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让我失望。”

杨云帆微微一叹,从山洞之中走出。

走到门口的时候,他看到那些小奶豹都畏畏缩缩的盯着他。

他无奈一叹,从储物袋里面拿出不少东西,堆在门口,道:“别说我以大欺小,这些肉干,还有灵果,留给你的孩子们。”

“对了,你的隐匿本事不错,然而,在这个森林之中行走,这点本事还是不够看。我再传你一门移形换影的神通,可以提升你的身法技巧,算是对你的一点补偿吧。”

拿了人家收集了无数年的宝物,杨云帆心中还是有一些小小的愧疚,不过这灵魂金珠实在是可遇不可得,他也不可能真的放过。

留下一些宝物和功法,也算是给这黑豹一家子一点补偿。

“好了,我走了,以后若是有机会,你们一家去到外面的世界,被人欺负了,可以报我的名字……嗯,我叫元蜃主宰,来自幽冥山。”

杨云帆想了想,最终没有报出自己的名字,而是留下了元蜃主宰的名字!

抢人家小孩子的东西,这种事情,怎么可能是自己这样英俊伟岸,潇洒不羁的天之骄子做的?

换成是元蜃主宰这个卑鄙无耻,不要名声的家伙,那画风就正常多了!

……

“吼!”

“元蜃主宰!你这个伪善的小人!”

看着杨云帆一步步离开,黑豹不断在山洞口徘徊,同时发出了一阵阵的低吼声。

它收集了无数年的灵魂金珠,本来是用来给自己的孩子们增强灵魂潜力的,谁知道,就这么被杨云帆抢走了。

这一刻,它简直怒火中烧。

可它又不是杨云帆的对手,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杨云帆离去。

幸好,杨云帆留下的“元蜃主宰”这个名字,让它有机会报仇。

“元蜃主宰,你等着吧,你抢了我孩子用来洗礼的灵魂金珠。只要你敢踏入黑白道宫一步,我族的元祖,绝不会放过你!”

黑豹母兽发出一阵阵的低吼声音。

很快,它重新钻入到山洞之中,用爪子从那一堆看似无用的干草堆里面,缓缓的找出一更紫色的树枝。

“呼!”

它嘴里喷出一口幽幽的火焰气息,落在那紫色树干之上,一瞬间,那紫色树枝便缓缓的燃烧起来。

“嗡嗡嗡……”

不多时,山洞内部的空间,发出了一阵阵的扭曲,同时产生了一片紫色的光雾。

光雾微微抖动,不久之后,有一个身穿黑色斗篷的男子,显露出来。他的身后,滚动着无尽的黑白之气,就像是一片银河一样广阔。

“奥丽莎,是你点燃了魂树的枝叶?”

那男子掀开斗篷,露出了一张布满了黑色斑纹的脸孔,凝视着底下的黑豹,沉声道:“你召唤我,是出了什么事吗?”

“元祖大人,我用来给孩子们洗礼,提升灵魂层次的灵魂金珠,被人抢走了!”黑豹异兽匍匐在地上,声泪俱下,控诉着“元蜃主宰”的卑鄙无耻。

“只是灵魂金珠被抢,孩子们没有受伤吧?”

那一位黑袍男子,根本不在乎什么灵魂金珠,或许在外面的世界,这灵魂金珠很是稀缺,可在永恒结界之内,这样的灵魂金珠,随处可见。

更何况,他的身份很高贵,乃是黑白道宫之中,一座圣殿的管理者。

连一些至尊强者遇到他,也要以礼相待。

他没有心思听小辈絮叨这些小事情,挥挥手,不耐烦道:“奥丽莎,就这样吧。元祖我还得为天尊看守【虚天鼎】,等过一段时间,我指点你去一个新地方,保证可以得到充足的灵魂金珠。”

“可是……”

黑豹异兽听到这话,忍不住想说什么。

不过,它知道自己的元祖说一不二,已经决定的事情,不会轻易更改。然而,一想起杨云帆那可恶的脸,它的气就不打一处来,鼓起勇气,怂恿道:“元祖大人,我可是你的嫡系血脉后裔。那个元蜃主宰竟然敢欺负我,这是不把你放在眼中。另外,他还要前去黑白道宫接受天

尊的考核。你绝不能让他轻易通过考核。”

“元蜃主宰吗?”

那一位黑袍男子闻言,微微点了点头,冷声道:“我记住了!他敢欺负我的血脉,确实不能这么轻易放过他!”

“多谢元祖!”

那一头黑豹异兽闻言,顿时露出了笑容。

“奥丽莎,记得好好照顾孩子们。你的孩子之中,若是能出一个灵魂出色的,被天尊看中。那么,你现在所受的任何委屈,都是值得的!”

“记住,灵魂才是最重要的!”

话音落下,那一位黑袍男子缓缓的在光雾之中消散。

“灵魂才是最重要的?”

那一头黑豹异兽似懂非懂,不过,元祖的话一向都是正确的,它自然深信不疑。

……

广阔无垠的山脉之间。

一道庞大的身影,掠过山脉,如一只大鹏落下。

“哗啦!”

一甩衣袖,包裹在体表的一缕缕黑气缓缓的散去,元蜃主宰背负双手,站立在巨大的石台之上,双目抬起,遥遥望着前方那一座宏伟壮观的青铜巨门。

他是第一个踏足这里的人。

太阳开始落下,一缕阳光射在那斑驳而古老的青铜大门之上。

光线宛如是水流一样,将那大门之上,复杂的纹路沟壑,缓缓的填充起来。

“嗯?”

诡异的,元蜃主宰看到,那原本镌刻在青铜大门之上的古老文字,竟然形成了一个个金色实体,缓缓漂浮出来。

这些古老文字,互相之间有着神秘的联系,发出一阵阵的涟漪……竟然使得他的灵魂,产生了一种莫名的震荡。

“好厉害的灵魂威压!”

“仅仅只是在一座大门留下几笔勾画,就能压得我灵魂凝固,几乎无法站立。黑白道宫主人,那一位号称天尊的存在,实力之强大,简直是难以想象……”

面对神秘的黑白道宫,元蜃主宰不敢有任何的倨傲。

他的父亲帝魇至尊无数次告诉过他,黑白道宫乃是诸天神域最神秘的存在,远远比【昆仑古墟】【扶桑巨木】【雷罚城】要神秘许多。

而黑白道宫之中,居住着诸天神域最多的强者,在这里面,你随意遇到的一位貌不惊人的修士,说不定就是曾经名震天下的巅峰强者。

就连帝魇至尊自己,每一次进入黑白道宫,都是恭恭敬敬,不敢有任何逾越。

“咔咔咔……”

元蜃主宰停留在青铜大门之前没有多久,这青铜大门便感应到了什么。

石台的左右平台,轰然塌陷。

同时,两座巨大的黑色铜像,从石台之下,缓缓的升起。

两个黑色雕像,每一个都有着数百米高,浑身布满了锋利的鳞甲,在阳光下折射出金属般的冰冷光泽。

雕像浮出地面之后,缓缓的转身,正面而对,守护在青铜大门的两侧。它们各自手持一柄黑色巨斧,斧刃之上,不时有着一抹抹犀利的光芒闪过。

“元蜃主宰……”

就在这时,其中一座雕像,微微挥动金属羽翅,睁开眼睛,凝视着元蜃主宰。

“羽魔族的前辈!”

元蜃主宰立马躬身,小心翼翼的问好。

这一座雕像,虽然看似是金属雕刻,可实际上,元蜃主宰却很清楚,这两座雕像,都是曾经叱咤一时的幽冥山魔族的巅峰强者。

只不过,无数年前,它们探索黑白道宫的时候,遇到了巨大的危险,为了保住性命,它们付出了自由的代价,答应为“天尊”守门十万年,所以变成了如今这一副金属雕塑模样。

而这一位开口的守门雕塑,便是羽魔一族的前辈,跟他的父亲帝魇至尊同处一个时代,有一些交情。

那位羽魔族雕塑凝视着元蜃主宰良久,脸上露出一抹冷意,声音尖锐刺耳道:“当你踏入这片土地之后,你应当知道,你的行径作为,便不再代表着你一个人,而是代表着我幽冥山魔神一脉。”

“是!”

元蜃主宰心中一动,激动的竖起耳朵,聆听着这位“幽冥山前辈”的训斥。

他知道这位前辈不会忽然开口,此时开口,多半是想能提点他一些,关于黑白道宫之中的禁忌,可以让他夺取这一次的至尊机缘。

他开始凝神屏息,准备仔细揣摩着对方话中的意思。

“元蜃主宰,你的父亲帝魇至尊,是我们幽冥山一脉的骄傲,在无数天骄之中,赢得了天尊的青睐,踏入至尊境界!”

那位幽冥山前辈,目光凝视着元蜃主宰,忽然开始赞颂帝魇至尊。

“父亲大人,确实是一代天骄,我作为儿子,也以他为傲!”

元蜃主宰听到对方夸耀自己的父亲,虽然心中很是奇怪,不过对方毕竟是在说自己父亲的好话,他作为儿子自然很高兴,跟着应和了几句。

“可你的行为……却让我感觉到丢人!太丢人了!若你父亲知道了,一定以你为耻!”

出乎元蜃主宰的意料,那一位羽魔族前辈,没有告诉他什么黑白道宫的秘密,而是劈头盖脸的骂了他一顿。

什么情况?

以我为耻?

我堂堂神王大圆满境界,力压各族天骄,第一个冲到黑白道宫门前……我怎么让父亲丢人了?

这一刻,元蜃主宰的内心十分惊诧,他一万个想不通。

等一等!

难道,这位羽魔族的前辈,话中有话,只是不好当着另外一位守卫雕塑的面,说的很清楚?

可是,他这些话到底什么意思呢?

元蜃主宰陷入沉思之中。

“确实丢人!羽魔,这就是你们幽冥山这一代最出色的后辈吗?等了数万年,就等来这么一个丢人的玩意。真替你们幽冥山不值。”

然而,就在这时候,另外一头守卫雕塑也开口了。

你娘的!

到底发生什么了?

元蜃主宰彻底被搞懵了,自己到底做过什么丢人的事情?怎么好像全世界都知道了!

  

章节目录

最强神医混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九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歌并收藏最强神医混都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