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杨云帆跟随着纳兰熏抵达验尸房的时候,刑警队的马警官,早已经是在验尸房外面等候着他们了。

“纳兰队长,杨医生,这次真是麻烦你们了。”马警官十分客气道。

本来出了命案,就是有刑警队负责的。纳兰熏是属于武警系统的。不过因为纳兰熏的威名和爱管闲事的特征,一般湘潭市要是出了什么大事,就算是刑警队不通知她,她也会出面。

毕竟,除了武警大队长这个职务之外,她还是国安局特别行动处的成员。说实话,整个湘潭市都属于她的监管范伟。出了事情,政府官员可以推诿,她隶属于国安局行动处,本身属于职能部门,是国家最后一道屏障,可无法推诿。

因为杨云帆也算是湘潭市的名人了,而且跟警察局关系良好,所以马警官对杨云帆并不陌生,甚至还咧嘴笑了笑。

这个笑容,让周围的刑警们很是震惊。

因为他们跟了马警官这么多年,可是很少能够在他的脸上见到笑容呢。

和马警官握了握手,寒暄了两句后说明来意之后,杨云帆问道:“马警官,受害者的尸体在哪儿,能不能带我去看看?”

“就在验尸房里面,请随我来吧。”马警官转身,领着杨云帆和纳兰熏,走进了验尸房。

……

“我靠!真是熏死我了。”

一走进验尸房,顿时就有一股消毒水混杂着福尔马林的气味迎面而来,熏得让人头昏眼花,睁不开眼睛。

杨云帆早就关闭了灵觉,所以什么都没感觉到。

马警官是知道这股味道的,所以一早就屏住了呼吸。

唯独纳兰熏大大咧咧的走进来,差点没被这股味道给熏吐了。她赶紧捂住嘴巴,示意杨云帆快点。

杨云帆看她狼狈的模样,不由觉得好笑,咧了咧嘴吧,然后慢悠悠的戴上无菌手套,这才开始检查。

房间内,四具尸体一字排开,掀开白布之后,就是**裸的,什么都没穿。

杨云帆走到了这四具尸体的旁边,先是绕着它们走了一圈,随后将手放在了心前区的位置,以特殊的手法触摸了几下。感受了一下他们心脏区域的肌肉纤维。

“这是在干嘛?”纳兰熏和马警官相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睛里面看到了疑惑。

他们显然是不明白,杨云帆这样做,究竟是个什么意思。

杨云帆绕着这四具尸体,这里看看,那里摸摸,一刻钟之后,他摘下了无菌手套。

“杨云帆,怎么样,有什么现吗?”纳兰熏满心期待的询问道。

杨云帆说道:“四个受害者的死亡时间,并不是在同一个时间段来。最左边的这个人,死的时间最早,大概是昨天晚上十点左右。而这个旁边的胖子,死亡时间最迟,是在今天早上九点。”

在验尸房里,除了纳兰熏和马警官之外,还有着两名法医。

此刻,那两名法医听见了杨云帆的话,其中一个法医皱着眉头说道:“这不可能呀,根据我们之前的验尸结果。这四具尸体,无论是尸斑、尸僵、还是角膜、嘴唇和瞳孔的情况,都是一致的。他们的死亡时间,都应该是在今天早上的八点到九点之间啊。不可能是间隔的这么久啊!”

纳兰熏和马警官都没有说话,只是抬头望着杨云帆,等待他给出解释。

杨云帆果然是没有让他们失望,沉声回答道:“理由其实很简单,这四个人,都不是死于突心肌梗塞。而是被人直接打中了心脏,损坏了心脏,并且还伪装出了心肌梗塞的症状。而他们身上的尸斑、尸僵、角膜和瞳孔等等情况,之所以会和真正的死亡时间不符,这个很容易造假的。”

杨云帆若是运用鸿蒙紫气,也可以控制尸体的死亡时间不一致。这不算什么多难的事情。

“很容易造假?”验尸房里,所有的人,都愕然一愣。

因为警察办案,很多时候都是依据法医的判断。尤其是死亡时间,是推断死者在那个时间段跟什么人接触的关键时间。可以直接用来做推论的。如果这个时间可以造假,那岂不是很多杀人案,都要推倒重新断案?

所有人都觉得杨云帆信口开河。

不过,纳兰熏本身是国安局的人,而且她还是峨眉山纯阳宗的外门弟子,懂得的东西比另外几个人多一些。她本能的觉得,杨云帆不是在说谎。因为他们纯阳宗的功法练到极致,确实可以延缓死者的生机损坏。让一个死了一个月的人,看起来像是死了半天的。

沉吟片刻之后,纳兰熏问道:“你有多大的把握?”

杨云帆笑了笑道:“百分百!我不会看错的。”

“这位警官,你怎能随便相信他的判断呢他说的,根本没有科学依据啊!”两个法医这会儿都是惊讶的张大了嘴巴,听纳兰熏说话的口气,怎么还有点儿相信这个陌生男子的意思?

就在这个时候,马警官对两个法医说道:“两位今天辛苦了,你们先出去休息会儿吧,我们想要借用这地方谈点儿事情。”

两个法医更加的惊讶了。

该不会连马警官这个以严谨著称的人,也相信了这个陌生男子的话吧?

这也太离谱了吧?

两个法医在惊讶和疑惑中,走出了验尸房。

等到两个法医离开之后,纳兰熏立刻询问道:“杨云帆,现在没外人了。你实话实话吧,你到底看出了什么?”

杨云帆沉思了一会儿,觉得这件事应该说出来。因为,邪魂已经开始行动了。如果能利用国家的能量来办事,当然是最好的。就怕他们不相信。

“杨云帆,你在顾虑什么?咱们认识也不是一两天了!无论你说什么,我都相信你。”纳兰熏一脸坚毅道。

这语气,让一旁的马警官十分惊讶。

这个武警大队的大队长,什么时候,相信过别人?

在马警官印象中,纳兰熏可是一个十分无理取闹的人。除了她自己亲眼看到的东西,她不相信任何事情。

杨云帆顿了顿,道:“在说出我心中的想法之前,我想问一下两位,你们还记得洛镇生的事情吗?”

马警官想了一会儿,眉头皱起道:“你说的是洛镇那个爆炸案?”

纳兰熏却听出了言外之意。

因为,她清楚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洛镇生的事情根本不是什么恐怖分子的爆炸案。而是杨云帆现了一个邪派修士利用孕妇,杀害了无数人,准备血祭让自己转生。

要不是杨云帆现的早,恐怕洛镇死的人会更多!

想到这里,纳兰熏冷汗涔涔:难不成,这是另外一个邪派修士的魂魄?

她抬头看向杨云帆。

杨云帆对她微微点了点头,让她心中一片冰凉。

  

章节目录

最强神医混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九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歌并收藏最强神医混都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