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杨云帆振臂一呼,白狐王相信,他们这些人,加上四海龙宫的支持,可以很快就占领整个龙庭。

若是有人敢反对……

白狐王偷偷看了一眼杨云帆背后的黑玉剑匣,剑匣上面那一头狻猊虚影,正威武不凡的吞吐着元气白烟!

两年之前,杨云帆刚来到龙庭的时候,就差不多天下无敌了。而

这两年时间修炼下来,杨云帆的实力,已经到了白狐王都已经看不透的状态。

虽然杨云帆一直没有选择突破,维持着神王初阶的状态,境界很低。可白狐王却是清楚,如今的杨云帆有多么恐怖!

他修炼的时候,随意挥出的一剑,都足以割裂虚空,剑意凝练,甚至可以虚空中留下一个稳定的剑痕,难以修复。

如此,可见他的强悍实力!龙

帝一旦驾崩,杨云帆便是天下无敌的存在!

若他要争夺龙帝之位,谁与争锋?

“你说龙帝要驾崩了?”杨

云帆听了这话,却只是微笑。他

前几天刚刚去见过龙帝,那老家伙活蹦乱跳的,一点屁事都没有。怎么可能马上就要驾崩?杨

云帆估摸着,龙帝这是准备动手了。两

年前,杨云帆就跟龙帝说过妖圣宫的事情,龙帝一直没有动手,或许就是在布局。而如今,布局完成了,他假装大限已到,便是为了引出妖圣宫那些隐藏在龙庭之中的人马。这

些事情,对于杨云帆而言,都只是小事而已。不

过……“

按照龙帝给我的情报,妖圣应该也是大圆满境界的强者。这一次,龙帝装死,无论真假,妖圣应该都会出手了。”

杨云帆心中不由想到。一

时间,他变得跃跃欲试起来!

这一方世界,他可以确定的巅峰强者,只有妖圣和龙帝两人。龙

帝,算是他的盟友,他自然不能将龙帝拿来练剑。

至于妖圣这家伙,屡次跟他作对,正好拿来实验他十绝剑的威力。只

要可以战胜妖圣,他一旦离开这里,面对魔杀之主,还有魔杀之主请来的各方强者,都可以从容面对了!

一念及此,杨云帆便对身旁的白狐王,道:“吩咐下去,让西海龙宫方面的强者,还有寒魑兄弟等人,都出去收集消息。”

杨云帆目光之中闪烁着灼灼火光,两只手轻轻摩挲着,望向遥远的天际,眼神深邃,开口道:“一旦有妖圣的消息,记得第一时间通知我!”

“是,主上!”

白狐王听到这话,不由心怀激荡。她

躬身的时候,不由也比以往要更恭敬几分。我

们都误会主上了!原

来主上不是不愿意争,而是看不上大皇子和三皇子!他

的目标……竟是当世第二强者,神王大圆满境界的妖圣!

“不愧是主上,风华绝代,不出手则已,一出手便如雷霆降世,声震九霄!”白狐王望着杨云帆潇洒离去的背影,那白色的衣袍还在风中飘荡,她呆呆望着竟有一些痴了。这

一刻,她已然被杨云帆的风度,深深的折服。

……

“轰隆!”傍

晚时分,天上乌云布满,一阵雷霆过后,便下起了瓢泼大雨。

这大雨不能持久,下了半个小时之后,便渐渐小了起来,化成了淅淅沥沥的小雨。和

煦的微风,伴着一些拂面而来的小雨。杨

云帆信步走在街道之上,在他的身侧,妩媚柔情的绝代妖王,白狐王化成贴身婢女,款款走着,将一柄绣着牡丹花的油纸伞,遮在他的头顶,为他挡住天上落下的小雨。

“这鬼天气……”金

毛狮王在落在后面,不时甩动脑袋。

它那威风的鬃毛平时看的十分霸气,可下雨天却是容易沾染雨水,而他可无法享受杨云帆这样的待遇,让一个神王为他打伞,只能在雨水之中,幽怨的看着前面的杨云帆。

“主人可真是让人看不懂啊。龙帝驾崩,各方暗流汹涌,大批高手混入进来。龙庭马上就要血流成河了,他倒是有兴致……大晚上的,竟然要出来听人唱曲。”

金毛狮王看着杨云帆一袭白衣俊秀,手摇着折扇又有婢女打伞伺候,嘴里哼着不知名的小调,姿态悠闲,一点也没有什么绝世高手的风采,反而像是一个纨绔浪荡子。“

我把海水灌入酒壶,边喝一口边行一步,你常常说这种味道,便叫江湖……”杨

云帆一边在街上,信步游走,一边摸着自己腰间的一个黑色石皮葫芦,随口吟唱着小曲。在

他身旁打伞的白狐王听了这词曲,却是抿嘴一笑,娇嗔道:“公子,您可莫要骗小白,您这葫芦装的可是无上神火,小白看您每天都往里面灌注那金色的火焰神印。恐怕这葫芦一开启,威力不再您的剑气之下……可装不了海水的。”

“词曲嘛,唱的不就是一个意境?意境,你懂吗?怎能当真?艺术源于生活,但是要高于生活。”

杨云帆轻轻拍着腰间的洞虚火葫,随意笑道。除

了修炼十绝禁域之外,杨云帆这两年,便天天往这洞虚葫芦里面,以天帝印的手法,灌注进入永恒金焰。他

已经花费了两年时间……可

怕的是,直到今日,这葫芦都没有装满。他

有时候都在怀疑,这葫芦里面是不是住着一头火焰凶兽,天天以神火为食?而且是吃不饱的那种。“

快走!快走!”

“别看他们,小心惹祸上身。”杨

云帆等人信步而行,可其他人却是慌慌张张,一路往龙庭之外离去。一

天时间,整个龙庭都听到了龙帝驾崩的消息,此时,街上的气氛明显变得压抑,到处都是巡逻的兵马,往常人来人往的一些青楼酒肆,变得冷冷清清,几乎都要关门了。

各大家族也都将一些嫡系子弟全都召回来,不让他们随意上街,小心翼翼的在家中等待着,看看龙帝之位到底落在谁的手中。“

公子,这里有一家酒楼,还未关门。不过,环境太差了,恐怕配不上公子您的身份。”一

路走过来,原本热闹繁华的大街,变得冷冷清清,只有少数酒楼,因为生活所迫,不得不继续营业。

白狐王难得找到了一座酒楼没有关门,可她看了几眼,便有一些嫌弃这个酒楼的环境。

“什么环境不环境?都是因人而异。今日本座心情极好,看这里倒是颇为顺眼。就这一家酒楼吧。”杨云帆望着那有一些老旧的酒楼,则是不以为意,直接走了进去。

他叫了一壶浊酒,配上一些小菜,便随意坐在沿街的位置上,望着大街之上,匆匆跑路的人群。白

狐王和金毛狮王,还有一些西海龙宫的护卫,虽然嫌弃这个地方破旧,可杨云帆都走进来了,他们又能如何?只能捏着鼻子,依次坐下。“

公子,可要听曲?”坐

了一阵子,有一个抱着琵琶的小娘,见中央的那一位白衣公子一人喝酒,不时给身旁的人讲个笑话,可那公子身旁的那些人,虽然勉强微笑,可心思明显都不在这里。他

们不时去看门外的动静,显然在等什么人。终

于,这一位卖曲的小娘,觉得这一位公子性格不错,而且出手应该会很大方,便鼓足勇气,小心翼翼的前去询问了一句。

“哦?这里还有唱曲的?”

杨云帆抬起头,看到一位穿着补丁,可衣衫却洗的颇为干净的小姑娘,正有一些期待的看着自己。

这种乱象之下,这小姑娘还留在这龙庭之中,还要出来讨生活赚钱,有一些不容易呢。

想到这里,杨云帆微微一笑,道:“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倒是很有意境。本公子虽然是江湖中人,可也向往风雅。”

说到这里,杨云帆轻轻拍了拍手,对众人道:“诸位,今日本座请客,都听听这小姑娘唱曲。”白

狐王在一旁却有一些不满,身子贴过来,咬着杨云帆的耳朵,吐气如兰,撒娇道:“公子,小白也会唱曲呢,何必让这小娘污了公子的耳朵?若是公子喜欢听曲,不如小白天天唱给公子你听?”“

红尘多寂寥……烟花虽美,只开一刹便凋零……”不

等白狐王撒娇,那小姑娘清冷寂寥的声音,便从她那看似单薄的喉咙里面一阵阵传了出来。歌

喉展开,一瞬间,万籁寂静,只听她那婉转柔情的嗓音在翩飞。“

好歌声……”

这一刻,不少人都纷纷转头,去看那小姑娘,眼中露出一丝诧异。谁能料到,这破旧的酒楼里面,随便一个卖唱的小丫头,竟有如此歌喉?真

是让人吃惊。

歌声寂寥,唱不尽人间离愁,说不清俗世哀怨。在

场的神境护卫,神王境界的白狐王,以及向来都是毫无廉耻的金毛狮王,听了这曲子,竟莫名肝肠悲痛,想要落泪,怎么也忍不住。“

一曲肝肠断,天涯何处觅知音……”

啪啪啪!

杨云帆站起来,轻轻拍了拍手,眼中露出了一抹由衷的欣赏。只

是,渐渐的,他的眼眸却是微微冷厉了起来。

“哈哈……有意思!”看

着那不远处一身素衣的少女,忽然间,杨云帆哈的一下,朗笑了起来。同

时,他的大袖一甩,身上的俊秀白衣顿时无风飘飞起来,显得潇洒无比,“堂堂妖圣,神王境大圆满强者,天下第二高手,竟为本座弹曲唱歌,本座真是不胜荣幸!”

“什么?妖圣?”

听到杨云帆的话,原本还在为曲子伤神的众人,轰然一下,全部退开数十米,神色紧张而惶恐!

妖圣!

天下第二强者,妖圣!

这个小女孩?

所有人的眼眸之中,都是露出震惊之色,凝视着那小女孩。

他们没有怀疑杨云帆的话。

云剑尊何等实力,又岂会看错?…



  

章节目录

最强神医混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九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歌并收藏最强神医混都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