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漆黑的夜空之上,银月高悬,淡淡的月光,为大地披上了一层银纱,看上去分外神秘。经过白日的喧哗之后,热闹的湘潭市在午夜之后,也是陷入了一片黑暗与寂静。

这时候,杨云帆在家里耐心的教导叶轻雪打坐修炼,指点着她的不足,叶轻雪也循序渐进的开始享受起来了,修行的美妙。那种灵气充溢整个身体,让人轻飘飘的感觉,实在是太爽了。

而此时此刻,在湘潭市的另外一端,蛮杀和阔远两个师兄弟,脸上却是充满了阴狠之色。

“真是太可恨了!想不到这个杨云帆,竟然是筑基境界!这一次情报失误,差点让我们都死在这里。”蛮杀的眼神阴鸠,就像是一匹受伤的野狼,散着阴狠无比的气息。

他的旁边,阔远忍者疼痛,将被杨云帆打断的手指,一个个包扎起来。

十指连心,那种痛苦,实在是难以忍受,他疼的额头全是汗水。

“还有李烨那个混蛋,死了都不让别人安稳。他一个被逐出师门的废物,居然去惹筑基境界的修士?今天要不是那个女人在旁边,让杨云帆分了心,我们两个,恐怕也逃不出来。”

蛮杀叹了一口气,道:“事到如今,光靠我们两个,还有河西一窟鬼那群废物,看来是对付不了杨云帆了。”

回过头,蛮杀看着阔远包扎的手指,道:“师弟,你的手怎么样了?要不要紧?”

他们是引气境界修士,体内灵气十分神妙,别说是手指断开,就算是身上被砍了一刀,只要运用灵气,伤口也很快就会好转。

“不,别碰!”

蛮杀想去碰阔远的手指,阔远立马想要阻拦。

不过,还是迟了。

“砰!”

蛮杀一碰到那手指,只觉得自己好像也被大锤重击了一下,忍不住后退了好几步,面色满是不可思议:“怎么会这样?你手指上,竟然还残留着他的符文印记攻击?”

阔远疼的龇牙咧嘴,根本说不出话来。过了好久,他才脸色苍白的道:“他那一指,并不是为了打断我的手。而是将他的符文印记,灌注进我的手指之中。现在,我的手指就跟压了一座山一样,痛的难以忍受。”

“杨云帆!此仇不报,誓不为人!等我阔远进入筑基境界,我一定要报仇雪恨!”阔远眼中闪烁着无比疯狂的怨念。他有无数次,想把自己手指砍了,一了百了。不过强大的意志力,让他忍受下来。

忽然间,阔远忽然想到了什么,苍白的脸上却失笑起来:“我真是太蠢了!差点忘记了。杨云帆是筑基境界,怎么可以混迹在世俗之中?这件事,只要我们通过师门,正大光明的告知厉禁元君!想必,不用我们出面,厉禁元君就会派人找杨云帆麻烦!”

厉禁元君有明确规定,修真界中,筑基境界的修士,不能在世俗界行走。

虽然有些修士也会偷偷违背这条规定,可是没有被当场抓住,这条法规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可是,杨云帆直接住在湘潭市,而且还搞那么大的阵仗。被厉禁元君知道,估计讨不了好。

“没错!只要厉禁元君派人来,那杨云帆就算不死也要脱层皮!”一旁的蛮杀听到这话,简直心花怒放,哈哈大笑起来。一天的憋屈,终于一扫而空。他等着杨云帆倒霉的那天!

“事不宜迟,我们赶紧通知宗门!”

阔远拿出手机,赶紧通知幽魂宗这件事。

……

京城。

一座古朴的四合院之中,爬山虎绕墙头,缠着簇簇牵牛花,在风中摇曳。门廊下有一株腊梅花,低头掩门,含苞待放。

院落中央,一片荷花池,虽然是冬季,这夏天荷花却没有枯萎,不蔓不枝,香远益清。

这院子静谧无比,两盏孤灯,却在院中的荷花池旁的凉亭里昏暗闪烁。

“叶修啊,这局棋,你看来是输定了。大龙都被我屠了,你还要走下去吗?”凉亭之内,一个身穿道袍,下颚留着一颌黑色短须,不怒自威的中年人,将黑子“啪嗒”放上棋盘,原本一片大好的白子,却被硬生生截断了大龙,无力回天。

“元君,你就算下赢了我,也没什么意思。我就一个臭棋篓子。”在那个中年人对面,却是一个看起来七十多岁的老人,头花白,不过精神矍铄。只不过,这人若是仔细看,竟然与叶轻雪在眉宇之间有一些相似。

那中年道人一边将棋盘收拾起来,一边苦笑道:“唉,除了你还会偶尔陪我下棋。其他人,恐怕也找不到了。一个个看到我,就跟老鼠看到猫一样。再过几年,恐怕你也无法陪我了。”

那老人却爽朗一笑道:“岁月不饶人啊。我也七十八岁了。人生七十古来稀,我这辈子也就这样了,没什么可惜的。一辈子卡在引气境界,你不嫌我这个师弟给你堂堂厉禁元君丢人就好。”

原来这个中年人,竟然就是厉禁元君!

华夏国第一修士!

“元君!”

就在这时,有一个守卫过来禀告道:“三级警报!”

厉禁元君将重要警报分为几个级别。一级警报,就是关乎人类灭绝,华夏亡国这样的大事情。而二级警报,则是某个门阀联合修真界大门派造反,危害国家的大事情。至于三级警报,则是某个强大修士或者某个厉害妖兽,出现在华夏国众多人口的聚集地,可能引某地大灾难的。

“难道是东海妖兽又引大地震?”厉禁元君不由道。

那个守卫摇头道:“不是的。元君。是幽魂宗历练弟子通过宗门传来警报,说是在湘潭市现筑基境修行者不守规矩,常年居住在市区内。而且拿活人做实验,研制药物,已经有大半年了。”

“嗯?竟然有人这么大胆子,拿活人做药物试验?”厉禁元君眼睛一眯,周围的空气顿时冷了下来。

那守卫面色古怪的看了一眼旁边的叶修,最后还是实话实说道:“这个,幽魂宗报告说,那个修士叫杨云帆。”

“杨云帆?我家轻雪的老公?”旁边的老者却是一愣。他就是叶轻雪的二爷爷,叶修。

如果杨云帆在这里,一定会认出来,这个老者,就是当初跟他一起去赌石的那个叶老伯。

  

章节目录

最强神医混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九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歌并收藏最强神医混都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