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刷……”

杨云帆神识扫过,随后,江十里留在红莲禁典之上的文字,便缓缓的碎裂,彻底消失。

红莲禁典之上,便再度恢复了原来空白的模样。

“第三层法诀,看来蕴含着巨大秘密!那一位江十里前辈,肯定是发现了什么,所以才孜孜不倦的寻求答案。”

“不过,我不是江十里,暂时还不用着急。毕竟,我连至尊境界都没有踏入。而这一位江十里前辈,可是修炼到虚天至尊第七重,才得到天玄碧火的,我的起步,可是比他顺利许多!”

杨云帆心中一思量,脸上便露出了一丝笑意。

这红莲禁典,似乎比他想象的还要神秘,不仅不输给广成仙尊留下的十绝禁域传承,其内容广博,甚至更具实用性。

毕竟,十绝禁域只是一处绝地,靠的是杨云帆的天赋,自行领悟的奥义。而这红莲禁典,却是完完整整的记录着无数神通秘书的绝世功法。

只要杨云帆按部就班的修炼,成就绝对无法估量。

“光是第二层的【六合追魂帖】,便已经是不下虚天至尊级别的顶尖秘术了。这第三层的法诀,起码得是永恒至尊境界的超级神通了吧?”

杨云帆沉吟了一阵,眼中顿时闪过一丝期待:“回去之后,我得尽快提升火焰法则的修为,不然的话,空有宝典在手,万一修为不够,无法修行宝典上的秘术,那可就让人抓狂了!”

深吸一口气。

杨云帆,将这红莲禁典再度放入自己的怀中,贴身收藏。

刚才的一瞬间,那江十里的日记,乃是以精神能量的形式,浮现在红莲禁典之上,除了他这个拥有者之外,在场的陈青黛,还有小狻猊,都不知道,他到底看到了什么。

“杨先生,你没事吧?”

陈青黛看到杨云帆刚才为了帮她驱除火毒,累的满头大汗,而且还呆呆坐了好一会儿,她不由有一些担心。

“没什么,只是有一些疲倦。”

杨云帆为了掩人耳目,故作疲劳的吐出了几口浊气,然后擦了擦额头上的虚汗。

“杨先生,你帮我驱除了先天火毒,让我恢复容貌,此等大恩大德,青黛无以为报……”陈青黛十分感激杨云帆,她这会儿真心诚意,想要为杨云帆做点什么。

可她仔细一想,却尴尬的停在原地。

因为,凭借杨云帆的手段和实力,他似乎什么也不缺,而她只不过是龙雀城一个小家族里面的小姐,也没有见过多少世面,能帮杨云帆什么呢?

陈青黛看了一眼杨云帆那俊朗的脸庞,她心中一直对杨云帆有莫名的好感,此时又觉得,家中那些人,除了自己的弟弟青云之外,完全没有人值得她留恋。

知道杨云帆马上就要离开,她明白自己一旦错过这个机会,恐怕再也见不到杨云帆。

“我……”

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勇气,此时陈青黛便做出了一个重大决定。

微微一咬贝齿,她的脸色便泛起一些羞红,声音犹如蚊蚋一般,道:“若杨先生不嫌弃青黛蒲柳之姿,青黛愿意跟杨先生,一起浪迹天涯,为你铺床叠被……”

“什么?”

听到这话,杨云帆实在是被陈青黛吓了一跳!

这个丫头,从哪里来的这种想法?

浪迹天涯,那是闹着玩的吗?

年轻人,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随便一个密境的危险,恐怕就能把你这样的小丫头给吓哭了!

杨云帆可不想带着陈青黛这么一个累赘上路。

此时,他眼珠子一转,忙找了一个借口,告辞道:“陈小姐,你不要想太多。外面的世界,没有你想的那么精彩。既然你脸上的火毒胎记既然已经清除,我便告辞了。”

“另外,我在房间里,给你留下了几份丹药配方,足够你陈家的药坊生意更加兴隆,算是感谢陈小姐,这几天对我的照顾。”

“我……”

陈青黛听到这里,不知道为何,心里有一些酸酸的。

自己就这么被人拒绝了吗?

不是说,驱除了火毒之后,我乃是龙雀城最美的女子吗?

果然,这一切都是骗我的!

“糟糕,之前演戏演过头了!”

看着陈青黛的清澈的眼眸之中,浮现出一缕悲伤,甚至有迷蒙的眼泪浮起,杨云帆顿时头大如斗。

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陈小姐,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我们后会有期!”

说完,杨云帆对着小狻猊招呼了一声,道:“快走!”

“哦!马上来!”

小狻猊正奇怪呢,这女人怎么回事,恢复了美貌也不高兴,还一副要哭的样子?

这会儿,听到杨云帆呼唤它,它也懒得思考这个复杂的问题了,屁颠屁颠的跟着杨云帆开始跑路。

……

按照玉颜小姐给的地图,杨云帆和小狻猊顺利躲开了城内的巡逻队伍,找到了那一个民居,从那院子的一口水井之中,发现了一个地道。

因为,整个龙雀城都被青山剑圣用阵法封禁,地底自然也有无数的封禁限制,杨云帆的大地法则也无法使用,不能幻化成大地能量,直接遁地而行。

他只能老老实实的沿着地底的通道,离开龙雀城。

……

“呼……总算出来了!”

大概在地底走了一晚上,接近天亮的时候,杨云帆终于走出了这个地底迷宫。

他从地底一跃而出,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了城东的大悬崖边上。

“人类大爷,你为什么不带上她?让她给你铺床暖被窝,不是挺好的?她恢复了容貌,长得也挺好看的。”小狻猊跟着从地底钻出来,它还在思考这个问题。

如果是它,会很高兴的接受陈青黛的追随。

“曾因酒醉鞭名马,生怕情多累美人。你还小,而且你不是人,你不懂情爱的苦与累……”

杨云帆仰天感慨了一句。

他年轻时候,浪迹花丛,惹了不少情债。

不说轻雪与红袖,就算连紫凝,他也时常觉得心中愧疚良多。后来,又多了一个云裳,这都是三生三世都割舍不掉的情缘。

至于其他女人……现在的他,是能躲就躲!

“曾因酒醉鞭名马,生怕情多累美人……人类大爷,你果然是读书人,浪迹花丛,不然,绝对说不出这么无耻的话来!”小狻猊对着杨云帆,比划了一下爪子,表达自己的鄙视之意。

  

章节目录

最强神医混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九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歌并收藏最强神医混都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