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输钱也是有规律的,总之最后赚钱的,肯定还是赌城一方。

而平时也会出现一些意外,所以赌城给每个荷官都有一个底线,眼前这个荷官的底线是一千万,这是赌城给他的权力。但是,现在这一把之后,肯定破一千万了。说不定要输上两千万!

荷官这一刻真有种要哭的感觉,看着杨云帆的眼神说不出的可怜,心说大哥你是高手你去坑谁不行,你为什么偏偏跟我过不去啊,你这是把我往死里逼啊!

还能不能好好赌钱啦。

“高手哥下了小,我们也赶紧跟。小小小!”

其他人也纷纷下注,大部分还是随着杨云帆压在了小上,只有几个人不服气的压在了大上。

“快开,快开!”

下注后,那些赌客见荷官两眼茫然一动不动,顿时不满的叫道。

荷官苦笑着看了叫嚣的客人一眼,又看了看压在小上的恐怖筹码,心里在吐血,可是却没有任何办法,仿佛用尽了全身力气才把骰盅拿起……

“是小,哈哈,真的又是小。”

赢钱的客人顿时兴奋的叫了起来,输钱的两人却是开始后悔不已,早知道就压小了。

整个赌桌上最兴奋的还是韩琪琪,两眼就快要冒光了:“哇,又赢了,杨云帆,我真是爱死你了。”

说着,也不管有没人抱着杨云帆吧唧就是一口,亲完之后,她才意识到不对劲,小脸一下子变得红彤彤的,跟跟红苹果一样,可爱极了。

见杨云帆正擦着脸,一脸惊讶的看自己,韩琪琪更加害羞了。

为了掩饰这种心虚和害羞,她立马选择转移杨云帆的吸引力,对着赌桌狠狠拍了一下,道:“本小姐又赢了,你还不快赔钱!”

“快点赔钱,快点赔钱。”其他赢钱的赌客也叫道。

“对不起,各位老板,现在本张赌桌上的筹码,已经不够支付各位的赌金,不过各位不要着急,我马上通知经理,让服务人员送来筹码赔付给各位。”荷官勉强陪笑对众人说道,脸上的笑容却比哭还难看。

“那好吧,快点,别耽误时间,我们还得继续玩呢。”赌客也知道荷官说的不是谎话,嘴里催促道。

“几位老板稍等。”荷官陪着笑点点头,尤其是看杨云帆的那一眼,脸色苍白,他已经看见从走廊出来的经理,赶紧快步走过去,要将这里的事情跟经理汇报一下。

荷官几乎是跑着来到从走廊里走出的一个中年男子满前,脸色苍白的道:“经理,出事了。”

“怎么了?我听见了你刚刚送来的暗号,遇上麻烦了?”中年男子是银都赌城的经理,名叫刘一达,是洪天手下的心腹。洪天不在,他就是这里的负责人。

此时刘一达听听见荷官的话,顿时皱了皱眉。

他刚刚正在里面给洪天报告这个月的盈利,就接到了荷官的暗号。不过,那会儿,他正陪着洪天,跟一个神秘的中年人说话,所以不能离开。但是就耽搁了一会儿,他找了个机会,立马就出来了。

只是,这会儿出来,好像有点晚了。已经出事了!

“经理,我负责的赌桌来了个高手,赢了很多钱,我不是对手。”荷官惭愧道。

“哦?”

刘一达听了微微一愣,不过随即就是无所谓的一笑:“没关系,既然是开赌城就不能总是赢钱,偶尔赌城输点钱也是件好事,这反而可以提高赌城的信誉程度,客人也玩的更加放心。”

“我知道,可是……”荷官欲言又止,下面的却没敢说。

“好了,这件事我知道了,你放心,每一张赌桌每天都有一千万筹码底线,你就放心的陪那人玩吧,有本事他把一千万全赢了,呵呵,这件事我不会怪你,只要你注意一下那个人看看是不是老千就行了。”刘一达笑呵呵的拍拍荷官的肩膀,说的很随意。

“可是!”

荷官心里一咬牙,抬起头来:“经理,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那个人每次都是全压,好像能够看见骰盅的骰子子一样,是次次压中,而且身边的客人后来也开始跟风,赌桌上一千万底线已经输光了,现在还欠他们大约一千万,我……”

说到,这里荷官赶紧闭口,一脸不安的看着经理。

这可是赌城开张以来从来没出现过的事,一千万底线输光的事情不是没出现过,但是很少,毕竟这是普通大厅,真正豪赌的人都进了贵宾厅,而他今天已经彻底打破了赌城记录了,短短不到半个小时就输光了所有底线资金,而且还欠出去了一千万!

这可不是一千块,就算是赌城有钱这也不是一笔小数目!

所以说,此时荷官的心里充满了忐忑,更大的还是恐惧,他不知道自己会受到什么样的惩罚。

“什么?你说什么?”

经理刘一达听完荷官的解释脸色猛的一变!

那个荷官一咬牙道:“经理,我估计懂得听骰术,他每次都中。而且,我怀疑他能听出每一个骰子的点数。我觉得咱们赌城里面,只有明哥,或许能挡得住他了。其他人,估计都不行。”

每个赌场,为了防止有赌术高手来砸场子,都会养着几个级赌术高手。

这个“明哥”就是洪家从澳门请来的镇场子的高手。

“既然你这么说,那还不赶紧去把阿明叫来?”

经理一脸怒意的看着那个荷官。早看出来了,现在才提议。难道赌场的钱,是打水漂打来的吗?

过了一会儿,一个穿着荷官衣服的年轻人,打着闪亮的胶,就跟赌神里面的周润一样,梳着一个大背头,油光锃亮。他就是之前的荷官和经理嘴里说的高手,段天明。

一个从澳门回来的赌术高手,曾经是澳门赌场里面的镇馆子的高手之一,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忽然到了南疆市,然后成了这个赌场的最后底牌。

一般情况下,他都是在贵宾室里面休息,偶尔出面跟高级客人赌一把。很少会来到外面的大包厢。

“不好意思,经理,我来晚了一点。”段天明走到经理面前,很谦逊的道。

除了赌术高强之外,他还特别喜欢学习赌神里面周润的样子,笑起来也很迷人,充满了暖意。

  

章节目录

最强神医混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九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歌并收藏最强神医混都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