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梅白雪,真是漂亮!”

啧啧称赞了几句,邬桑公子似乎沉醉于这种虐待叶轻雪的快感当中。

叶轻雪却是满腔怒火,瞪着那邬桑公子,事到如今,她已经明白,自己落入在魔头手里,恐怕很难幸免。与其哭哭啼啼被他羞辱,不如硬气一些。

“瞪我?”

邬桑公子一看叶轻雪那视死如归的眼神,忽然轻笑了起来,

他量着了一眼叶轻雪的的服饰,眼中的冷意疯狂起来,道:“你是飘雪城的弟子吧?你放心,飘雪城主不会来救你的,她更不会为了你一个小小的弟子,对我动手。”

祖师不敢动他?

祖师何等强大,乃是极北冰原第一强者,威震诸天神域,他不过是一个魔头而已。邪不胜正,祖师怎么可能不敢动他?

叶轻雪却是满脸不信。

“美人儿,你不相信?”

邬桑公子看到叶轻雪那一张倔强的俏脸,忍不住掀起一抹嘲弄的笑意。

折磨人的肉体,远远没有击碎对方的信仰,让他更有快感。

这一刻,邬桑公子冷笑了一声,便道:“美人儿,反正本公子享用过你之后,你也必死无疑,告诉你也无妨。飘雪城主是不敢动本公子的。因为,本公子的祖父,乃是帝魇,幽冥山的一位至尊强者!”

至尊强者!

这个魔头,他的祖父,竟然是至尊强者?

怪不得,他如此肆无忌惮!

一瞬间,叶轻雪面如死灰,眼神也有一些茫然起来。

在诸天神域修炼了一年多,叶轻雪也明白了至尊强者是什么概念。至尊强者,可谓是诸天神域之中至高无上的帝王,而且是那种永生不死的存在,谁都不敢得罪一位至尊强者。

看到叶轻雪脸色刷白,邬桑公子更加得意了,哈哈笑道:“美人儿,听到这话,是不是感觉到绝望了?是不是觉得徒劳挣扎没有任何意义?是不是……”

说着,他拿起刀子,又开始朝叶轻雪的另外一只手臂割去。

“一束梅花,终究太少。你白肌胜雪,若是在你身上刻出完整的一株梅花树来,岂不是更美?”

“你也别担心,你死之后,我会把你的肉体保留,用我幽冥山独特的法门,帮你炼制成人偶傀儡。这样,我心情好,就可以过来看看你。”

“你可是我这么多年收藏的美人之中,最美的一位了。”

邬桑公子拿着滴血的刀子,一刀刀从叶轻雪的手臂上割下去。

等到在叶轻雪的手臂上,已经刻出了密密麻麻的梅花,他的目光便慢慢的移向了叶轻雪的身体,淫笑道:“你的身体,我还没享用过,立马毁去,有一些可惜了。”

“美人儿,天色不早,我们先歇息一晚吧。等到明天,本公子,再为你刻画……你放心,本公子一定会好好疼惜你的。”

邬桑公子看着叶轻雪宛如洛神仙子一般的美丽容颜,又看到她双臂之上白雪红梅的杰作,顿时色心大起,扔掉了手里的刀子,要去解开叶轻雪的衣服。

忽然!

“嗯?好像有人闯进来了?”

邬桑公子神情一凛,感觉到了一阵无比浓郁的火焰气息,进入到了宫殿之中。

这种气息,十分陌生,而且是火焰法则的修士,不该出现在雪域才对。

他眉头一皱,对外面大喊道:“去两个人,给本公子出去看看,是什么人闯进来了?敢打扰本公子的雅兴,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是,公子!”

他的话音刚落,外面便有两位魔神护卫,化作两道黑色的影子,朝着外面冲去。

“轰!”

只是,那两人刚出去,走到通道的拐角处。

却是看到,一个金色的巨大掌印,携带着无比强悍的力量,陡然出现。

“砰!”

“砰!

这两头魔神只是感觉到一阵危险,然而,未等他们有什么反应,便被那金色掌印击中,身子以更快的度倒飞了回来,轰轰的撞碎了宫殿的墙壁。

更诡异的是,那掌印之中,竟然蕴含着一股浓郁至极的火焰气息,随着掌印击中他们,这火焰便直接附着在他们的身上,燃烧起来。

“我身上着火了!”

“这是什么火焰?怎么灭不掉!”

他们身上着火,第一时间,自然是用神力去灭火。

可是,这火焰诡异非凡,无论他们怎么用力,就是灭不掉。而且越烧越旺,粘稠的像是岩浆一样。

“啊!啊!公子救命……”

伴随着两声惨烈的同叫声,金色火焰猛然暴起,将两头魔神吞没,不过片刻,就烧成了灰烬。

“死了?”

邬桑公子眉头一跳,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危机感,在心头蔓延出来。

这两头魔神,可是他父亲派来保护他的,实力在普通魔神之中已经算不错了。尤其是生命力十分顽强,哪怕遇到普通的神主强者,也可以抵挡一会儿,为他争取逃走的性命。

只是一个呼吸不到,就被人杀死了?

“嗤嗤嗤……”

未等邬桑公子多想,他就感觉到这宫殿之中原本萦绕的法则丝线,被粗暴的直接撕碎。

而下一秒,他却是看到,一位身穿金色神袍,浑身包裹着金色火焰的青年,却是以摧钴辣朽的姿态,闪电般的来到了自己的面前。

“永恒金焰?怪不得……”

看到了那青年身上包裹着的金色火焰,还有那永恒不灭,高贵无比的气息。

邬桑公子一下子认出了对方的火焰,眉头微微一皱,同时有一些明白过来,为什么自己的两个魔神护卫,挡不住对方。

这可是永恒金焰!

天帝一族的至高血脉传承,自然不同非凡。

一念及此,微微收敛了一下怒意,邬桑公子疑惑道:“你是天帝一族的哪位殿下?怎么有空,来我幻魔一族的神殿?”

见对方不回答,邬桑公子也不介意,看了一眼被烧成灰烬的两个魔神的位置,随意道:“既然你是天帝一族的血脉,虽然身份比不上我这个先天神魔血脉,可你也算是天生贵族血脉。只要你跟本公子陪个不是,刚才你杀我两个护卫的事情就算了,”

这邬桑公子,完全不知道生了什么。

还以为杨云帆是附近修炼的天帝一族的强者,只是误闯到了自己的神殿之中。

这样的误会,在幽冥山经常生。

这种情况下,大家互相通报一下身份来历,若是对方也是某位强者的嫡系血脉,身份尊贵,他就不会当一回事。反正幽冥山极大,他祖父的麾下,魔神多的数不胜数。

只要死的不是他家族的核心人物,死几个普通魔神护卫,他并不会当一回事。

“轻雪,是你吗?”

只不过,杨云帆却是看都没有看他一眼,额头上的金色破虚神眼,微微开阖,盯住了帷幔之后,那一位浑身鲜血淋漓的美丽女子。

这声音?

好像是杨云帆?

帷幔之中,叶轻雪的白衣早已经被血染成了殷虹,手臂之上,刀痕交错,不时有鲜血流淌出来。

她本来已经闭目等死,可是却忽然听到了这熟悉的声音。

“呜呜……”

她的眼眸一下子睁大,浑身奋力的挣扎起来,嘴里想喊叫,却只能出“呜呜”的声音

杨云帆,是你吗?

你终于来了……

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的。

看到帷幔之外,有一个模糊的高大身影出现。

一瞬间,叶轻雪就认出了那个人。

那是她的丈夫,杨云帆!

下一刻,眼泪止不住的从叶轻雪的眼角流下来。

(本章完)

  

章节目录

最强神医混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九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歌并收藏最强神医混都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