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他却不想立即杀了杨云帆,他要让这年轻人生死不能。

可是事实却不由他想下去,杨云帆的手看来很慢,但是却偏偏抓住了他的拳头,而且他的手似乎突然变大了一般,一阵咔嚓的声音响起,薛明威不敢相信的看着自己的拳头。

他忘了疼痛,那咔嚓的声音竟然是他拳头出来的。而他明明看见杨云帆的手掌距离他的拳头还有十几公分,他的拳头就被捏碎了。

“啊……”

疼彻入骨的感觉涌了上来,薛明威再也忍不住,立即叫出声。

杨云帆忽然抬起脚,一脚将薛明威踢飞出去!

要是薛明威撞在墙上,恐怕内伤会更加严重。

就在这时,刷的一下,坐在椅子上的虚乾子道人动了一下,他一掌拍出。柔和的掌风抵在薛明威的后背上,薛明威只觉得浑身的伤痛好了一些,自己就像是靠在了海绵垫子上面一样,舒坦了不少。

杨云帆打在薛明威身上的力道也被这股掌风削弱了不少。不过即使如此,薛明威在脚着地之后,还是狠狠往后退了几步,一口鲜血喷出来。

薛明威感受自己五脏六腑跟移位了一样,顿时眼睛充血,愤怒吼道:“杀了他!”

“是!”话音一落,就有数名男子准备抬枪对杨云帆射击。

咻咻咻!

只是,他们还没开枪,杨云帆的动作更快,随手就是十几枚银针飞了出去。

杨云帆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反正这屋子里面的都是敌人。

他天女散花一样,灌注了真气的银针,跟子弹一样坚韧,而且银针更加细,度自然也更快。

砰砰砰!

那些枪手不自觉的往前走了几步,然后软塌塌的全躺在地上了。

薛明威一看,这些人全部被杨云帆射中了眉心或者是咽喉,转眼整个屋子除了杨云帆和薛明威,只有阴阳宗的虚乾子道人没事。

至于外面的护卫,听到里面的打斗声音,往门口一看,匪夷所思的看到屋内十来个人,全部躺在地上了。一时间,他们有些愣。这屋子有点诡异啊。

“你……”

只是数个呼吸的时间,看到自己手下死伤惨重。

这屋内的人,可都是先天高手啊!

是薛家笼络多年的高手。也是薛明威引以为傲的势力。

放在市面上,十来个先天高手,每个都足以坐镇一方,用来十几个城市的生意。

可就这一眨眼,竟然全毁了!

“你不用做出这种表情,好像我做了多大的错事一样。要不是我实力高强,你会放我离开?要不是我实力高强,那天,早就被你弟弟薛明宇给砍死街头了。这件事,从头到尾,都不怪我。”

“如果一定有一方错了。那就是你们薛家!”

“你们薛家纵容薛明宇,让他养成了纨绔习惯。肆意欺负别人。他以为我杨云帆是他以前欺负过的那些没钱没势的普通人?找人来砍我,撞我老婆?我杨云帆睚眦必报,于是他死了。”

杨云帆看着失魂落魄的薛明威,嗤笑一声:“你以为你道貌岸然的,穿上西装就是上等人了?找几个不入流的佣兵来对付我,学人家玩弄权谋。你够格吗?我之所以没有杀你,不是看在你们薛家的面子上。而是看在你旁边这位虚乾子道长的份上!”

说到这里,杨云帆看向一直不为所动的虚乾子道人,打了一个稽,道:“无量天尊,虚乾子道兄,小弟我行走天下的日子不多,不过,跟湘道人的弟子白小茹姑娘有一份香火情。至于南疆的韩老爷子,也跟在下有点交情。”

“嗯,忘记说了,小弟师从摩云崖。家师跟纯阳宗的不乐道长倒是熟稔。另外,家师时常赞叹蓬莱阁的云雾茶,不如阴阳宗的紫云峰茶来的清冽醇爽。虚乾子道兄,你今天非要做这么绝吗?”

杨云帆每说一个名字,虚乾子道人的眉头就是皱几分。

湘道人是南疆那一地屈一指的修士,而且还是一位修成了剑胆的剑仙。听闻前几日,他徒弟白小茹送了他不少的星辰砂,让他祭炼出了满意的飞剑,如今意气风,正满世界挑战高手。他可不想为阴阳宗招来这个麻烦。

至于南疆韩家的老爷子,听闻因为十来年前身受重伤,修为一日不如一日。本来都快行将就木了。可谁知道,又是前段时日,不知道是哪位前辈高人出手救治,竟然把韩老爷子的伤治好了。

如今,韩老爷子不但伤势恢复,就连修为也恢复了七八层,如今大概有筑基境七八层的实力,他下山来的时候,正好有一份飞剑传书,送到了阴阳宗,说是韩老爷子约自家的掌教老爷到南疆喝茶论道。

至于摩云崖的那位……向来神龙见不见尾,只在二十年前,佛国人入侵的时候,跟厉禁元君一起,合作出手了一次。导致佛国十二诸天,陨落了九个,重伤两个,只有一个最弱的大自在天逃回去了。

见鬼了!

这个杨云帆,竟然是摩云崖那个老疯子的徒弟!

这个家伙,看起来年纪轻轻,怎么后台这么硬?怪不得,他敢直接来这里!敢情是,根本不在乎啊。

虚乾子道人的额头,冷汗涔涔。

杨云帆自然察觉到了这一幕,他笑了起来:“虚乾子道兄,你现在引气境第九层,只差一步就能进入内门,成为阴阳宗的核心弟子。至于为了几个不入流的弟子,需要平白给自己惹麻烦吗?”

见虚乾子没有反驳,杨云帆就知道虚乾子也没有那么想为他几个师弟讨回公道,便加了一把火道:“虚乾子师兄,这样说吧。虚灵子那几个败类,就算我不出手,你们阴阳宗知道了他们杀人夺宝,没有丝毫廉耻之心,还不是一样要清理门户。”

说到这里,杨云帆顿了顿,忽然又道:“我听闻,阴阳宗有一位前辈,是韩老爷子的至交好友。他也跟韩老爷子一样,肺脉被地火所伤,至今无法伤愈。我这里有一方药剂,可以缓解这地火灼烧的痛苦。”

说着,杨云帆摸了一下怀里,这怀里的储物袋,还是虚灵子留下的。

他从储物袋里面拿出一个瓷瓶,里面装载着一颗黑色丹丸,不知道有什么功效。

  

章节目录

最强神医混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九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歌并收藏最强神医混都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