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已经全部记下来了……这里的山河图传承,就没有必要存在了。”

良久之后,杨云帆已经将所有的山河图传承全部记下来。

不过,他这山河图传承,太复杂了,灵纹路线更是宛如天书,杨云帆不敢大意,此时抬起头来,重新又仔细观看了一遍那些石碑上的灵纹路线图。

闭上眼睛,他重新临摹了好几遍,确认无误。

下一刻,他抬起手。

“咔咔!”

他的手掌之上,自动浮现出了一层棕黑色的灵光。

很快,在那棕黑色灵光之下,他那原本平平无奇的肉掌,就跟吹气一样,飞的长大,一个个肉疙瘩长出来,让他的手指,变得粗大无比,像一根根萝卜一样。

手掌上面,更是覆盖着一层坚硬的角质层,像是厚厚的老茧一样,哪怕是利刃,也无法轻易割开。指尖,更是长出了锋利如刀的爪子。

这早已经不是人类的手掌,更像是某一种巨兽的利爪。

“山河图第二层,玄武意境催动之下,我的手掌,比起魔神一族,更像是他们壁画上的那些古魔!”杨云帆轻笑了一下。

运转玄武真意,就像是阴阳境期间,开启法身状态,无论力量还是爆力,都大大增加。远同境界!

“嗤嗤!”

此时,他手掌轻轻一抚,石碑上留存了万余年的传承灵纹,便渐渐的破碎开来,化成了无数的粉末,刷刷的从石碑上掉下来,随后被血水冲走。

很快,这石碑就变得光滑无比,没有了任何的奇特之处。久看中文网

“总算结束了。”

做完了这一切,杨云帆心口,一直悬浮着的大石头,终于落地!

山河图,五幅传承图,全部到手。

这些传承图,足以让他修炼到神王境界巅峰。

至于那最后一幅图,或许是在太古神国废墟的核心之地,等他有了足够的实力,自然会前往寻找。

不过,那都是很久以后的事情了。

有了山河图传承,他总算可以安心下来,好好修炼一阵子了,争取早日突破到神主境界。

否则,在这动荡的诸天神域,他的自保之力弱得可怜。

“暗星的探险,到此为止,该想办法回诸天神域了!这一具魔神身躯,修炼大地法则,太让人不爽了。完全无法突破不说,运转神力,更是困难了十倍不止!”

杨云帆已经有一些迫不及待,准备回归了。

得到了山河图传承,他的实力,将产生质的蜕变,不说一举踏入神主境界。但是,起码可以修炼到神境巅峰,触摸到神主境界的边缘。

至于神禁.果……

这一趟下来,他才现,暗星之上危险重重。神禁.果,也不知道生长在何处,他一路上,都没有现神禁.果的踪影。

如果强行去寻找,太过危险,不太值得!

想必,清韵师姐也能理解。

“该走了!”

杨云帆对着那石碑深深的鞠躬,祭奠了一下禹皇的阴灵,而后,他的身体,渐渐模糊起来,化成了一点点的棕色灵光,准备离开。

“小辈,多谢你,毁去石碑……”

然而,就在这时候,一阵充满了邪恶,痛苦,怨愤的呢喃,悄无声息的从地底钻出来,传入到杨云帆的耳朵里面。

“什么声音?”

杨云帆本想悄无声息的离去,可听到这声音,他的身影,忍不住一滞!

“一万年了,终于有人来到这里,毁去了这一座可恶的山河图石碑……等本座破开封禁,一定好好谢你……哈哈哈……”

肆意的邪笑声音,扰乱杨云帆的心神,让他运转神力都十分勉强。

“什么情况?”

听到这声音,竟然影响了他的神志,让他的思绪变得迟缓起来,杨云帆惊恐万分。

这声音,似乎是从不远处的那一块青色巨石之下,出来的。

对了!

那一块巨大青石,似乎是一个封禁的关键。

刚才,杨云帆不小心,碰到了这山河图传承石碑上的封禁时,那巨大青石,就出了一阵涟漪,组成了无数的缚神网,将自己困住。

“这是一个封禁!这岩层,通体都是一个封禁。下面,似乎封禁着某个魔神主宰!山河图石碑,似乎是镇压着魔神主宰的关键!”

杨云帆一下子,似乎想通了一切。

“小辈,现在才想到?太迟了……”

那声音的主人,似乎可以轻而易举的知道杨云帆在想什么,怪笑声音,更加肆无忌惮了!

然而,这是不合常理的!

人的思绪波动,是十分隐秘的,无法探测的。对方可以知道杨云帆在想什么,唯有一个可能……

“精神幻术?”

杨云帆额头上的血色六芒星,疯狂的流转起来,一阵阵的血色灵纹,萦绕在他全身。

“嗤嗤嗤!”

果然,一阵阵的轻烟,从杨云帆的身上冒出来,化成了一个个魔影,被燃烧成灰烬。那是一个个精神念头,在刚才,杨云帆毁掉山河图的瞬间,就悄无声息的附着在了杨云帆的身上。

“果然是精神幻术!能这么隐秘,就在我身上布下幻术,这声音的主人,实力太强了……远远过我,或许过清韵师姐!否则,清韵师姐,应该会提醒我!”

杨云帆忍不住想到了什么,面色一阵大变!

“毁去石碑,毁去石碑……”

这时候,清韵师姐的神识,在他耳边开始呢喃。

一开始,清韵师姐似乎充满了疑惑,然而,逐渐的想通了什么,声音,却是变得坚定起来。

“木易师弟,快走……这是鸠山主宰!”

清韵师姐一瞬间,想通了一切,看杨云帆还在愣,她快道:“鸠山主宰,羽魔一族的主宰强者,他没有陨落,而是被天蚀主宰,镇压在此地!”

她懊悔万分,自责道:“我早该猜到的……天蚀主宰,凭什么会帮魔杀之主,镇压禹皇这样的强者?根本没有好处啊。而且,鸠山主宰如果陨落了,他的魔殿,怎么还能存在万年?早已经消失了。”

“现在,我明白了……他没死!这个鸠山主宰,没死!”

清韵师姐的神识,在杨云帆耳边动荡,声音十分的颓然。

她计算到了一切,然而,算错了一件事……鸠山主宰,没有死,而是被镇压在这里。而此时,山河图被杨云帆毁灭,鸠山主宰,即将破开封禁。

“师姐,鸠山主宰不是羽魔一族的主宰吗?怎么会被封禁在这里?这里可是羽魔一族的大本营啊!”

杨云帆十分奇怪。

这并不是他的思绪跟不上清韵师姐,而是他缺少了许多情报。

“鸠山主宰与天蚀主宰,一向不和,这似乎涉及到他们魔神一族内部的斗争。我就不清楚了。至于,羽魔一族,为什么会帮天蚀主宰镇压鸠山主宰,恐怕应该不清楚,鸠山主宰被封禁在这里吧。”

清韵师姐语气逐渐激烈起来,道:“天蚀主宰,真是好算计啊!他帮魔杀之主镇压禹皇,根本是借刀杀人。他将禹皇神魂,炼化出一座血池大阵,封禁鸠山主宰,为的,就是让鸠山主宰和禹皇的神魂,互相压制!”

“不过,这里,毕竟是鸠山主宰的魔殿,他可以源源不断的得到神力,到了最后,应该可以赢下禹皇。然而,禹皇真是不凡,陨落之前,神魂刻出来的山河图传承,竟然成了镇压鸠山主宰的灵魂的关键。”

顿了顿,清韵师姐想通了前因后果,道:“想必,天蚀主宰,一早就知道这一切。所以,又设立了一个封禁,护住那山河图石碑,让羽魔族长,看管这封禁。”

“至于你在石碑上,看到的【毁去石碑】四个古字……那应该不是禹皇留下的。而是因为山河图传承石碑上的灵韵破损,使得整座石碑的封禁,产生了松动,让鸠山主宰有机可乘。他以幻术,引诱你。”

“在你抵达石碑之前的一瞬间,鸠山主宰,就在你身上的附着上来精神念力,幻化出这毁去石碑的字样,引诱你,将他释放出来。并非是真实的!”

“原来如此!”

禹皇山河图的破损,竟然让鸠山主宰可以露出一丝神识,引诱自己。

这个鸠山主宰太强大了。

杨云帆从未见过这样,灵魂强大到这个境界,随便一个幻术,都以假乱真,让自己难以分辨。

要知道,他这一具魔神躯体,肉身不强,可是灵魂境界,可是极高的。

“不好!”

忽然间,杨云帆抬起头,看到了那光秃秃的石碑。

刚才,他竟然将石碑上的山河图灵纹,全部抹去了,这岂不是意味着,鸠山主宰的灵魂,再无封禁?

“逃!”

杨云帆忍不住浑身一颤,准备逃离这里。

轰!!

然而,太迟了,就在这时,他前方的石碑轰然一下,自己炸裂开来!

石碑之下,露出了一个幽深无比的洞穴。

“咔咔咔……”

一头浑身赤红色火焰燃烧,唯独一双巨大的瞳孔,散出漆黑冷厉目光的怪物,从坑洞之中,慢慢的钻出来。

他没有实体,而是一种奇特的灵魂状态,近乎半透明化,燃烧着赤红色的火焰。哪怕是在血海之中,这火焰也不曾熄灭。

这并非是真实的火焰,而是一种灵魂之火!

“聪明的女人,只是一些零散的讯息,就能推断出一切……”

赤红色的魔怪,漆黑的眼眸,冷厉无比的盯着杨云帆看了一眼,透过了重重虚幻的光影,他似乎看到了杨云帆体内,那一缕淡绿色的神魂虚影。

“还有,你这个羽魔一族的小辈,也是不凡……不,你不是我羽魔族的后辈。你的灵魂气息,来自诸天神域……”

这魔怪的目光逐渐阴沉下来,嘴角掀起了一抹残忍的笑意:“不过,不论你们是谁,都无关紧要了……因为,你们,都要死!!!”

(本章完)

  

章节目录

最强神医混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九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歌并收藏最强神医混都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