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p;&bp;&bp;&bp;这话倒是没错。

&bp;&bp;&bp;&bp;只要自己能脱困,九山岛屿之上,没有人是自己的对手。

&bp;&bp;&bp;&bp;一念及此,云曦黑色的眼眸,幽幽闪烁了一下,盯着宗寻剑圣。

&bp;&bp;&bp;&bp;良久之后,她眼中忽然露出了一丝慵懒,促狭的笑意道:“宗寻,我饿了”

&bp;&bp;&bp;&bp;“嗯?”

&bp;&bp;&bp;&bp;宗寻剑圣脸皮抖动了一下。

&bp;&bp;&bp;&bp;见宗寻剑圣脸色难看,却没有任何动作,云曦呵呵一笑,嘲讽道:“宗寻,你堂堂剑圣,不会云帆前脚刚走,你后脚马上就食言而肥吧?”

&bp;&bp;&bp;&bp;这个女人,真是记仇,自己只不过与她针锋相对了几句话,马上就拿这话挤兑自己。不过,答应了就是答应了,倒是不好反悔。

&bp;&bp;&bp;&bp;“三殿下,请稍等片刻!”

&bp;&bp;&bp;&bp;宗寻剑圣冷哼了一声,二话不说,直接提剑出了大门。

&bp;&bp;&bp;&bp;过不片刻,便有一头巨大的,模样像是犀牛的异兽,被宗寻剑圣斩断了头颅,血淋淋的拖了回来,引发菩提寺内一阵恐慌。

&bp;&bp;&bp;&bp;

&bp;&bp;&bp;&bp;与此同时。

&bp;&bp;&bp;&bp;杨云帆已经走出了菩提寺庙。

&bp;&bp;&bp;&bp;神庙之外,乃是一片的浓雾,有不少断壁残垣。

&bp;&bp;&bp;&bp;一些神境级别的异兽,没有资格进入菩提寺争夺机缘,则是在浓雾之中隐匿蛰伏,想碰碰运气。

&bp;&bp;&bp;&bp;“这浓雾,遮蔽一切,以我的目力,只能看到百余米范围!”

&bp;&bp;&bp;&bp;杨云帆运转神力,眼眸中流转出神秘的星光,在浓雾之中,视力大幅度提升。可也只能看到百米之内的动静。

&bp;&bp;&bp;&bp;若是在外界,他这一对玄武神瞳运转起来,足以看穿好几层次元虚空。

&bp;&bp;&bp;&bp;“这浓雾几乎覆盖九重山脉全部地域。不过,越是靠近菩提寺,这浓雾越是浓郁。火云神主提到的雾灵之液,如果真的存在,应该就在附近。”

&bp;&bp;&bp;&bp;杨云帆心中思索了一下。

&bp;&bp;&bp;&bp;他确信自己的猜测,不会出错。不过,菩提寺的周围很大,足足几百平方公里,寻找起来,需要时间。

&bp;&bp;&bp;&bp;而他最缺的就是时间!

&bp;&bp;&bp;&bp;他只能在这九山岛屿呆三天。

&bp;&bp;&bp;&bp;三天之后,必须要回神山寺。否则,失去了九山魇空塔的碎片镇压,金刚不动佛的虚天星域,以及古佛密境说不定会崩塌。

&bp;&bp;&bp;&bp;“今天是第二天了。天黑之前,就要找到雾灵之液。”

&bp;&bp;&bp;&bp;杨云帆心中有一些急迫。

&bp;&bp;&bp;&bp;“嗯?有人在窥视我!”

&bp;&bp;&bp;&bp;就在这时,杨云帆的五感,感应到了一丝诡异的波动,似乎有人在窥视自己,这让他浑身不爽。

&bp;&bp;&bp;&bp;他耳朵微微一动,瞬间听到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从远处的一棵树上发出来。

&bp;&bp;&bp;&bp;“过来!”

&bp;&bp;&bp;&bp;他五指握爪,猛然向后一拉。

&bp;&bp;&bp;&bp;轰隆!

&bp;&bp;&bp;&bp;一阵巨大的重力领域,瞬间以他为中心,散发出去。

&bp;&bp;&bp;&bp;砰的一下,一只黑色的猿猴,受到这重力领域的影响,毫无反抗之力,下一刻,便像是炮弹一样,砸了过来,狠狠坠在地面之上,发出一阵巨响。

&bp;&bp;&bp;&bp;这是一头神境级别的猿猴,刚才在树上窥视杨云帆。只不过,它的气息不够隐匿,被杨云帆发现。

&bp;&bp;&bp;&bp;“区区一头神境级别的异兽,就敢窥视本座?谁派你来的?”

&bp;&bp;&bp;&bp;杨云帆认识这猿猴。

&bp;&bp;&bp;&bp;九山岛屿之外,那一头金毛猿猴大战蛟龙之灵,神威盖世,有通天彻地的本事,最后它虽然被桑剑圣击伤,可也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

&bp;&bp;&bp;&bp;这一头猿猴的身上有那头金毛猿猴的气息。

&bp;&bp;&bp;&bp;不出意外,这头黑色猿猴,应该与那一头金色猿猴,来自同一个族群。

&bp;&bp;&bp;&bp;“哼!”

&bp;&bp;&bp;&bp;那猿猴被杨云帆的十万倍重力领域,死死压在地面上,动都无法动弹一下。不过,它面色桀骜,扭过头去,懒得回答杨云帆的话。

&bp;&bp;&bp;&bp;“有骨气!”

&bp;&bp;&bp;&bp;杨云帆冷哼了一声,重力领域继续增强!

&bp;&bp;&bp;&bp;咔咔咔!

&bp;&bp;&bp;&bp;十万倍的重力领域,一下子翻倍,变成了二十万倍的重力领域!

&bp;&bp;&bp;&bp;这破坏力太强了,尤其是对内脏。

&bp;&bp;&bp;&bp;一瞬间,那猿猴口鼻之间都流出鲜血,浑身的骨头都开始颤抖起来,承受不住,发出“咔咔”碎裂的声音。

&bp;&bp;&bp;&bp;可是,那猿猴仍旧咬着牙,一声不吭。

&bp;&bp;&bp;&bp;“你不说,我也知道。是那一头金毛猿猴吧。”

&bp;&bp;&bp;&bp;杨云帆对顽固份子,从来不会手下留情。

&bp;&bp;&bp;&bp;他冷哼一声,手指一点。

&bp;&bp;&bp;&bp;咻的一下,一枚黑色的灵纹悄无声息的从他指尖飞出。

&bp;&bp;&bp;&bp;灵纹流转,演绎出了一座巨大的神山虚影,层层叠叠压下来,发出巨大的隆隆声音,显然孕育着巨大的力量,可以碾碎一切。

&bp;&bp;&bp;&bp;这是番天符印。

&bp;&bp;&bp;&bp;自从杨云帆踏入神主境界之后,大地法则修炼到极致,他对于番天掌法越发的熟练了,从中推演出了不少神通。

&bp;&bp;&bp;&bp;此时他运用起来,得心应手,且威力不俗。

&bp;&bp;&bp;&bp;“咻!”

&bp;&bp;&bp;&bp;就在这时,一道乌光从旁边射出,犀利无比,像是璀璨的流星,刺破苍穹,要把杨云帆彻底击杀。

&bp;&bp;&bp;&bp;“是神主强者!”

&bp;&bp;&bp;&bp;这一道乌光让杨云帆浑身皮肤发紧,他不敢托大,下意识的手掌一翻。

&bp;&bp;&bp;&bp;“哗哗!”

&bp;&bp;&bp;&bp;一瞬间,番天符印不再压向那一头黑色猿猴,还是萦绕在他的手掌之上,层层叠叠覆盖着,瞬间,就凝聚出了一只巨大的玄武利爪。

&bp;&bp;&bp;&bp;“嗤啦!”

&bp;&bp;&bp;&bp;一阵清晰无比的碎裂声音传出。

&bp;&bp;&bp;&bp;杨云帆大手舒展,化成玄武利爪,锋利无比,硬生生将这一道犀利无比的乌光撕碎。抓住了这乌光之中隐藏的东西。

&bp;&bp;&bp;&bp;入手之处一片冰冷,下意识的,他凝神低头,发现那乌光中央,竟然是一根乌金拐杖。

&bp;&bp;&bp;&bp;“轰!”

&bp;&bp;&bp;&bp;正当他疑惑的时候,这乌金拐杖之上却是爆发出无与伦比的力量。

&bp;&bp;&bp;&bp;这一股力量,发出排山倒海,激烈无比的气息,甚至通过他手上的经脉,涌进了他的体内,对他身体造成破坏。

&bp;&bp;&bp;&bp;“好可怕的力量!”

&bp;&bp;&bp;&bp;啪嗒!

&bp;&bp;&bp;&bp;他心中一凛,下意识的就松开了大手,目光冷厉的盯着远处。

&bp;&bp;&bp;&bp;“咳咳”

&bp;&bp;&bp;&bp;一声轻轻的咳嗽声音传来。

&bp;&bp;&bp;&bp;随即,杨云帆看到,一头浑身雪白的老猿,拄着一根乌金拐杖,从浓雾之中走出。

&bp;&bp;&bp;&bp;它的年纪看起来很苍老了,身材枯瘦,佝偻着腰背。眼睛也十分浑浊,没有了任何锐意,它每走一步,就像是越过一座高山一样,让他心力交瘁。

&bp;&bp;&bp;&bp;可是,它的气息却十分幽深,像是深渊一般,难以测量,与宗寻剑圣不相上下。

&bp;&bp;&bp;&bp;不出意外,这是一位站在神主巅峰的异兽强者!

  

章节目录

最强神医混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九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歌并收藏最强神医混都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