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一旦有了目的之后,做事情特别的有动力,而且容易下定决心。在得知山河图的消息之后,杨云帆的修炼也更加刻苦了起来。

落霞山,竹林之。

“给我合!”

杨云帆眼神凝重,手指之,雷光闪耀无,电蛇吞吐,似乎要将他整个手掌湮没。

与此同时,他雷光之下,他的手掌之又泛起了一层棕色的灵光,在灵光最浓郁的地方,一枚繁复的道纹,开始若隐若现的出现。

这是番天符印!

此时,杨云帆正尝试着,将雷元指之,关于雷元素的暴虐气息,跟番天印融合在一起。

要是能以番天印的手法,将雷元指打出来,那不再是单独的闪光雷球了。到时候,他一掌之下,百余米空间之内,雷光闪烁,密集成……这一掌之下,恐怕百余米生灵都要被灭杀,威力十足!

轰!

然而,正当他控制雷元素密布在他手掌之,尝试着与棕色灵光融合……不知道哪里出现了一丝细微的差错,只是瞬间,原本已经稳定下来的雷元素,便“轰然”一下,炸裂了开来。

这威力太大了,将已经形成的那一枚番天符印,也炸了一个粉碎!

雷光漫天,混合着番天印的浓郁大地法则之力,杨云帆心下一惊,连忙收回自己的手掌,然后身影急遽的后退。

“轰!”

只是刹那间,他原本所在的竹林,便被炸成了一团粉碎,无数的竹叶在雷光之下,咔嚓嚓的燃烧了起来。

“好危险,幸亏躲得快!”

看到这一幕,杨云帆深深叹了一口气。

“番天印的手法,和雷元指手法并用,还是差了一点。融合的契机不对!两种元素,互相排斥。看来,我对于这两种功法的了解,还是不够,需要继续研究。”

他没想到,两种法则元素的融合,竟然是这般困难。

番天印的浓郁沉稳,和雷元指的暴虐,似乎永远也无法融合,像水和火,不可能并存一样。

“不过,这样的修炼,也并不是一无是处。起码,半个月来,我对于番天印和雷元指的控制能力,都大大提升了。连灵魂修为,都精进了不少。”

杨云帆手掌一挥,一阵灵风卷起,将前方竹林里燃烧的火焰,直接抹平。

“嗯,时间快到了,清韵师姐,尚昆师兄他们,应该在阁楼那边等我了。”

抬起头来,杨云帆看了一眼天色,距离约定的时辰,已经相差不远。

此去日落之崖,无论是不是找到了山河图,他恐怕都不会再回到落霞山了。

此时,他最后望了一眼这个小住了半个月的竹林,对于这半个月的平静日子,竟然有一些留恋。不过,男人,总有一些事情要做,总有一些责任,要背负在身,不能只顾着自己过安稳日子。

眼神渐渐变得冷漠下来,杨云帆还是收回了目光,潇洒的转过身去。

然而,等到他即将走出竹林之时,他的脚步还是微微顿了顿,竟然伸出手,对着身后的竹林,轻轻挥了挥,似乎在做道别。

……

回到阁楼附近,杨云帆现,除了小豆丁,小白牙正在刻苦的修炼,倒是没有看到尚昆师兄,或者清韵师姐的身影。

“看来,回来的早了一点!”

杨云帆便百无聊赖的坐在阁楼之前的竹椅之,沏了一壶茶,慢悠悠的喝着。

“大师兄,你今天回来的好早?你的那个掌法,已经修炼成功了吗?”

小豆丁看到杨云帆回来了,他忙结束了修炼,腆着脸跑过来,讨好道。

“短时间内,怕是无法成功了!”

杨云帆摇摇头,微微一笑,也不在乎。

小豆丁闻言,挠挠头道:“大师兄,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你。为什么我修炼了半个月,还是无法达到,你说的那种青萍之风的意境,身法也达不到随心所欲的感觉,我跟小白牙斗,身法还没施展开来,被他看出了轨迹。”

“呵呵……这很正常,你施展身法的时候,没有融入幻莲的意境。”

离别在即,以后恐怕难以见到了,杨云帆看到小家伙修炼了半个月的身法,虽然有模有样了,但是缺乏一丝神韵。

此时,他笑了一下,不由提点道:“这天底下的功法,到了一定程度,都是观摩天地玄奥。”

“身法,讲究的是轻灵,迅捷,诡异,不能被人轻易看穿。天下间,最诡异的是水流,善若水,无形无相,最无法琢磨。其次,便是风。风之回旋,如羚羊挂角,诡异无。”

“但是,水和风的踪迹,无法简单的用肉眼观察到。所以,修炼身法的时候,必须有一个参照物。这【九现幻莲步】,便是有人观摩青莲摇曳,幻影重重,推演出来的。”

“咱们落霞山,没有莲花池。你观摩不了青莲意境,光靠自己瞎练,是不会有多大成的。”

听到杨云帆这一番鞭辟入里的话,小豆丁深以为然,然而,他很快开始挠头了,十分苦恼道:“没有莲花池,我修炼不成这身法了,那我岂不是辜负了大师兄你一番传承?大师兄,我该怎么办啊?”

【九现幻莲步】,听名字知道是高级身法,小豆丁在藏经阁里面找了半天,都没有找到能够与之肩的身法,最高级的,也不过是【金燕回旋身】,其玄奥程度,根本不这【九现幻莲步】。

“笨!”

杨云帆敲了一下小豆丁的脑袋,道:“刚才我不是说了吗?这【九现幻莲步】身法,观摩的乃是风之玄奥。参考物不同,但是其蕴含的法则玄奥,本质是一样的。无法观摩青莲摇曳,你不会观摩竹影摇动吗?”

“甚至,如果你修炼成功了,把这身法改名叫【九现幻竹步】也可以。反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小豆丁听完杨云帆的这番离经叛道的话,顿时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道:“这也可以?妄改功法名字,对功法创造者,可是大不敬。若是被人知道,会被打死的吧?”

“不改也行。随你吧。”

杨云帆站起来,有一些意兴阑珊。

他轻轻掸去了衣衫的褶皱,看了一眼小豆丁,小声道:“小豆丁,我马要跟尚昆师兄他们一起下山去办一件大事。日后,恐怕没有时间指点你了。你要自己好好修行。若是你日后能修炼到阴阳境,有机会的话,可以来乾元圣宫,摩云殿找我。”

小豆丁听杨云帆这么说,忽然愣了一下。

瞬间,他似乎想到了什么,前几步,张头探脑的看了一下四周,确定没有其他人,他才神秘的询问道:“大师兄,你是不是要判出师门,离开碧霞丹宗,去乾元圣宫拜师?”

靠!

什么叫判出师门?

听到这话,杨云帆手的茶壶,差点都没拿稳,狠狠摇晃了一下,水流一下过猛,溅射在茶杯之外。

这一刻,杨云帆真的很想抓着小豆丁的耳朵,大吼道:“你看清楚老子这张帅气的脸,老子本来不是碧霞丹宗的人!”

  

章节目录

最强神医混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九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歌并收藏最强神医混都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