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恶!不能看下去了,赶紧离开再说。

杨云帆为了尽量不惊动五个女孩,体内运转一股水元力,四肢顿时如同练了软骨功,全都软化,慢慢抽了出来,然后将潘薇薇抬起,再轻轻放回床上,他这才轻轻的下了床。

这一切经过不过短短数秒,潘薇薇根本来不及反应,杨云帆就下了床。

“唔?不要乱动,我要睡觉。”

“呀,杨大哥,你怎么也在……难不成,我们昨天……”等到她们回过神来,骤然现,杨云帆竟然跟她们一起睡觉了。这才想起,昨天晚上,几人又怕又累,到了宾馆之后,往床上一躺,就直接睡着了。

虽然不知道昨晚什么都没有生,但是她们也都是少女心性,顿时害羞不已,蒙头不敢看杨云帆。

杨云帆趁机摆脱尴尬,匆匆下了楼。

下楼的时候,那柜台的老板更是用暧昧的眼神看着他道:“小哥,昨晚好艳福啊。”

杨云帆一愣,顿时想到可能是五个女孩带自己来这里的,连忙道:“老板你信不信,我是清白的?”

老板却继续笑盈盈的道:“呵呵,我明白,来这里的人都是清白的。我这里可是清白旅馆。”

杨云帆看了一眼旅馆的名字,还真是“清白旅馆”。

他的脸色顿时精彩万分。

杨云帆知道这种事情也说不清楚,索性不解释,他又指着外面来来往往的警察问道:“老板,今天大街上怎么这么多警察。出什么大案子了吗?”

老板闻言,脸上露出一丝恐惧的神色,压低声音道:“小哥,你大概还不知道吧,听说昨晚洛镇来了一群恐怖分子,死了好多人,现在警方正在调查。”

“应该是昨天和魔种战斗的时候,被人看到了。所以误以为是恐怖分子。”杨云帆心里明白,生这样的事情警方也只能以恐怖活动尾,不然怎么说都说不通,恐怕就会引民众恐慌。

杨云帆走上街头,挨近潘石家和拆迁区的居民几乎到处都是嚎啕大哭的人,让人心酸。特别是一些家中死了顶梁柱的,以后的日子更是没了着落,这些寡妻孤女,用可怜也难以形容了。

看到这些,杨云帆不禁微微有些自责,就是因为他当时太过妇人之仁,所以阴胎才会在自己面前逃离,如果他强行留下唐慕云婆媳,立刻处理掉阴胎就不会生今天这样的惨剧。

“一定要把唐慕云给找出来,既然阴胎能够炼制魔种,那就一定要将阴胎斩草除根!”杨云帆眼中有了一丝坚决。

“叮铃铃……”

杨云帆正思索间,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是潘薇薇她们,五个女孩都已经醒来,叫自己回去。

“麻烦了,等下怎么跟她们解释昨晚的事情呢?要是骗他们自己是出家道士,恐怕这些女生不一定相信。这个借口不行,难不成跟她们说真话?”杨云帆顿时有些头疼。

算了,不想了!

船到桥头自然直。

回去的路上,杨云帆肚子有些饿,顺便在肯德基订了六份全家桶。

再次来到旅店房间,五个女孩都规规矩矩的坐在床上,就像是做错了事情的小媳妇,面对杨云帆,她们似乎都有一些说不出的害羞。特别是潘薇薇,整张脸都红成了红柿子般。

看到五个女孩因为昨天一路逃命,身上都脏兮兮的,杨云帆笑道:“看你们一个个小花猫一样,赶快去洗个澡换身衣服,等下你们还要去上学呢。”

五个女孩纷纷点头,但是却没有人去洗手间。

杨云帆有些无语,只好又问道:“怎么了?”

最后还是潘薇薇先开的口道:“我……我们没有换洗的衣服。”

杨云帆有些尴尬,立刻点头道:“这样,薇薇和兰兰,你们稍微整理一下,我带你们去买衣服。”

“真的吗?耶!太好了!”潘薇薇和潘彩兰全都欢呼起来,争先恐后的进了洗手间。

剩下三女则可怜巴巴的看着杨云帆,憋着嘴,就像是受到不公正待遇的小女孩。

杨云帆看着她们有些无奈,只能安慰道:“你们身材都差不多,放心吧,薇薇和兰兰会给你们选好的。而且我还叫了全家桶,我们买衣服的时候,你们可以先吃。”

三女虽然不情愿,但这是杨云帆的安排,她们也不会违背,只是默默接过杨云帆手里的全家桶。

肯德基大鸡翅的香味,顿时蔓延开来。

几个女孩也是差不多一天没吃东西了,这会儿口水直流。比起衣服,还是填饱肚子更重要。

……

杨云帆带着潘薇薇和潘彩兰直奔服装店,在他的催促下,两女迅选好了五套比较适合她们年纪的衣服,很快原路返回。

洛镇不同于湘潭市,街道不大,加上摊贩们喜欢将摊位摆出门面经营,使得原本就不宽敞的人行道变得更加狭窄。出服装店才一段路,前面就出现了一个白色的棚子,显然这里有人死了,家属正在为死者举行丧礼。

见此情形,两女忽然想到昨晚的惨事,全都变了脸色,感到莫名的恐惧,向杨云帆身边靠拢了一些。

杨云帆沉默不语,经过帐篷旁边时,运转功德之力。

这功德之力顿时化为一丝丝金光,涌入那些人的身体内,让那些人稍微减轻了一些身体负担。须知,悲伤容易伤肝,而且骤逢家人死去,不吃不喝,对身体伤害也很大。

杨云帆没有及时救他们的家人,此时也只能稍微减轻一点他们自身的难受。

“杨云帆,你怎么会在这里?”

做完这一切,正要离开,杨云帆的背后忽然传来纳兰薰的声音。

杨云帆脚步一顿,有些尴尬的回头。

只见见到纳兰薰穿着警服,手抱记录本,英姿飒爽的站在那里。

没想到在这里能够碰见纳兰薰,杨云帆尴尬道:“纳兰警官,你怎么也来了洛镇?”

纳兰薰看了杨云帆身边的两个小女孩一眼,嘴角轻轻一撇,心中冷哼了一声。

随即,她示意杨云帆到一旁,这才小声道:“杨云帆,昨天这里生大规模战斗。空气中有邪气残留。还有道家真气痕迹。有人还用了雷符。你说说吧,是不是你干的?”

  

章节目录

最强神医混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九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歌并收藏最强神医混都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