神魔分身已经打碎了它的外壳,连生命核心都暴露出来了,它知道自己已经支撑不住了。

“大人饶命啊!别再打了!我错了……你杀了我,混沌神雷就会落下,你也要死。”那藤脉生命发出连连哀求,最后它连此地最核心的秘密都说出来了。

“你真是一个废物!”

“我都没有用力,为了保留体力,只用了一成力量打你,这都承受不住。就这么一点实力,你也敢偷袭我?”

听到对方求饶,混沌神魔分身停下拳头。

“咔嚓!”

下一刻,他冷哼了一声,顺着这藤脉生命波动的位置,大手直接插入地里,然后抓住了一个软乎乎的东西,咔的一下,往上一拉。

“嗤啦啦……”

很快,一团粘乎乎,充满汁液的翠绿色光球,被他从地底一把抓了出来。

“这便是你的灵魂核心所在?”

混沌神魔分身手抓着这一团翠绿色光球,轻轻掂量,语气冷厉道:“现在,我有话问你。若是你不老实交代,我就捏爆你的灵魂核心,让你魂飞魄散!”

“大人,别这样,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那藤脉生命被混沌神魔分身捏住了灵魂核心,而且确实感应到了混沌神魔分身的杀意,它不由恐惧无比,开始大声求饶。

“我一路上来,遇到不少灵种果树,品种都很不凡,怎么这些植物都没有灵智?只有你不一样,觉醒了灵智……告诉我,为什么!”

对此,杨云帆有一些不解。

以他过往的经验,越是灵韵不凡的灵树或者灵草,觉醒灵智越是容易,尤其是在这种没有外界打扰的密境之中。

“这个,不好说……”

谁知道那藤脉生命,竟然吞吞吐吐起来。

“不好说?不到黄河心不死,看来,你是想死!”见此,杨云帆冷哼了一声,大手用力,直接捏的那藤脉生命的灵魂核心扭曲,咔咔发出脆响,几乎要崩碎。

“别杀我!我说,我说!”

一看这情况,那藤脉生命哪里还敢怠慢,快速解释道:“不瞒大人,那些灵种无法诞生灵智,是因为山上每隔一段时间,就有一位小姑娘下山来,抽取它们的灵魂之力,似乎要炼制什么。”

什么?

抽取灵魂之力,拿回去炼制?

这怎么可能?

莫非这山顶上,住着一位精通灵魂法则的无上强者?

听到藤脉生命的话,杨云帆只是随意一联想,顿时意识到,事情大条了!

哪怕是精通灵魂法则的至尊强者,也只可以根据自己推演出来的道纹,施展一些灵魂秘术,比如治疗灵魂伤势,或者毁灭其他人的灵魂。

杨云帆的本尊,便掌握了【六合追魂帖】,【御魂咒印

】这些对灵魂具有特殊效果的秘术!

不谦虚的说,杨云帆也算是精通灵魂法则。

可是,若是有人让他去抽取别人的灵魂之力……他肯定一脸懵逼!

抽血,他倒是会。

抽取灵魂之力?

什么鬼!

至于更进一步,抽取别人的灵魂之力,收集起来,去炼制丹药或者神兵利器的……尼玛,这种手段,实在是太牛逼了,简直无法想象!

“那你呢?既然灵魂之力会被抽取,你是怎么诞生灵智的?”回过神来,杨云帆忽然目光灼灼的盯着那个藤脉生命,对这家伙的话产生了一些怀疑。

“我刚诞生灵智的时候,一直躲在地下,所以没有被发现。”

“等我的灵智完全成熟了,那一位姑娘发现了我,不过她没有对我出手,而是说了一句,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就放过了我。”

“还有……”

那一个藤脉生命说到这里,又开始欲言又止。

同时,杨云帆发现,它的灵魂波动开始变得剧烈起来,灵魂之力不时扭曲,明显这家伙心里活动十分的剧烈。

“还有什么?说!”

不知道为何,杨云帆意识到了不好,他连连追问道。

“还有……那一位姑娘,让我守在这里,一旦发现外人登山,便在第一时间给她通风报信!”

那藤脉生命虽然诞生了灵智,可心思还比较单纯,不怎么会撒谎,此时它被杨云帆一声厉吼,吓得把心里的秘密都说了出来。

“你已经通风报信了?”

杨云帆抓着那个植物生命的灵魂核心,忍不住语气激动起来。

现在,他还抱有一丝奢望,希望这家伙还没来得及通风报信。

“嗯。在你躲过我第一下攻击的时候,我就给那一位姑娘通风报信了。现在她已经知道了你们这一行人的存在。”

藤脉生命似乎被杨云帆吓到了,老老实实承认道。

“靠!”

听到这话,杨云帆只觉得自己受了严重的内伤,一口老血憋在胸口,闷的发慌。

他现在,恨不得一下子,将这个植物生命的灵魂核心捏爆了,以此来发泄心头不爽。

可他回头一想,这个植物生命似乎也没有做错什么,另外,自己问它什么问题,它也都老老实实交代了。

忠于职守,又很识时务,这家伙老实的让人挑不出刺来。

“我真的想弄死你!”

杨云帆现在看这个藤脉生命,心里就很不爽。

不过,这些已经是小事了。

这里的事情,已经被那个神秘的小姑娘的知晓。

而那一位小姑娘,杨云帆猜测,对方应该是两界山内的守护者。

一个精通灵魂法则,可以轻易抽取别人灵魂之力的强者,不是他可以对付的。

“我再问你一个问题。”

不过此时,杨云帆还是不死心,他继续询问道:“你通风报信之后,那以为姑娘,她可曾发怒训斥,或者说什么要杀光我们

的话?”

“没有。”

那个藤脉生命想了想,最终摇头道:“那个姑娘虽然说了几句话,可却没有任何的不满,而是有一些哀叹,自顾自怜。”

哀叹,自顾自怜?

这都是什么跟什么?

这两种情绪,绝不是一个无上强者的心态!

不过,有鉴于这个藤脉生命之前给杨云帆的老实印象,杨云帆觉得,它应该没有说谎。

此时,杨云帆的心中,不禁出现一个画面,一个娇美女子,对镜梳妆,时而皱眉低叹,时而自顾自怜。

“你告诉我,她到底说了什么?”

杨云帆现在十分好奇,那个姑娘在知道自己这一行人进入两界山之后,还采摘了如此多的灵果,她会说些什么。

“紫陌红尘拂面来,无人不道看花回。两界山上桃千树,尽是沈郎去后栽……”那藤脉生命没头没脑的咏叹了一首桃花诗。

“什么意思?”

“你这家伙莫名的吟诗做什么?你是不是在耍我?”

杨云帆无语了,自己问这个藤脉生命,那个姑娘说了什么,这家伙无缘无故的开始吟诗作对,简直找揍!

刷!

下一刻,杨云帆作势就要抡起拳头揍它。

“别动手,大人别动手!”

那藤脉生命已经被杨云帆揍怕了,这会儿一看他的拳头就求饶道:“大人,我没有耍你。那姑娘知道你们来了之后,就自顾自怜语气哀叹说了这么一番话。只是,到底什么意思,我也不懂。”

你当然不懂!

俗话说的好,女人心海底针,而这一位两界山的守护者,貌似还是一个文艺女青年,这就更难让人懂了。

“桃花诗。”

“两界山。”

这两个关键词,杨云帆心中有一些猜测。

他猜测那一位神秘女子的意思,应该是在说,两界山的桃花很美,所以有喜欢桃树的人,在这里种了不少桃树。

其中肯定有一株,乃是自己想要的始祖桃木。

只是——

“沈郎……两界山上桃千树,尽是沈郎去后栽……尼玛,这个沈郎是谁?”杨云帆现在心里冒出无数个问号。

这个沈郎,应该是所有问题的终极答案!

(本章完)

  

章节目录

最强神医混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九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歌并收藏最强神医混都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