刷!就

在这时,一道赤红色的火焰光芒,从南方天际,一路朝着这边飞来。光

芒敛去,一位烈焰神袍,身后浮现出,巨大的天狐战魂虚影的男子,凌空而立,他神目扫视着四周,同时不断去看手里的一个坐标位置。“

是燕斧大人!”

“一定是城主府方面,得知了我们的情况,派遣燕斧大人来驱赶那嚣张的小子!”“

太好了!总算可以赶走那个瘟神了!”

“那个瘟神来了一个月,我整整一个月没有修行啊!”

看到来人,附近的赤辉城一脉的修士,纷纷都围拢过来,仿佛看到了救星一般。“

燕斧大人,你来的正好!就是那个小子,占据了我们的灵脉泉眼,而且这小子太过分了,不知道修炼什么功法,将灵脉泉眼的灵气,搞得一塌糊涂,其他人根本没法修炼!”

不少修士看到这一位燕斧大人,纷纷腰板变硬了,指着杨云帆那边,遍数他的罪状。等这一位燕斧大人,给他们出出气!这

一个月,他们过得实在是太憋屈了!

“没错,应该是他!”

那一位燕斧大人,听到四周族人们的数落,脸上却是露出了一丝古怪的笑意。如此作风,就是林无忧大人跟他提到的,那一位来自神雀城,性格怪异的云剑尊。嗯

,那人的身后,果然还背负着一个巨大剑匣。

不会错了,就是他!刷

!一

念及此,燕斧身影一动,飞到了杨云帆的旁边。

“对!”

“就是他!”“

燕斧大人,揍他,替我们大伙儿出气!”其

他人一看燕斧大人朝着杨云帆飞过去,以为他要帮自己等人出气,纷纷开始叫嚣起来。“

在下赤辉城一脉,燕斧,奉林无忧大人之命,前来迎接云剑尊阁下!”然而,出乎那些人的意料,这一位燕斧大人非但没有动手,反而对杨云帆十分恭敬的行礼。这

一下,那些刚才叫嚣的修士,面色都是大变!“

怎么会这样?”

“这不像是燕斧大人的为人啊!”

“他对外族修士,一向强硬,怎么会如此奴颜婢膝?难道,他打不过那个女人?”

“也不会啊。燕斧大人,去年已经踏入大圆满境界。实力上,并不比那个女人弱多少啊!而且,还有我们这边这么多人撑场面呢,燕斧大人,到底为什么要对那小子行礼?”

赤辉城一脉的修士,纷纷不满,更有甚者,叫嚣着要冲过去,一起动手!“

你姓燕?据我所知,赤辉城一脉,除了林氏一族之外,就属燕氏一族最强大。看你的实力,不是燕氏家族的族长,也是燕家的嫡系传人之一吧?”杨

云帆对于赤辉城一脉的几大家族了解比较深。

毕竟,九幽神主出自赤辉城一脉,在他书房的笔记当中,对于赤辉城也是记录最多的。

“云剑尊,对我赤辉城一脉,倒是很了解!不瞒云剑尊,当代燕氏家族的族长,乃是我曾祖父!”燕斧有一些诧异的看着杨云帆,而后便实话实说道。他

听林无忧吐槽过这一位云剑尊的行事风格,本以为这人十分古怪,可此时见了真人,他才发现对方仪表堂堂,气质不凡,说话谈吐也很文雅。根

本不是传说中那样,性格古怪!“

族长是你曾祖父?”

杨云帆听到这话,目光也有些诧异,嘀咕道:“这么算来,咱们应该有一点亲戚关系。我妻子出自林氏一族,虽然是旁系,可我听她说过,她有一位姑母似乎嫁给了一个,叫燕封的人。”

“燕封?”

杨云帆这个名字一说出来,对面的燕斧面色变得无比的怪异。

因为,这个燕封,算起来,乃是他的嫡亲叔爷爷。按

照辈分来算,杨云帆岂不是比他高一倍?如

果两家经常来往,他不得称呼杨云帆一声,表舅?还是表姑父?

靠,这亲戚关系太复杂了,燕斧想了半天,也想不出,自己该怎么称呼杨云帆。总之,这一位云剑尊,莫名其妙的成了自己的长辈!而

且,他也不像是在说谎。因

为燕封这个名字,他那一位叔爷爷已经很久没有使用了,就连赤辉城一脉的修士,大多也只知道燕氏家族的封尊者,却是不知道他的本名!只

有燕氏家族内部,以及一些关系比较亲近的家族,才会知道他叔爷爷的本名。“

我,我……”按

照家族的规矩,燕封本该对杨云帆行一个晚辈礼仪,毕竟对方的实力比他强,辈分又比他高,他遇到了,自然要行礼。礼

多人不怪嘛。

可是,他实在是叫不出口!

因为,这个云剑尊,实在是年轻的有一些过分!

虽然,修为有成的人驻颜有术,几万岁看起来和二十来岁没什么区别,可燕斧这样的大圆满修士,灵魂敏锐,还是可以感应到杨云帆的大致年纪。

以燕斧来看,杨云帆的具体年纪,恐怕不到一百岁!

这个年纪……恐怕他孙子拉出来,年纪都比杨云帆大!

燕斧,实在是叫不出口啊!

“算了,贤侄,不用多礼……虽然咱们是远房亲戚,可毕竟两家没有什么来往,贸然让你称呼我一声表舅,表姑父什么的,确实有一些难为情。”杨

云帆很是理解的拍了拍燕斧的肩膀,故作大度的挥了一下袖子。

“小侄……”被

杨云帆这么一说,燕斧更加是无地自容了。“

算了算了,我还有事情要跟无忧兄一起商谈,就别在这里耽误时间了。贤侄,前面带路吧!”杨云帆轻轻一笑,尽显洒脱之意。

“小侄实在是……唉,好吧。前辈这边请。”燕斧实在是喊不出什么表舅,表姑父之类的称呼,只能换了一个通用的前辈称呼,躬身带着杨云帆离开。

“贤侄,你修为不错,可为人处事,还要再历练一番啊。”

跟在燕斧的后面,杨云帆背负双手,任凭袖袍在风中轻轻飘荡着,如同白云一般,完全是一派高人作风。就连教训燕斧的话,也是一副长辈模样,显得理所当然。

  

章节目录

最强神医混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九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歌并收藏最强神医混都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