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秋的清晨,有点冷,他们昨晚激情之后,叶轻雪热的要命,就不小心把被子踢掉了。而当杨云帆睁开眼睛的时候,现叶轻雪就像是八爪章鱼一样,整个人抱着他,把他当成了暖炉。

“你这个小懒猪真是的,被子都踢掉了。感冒了可怎么办?”

杨云帆摇摇头,尽量不吵醒叶轻雪,轻手轻脚的起来,然后将毯子从地上捡起来,而后为叶轻雪轻轻盖上。防止她感冒了。

但是他不小心压倒了叶轻雪的头。

“啊!”

叶轻雪顿时如同被踩到尾巴的猫咪一样,炸毛了,瞪着杨云帆道:“你压到我头了!”

看叶轻雪愤怒的模样,杨云帆不由想起很多电视剧里面的一个桥段,每次女角色被对方挟持了,男配角这方就会说:“你要是敢动xxx一根头,我就让你好看!”

此时这话放到这里来,真是极为应景!

“哈哈,我就要动你的头!”看在怀中叶轻雪的雪白娇躯,杨云帆大笑一声,又扑了上去。

叶轻雪的头顿时被杨云帆弄得跟鸡窝一样,她的目光中慢慢酝酿怒气,随后猛然爆:“啊啊啊!杨云帆,我跟你拼了!”

说真的,叶轻雪破瓜之后,身体却并没有多少难受。

而且,她还颇为享受昨晚的过程。

不知道为啥,她现在浑身充满了力量。感觉自己脱胎换骨了一样,跟小说里面说的,第一次之后会很难受,腰酸背痛什么的,完全不一样。

她可不知道,杨云帆对她可真是好到了极致。昨晚可是尽全力将自己身上的灵气为她洗髓伐经,让她在享受快乐的过程中,逐渐的改善体质。这并非是阴阳双修,纯粹是杨云帆单方面的输出灵气。

所以,叶轻雪是舒服了,杨云帆可累坏了。

昨晚这么一弄,他才觉得自己整个人散架了一样。而且丹田之中空荡荡的,需要好几天才能恢复修为。

杨云帆抚摸了一下叶轻雪的秀,温柔在她额头上亲吻了一下,柔声道:“老婆大人,这下,咱们就是名副其实的夫妻了。”

叶轻雪冷哼了一声,捂着被子不说话。

杨云帆继续道:“那个,前段时间,我堂弟来湘潭找我。让我们十二月的时候,去东海杨家祖宅一趟。我爷爷八十大寿。顺便,我就介绍我们杨家的亲戚朋友给你认识。好吧,你别这么看我。其实,我也不是很认识。我们家人太多了。”

“除了杨家。我们结婚也快半年了。我想了想,今年除夕,我也得当一回新姑爷,跟你去京城一趟,见见你们叶家的长辈。唉,要是不去,别人还当我们杨家没有礼数。我爷爷那边又不好交代。”

叶轻雪就静静的听杨云帆说,这种事情,杨云帆考虑就好了。

她一个大忙人,平时忙起来,吃饭时间都没有,若是还要考虑这种细枝末节的小事情,岂不是连睡觉都不安稳?

不过,去见家长什么的,真是太羞涩了。

想到这里,叶轻雪有了一丝鸵鸟心态,干脆眯起眼睛,假装没听到。

“你怎么又睡觉了?”杨云帆见叶轻雪又睡觉了,还以为她真的有点累。毕竟是第一次嘛,可以理解。于是,他摇了摇头,给叶轻雪盖上被子。

至于他自己,当然是起床刷牙了。

然后,杨云帆哼着歌,想到叶轻雪昨晚破瓜,气血流逝不少,特意花了大功夫做了一顿药膳。

那香味,就连门口一直蹲着的小藏獒阿瑞斯闻到了,都叫唤个不停,流着哈喇子围着杨云帆打转。杨云帆踢了它好几脚,它都没离开。摇着尾巴,就看着杨云帆手里的东西。

……

杨云帆离开之后,叶轻雪还真有点犯困,她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

等她再次睁开眼来的时候,只闻到房间里有一股十分诱人的食物味道。

她慵懒的伸了一个懒腰,然后套上宽松的白色衬衫,露出光洁性感的长腿,赤着脚,揉了揉自己的头,走到那桌子前面。

“营养早餐?”

叶轻雪打开保温瓶一看,里面是不知名的食物,只是闻起来就很香,味道想必不错。

这一定是杨云帆给她做的。

想着杨云帆围着围裙在厨房忙活的样子,她的心中有点小小的温馨。

这时,她又看到杨云帆留在一旁的小纸条,上面用漂亮的艺术体写着:“献给我最爱的老婆大人,希望她胃口常开。”

叶轻雪看到这里,微微一笑,然后掀开保温瓶的盖子,拿起银制的汤勺,膻口微张,浅浅尝了一口。

“唔……太好吃了!”她的眼睛便从迷糊状态一下子睁开了,然后开启了饕餮模式,风卷残云的将所有的食物吃了个一干二净。末了,还用粉色的小舌头,舔了舔瓶子的边缘残留物。

……

收割叶轻雪的一血,杨云帆的心情也十分不错。

不过,当杨云帆开着自己的保时捷路过江边的时候,看到有一个家伙一直站在大桥旁边,正看着外面的大江。

“这个人有些不对劲。”杨云帆多看了几眼。

他现,这个人神形疲倦,满脸灰败,衣服也有些皱,头凌乱,似乎好几天没有洗过了。脚边一堆堆的烟头,也不知道他在江边抽了多少烟。

他的眼睛都是血丝,可却没有任何光芒。充满了灰败的死气。

就在这时,那个人把手里的烟头往地上一扔,然后深吸了一口气,他忽然站了起来。

“嗯?不会是要跳江自杀吧?”杨云帆意识到了什么。

他猛地把车停下来。

就在停在那个人的旁边。

摇下车窗户,杨云帆才看清楚那个人的模样。

这是一个二十五六岁的年轻人,但是脸色看上去却充满了沧桑的味道。一看就是从事着辛苦的工作。起早摸黑,所以皮肤很差,眼皮也肿着,精神不佳。

“喂,兄弟,你不会是要自杀吧?”杨云帆隔着车窗,喊道。

那个人抬起头看了杨云帆一眼,反问道:“我自杀不自杀,关你屁事?难道你想来劝我?”

  

章节目录

最强神医混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九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歌并收藏最强神医混都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