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禹皇?”

那身穿兽皮的壮汉,目光疑惑的看着杨云帆。

“我似乎听过禹皇这个名字。但是,他究竟是谁?”

很快,他的脑海中,似乎有一丝波动。

对于这个名字,他是如此的熟悉。可是不知道为何,他竟然想不起这个名字。

“嗯?”

这时候,这个壮汉皱起眉头。

一个个熟悉的战斗画面,在他的脑海中闪过,其中战斗的场景,十分激烈。几次险象环生。

照理来说,这么惨烈的战斗,他应该记忆深刻才对。

可是,他竟然全部想不起来了。

这些画面也十分的细碎,前后没有联系。

“你不知道禹皇!你怎么会不知道禹皇?”

杨云帆诡异万分,他眼珠子死死盯着那个壮汉,道:“你再想一想……”

“对了,开天斧!”

杨云帆忽然想到了什么,从自己的背后,解下那有着一人高的巨大神斧。

它无比的霸气,刀刃开阔,仿佛可以劈碎山河。

“你看看,这把开天斧,这是禹皇的兵器。你可曾见过?”

杨云帆握着开天斧,目光却是盯着那壮汉,想要通过他的面部表情,捕捉出一些信息。

“开天斧,这个名字我也好熟悉!”

那壮汉的瞪大了眼睛,盯着杨云帆手中的开天斧。

他的脑袋运转的飞,拼命的在回忆什么。

只是,他的脑海之中,似乎有一种神秘的禁锢。

每当他触摸到这一丝开天斧的记忆时,他的灵魂之中,便有着针扎一样的痛楚,让他停止思考!

“啊!我的头好痛!”

这种灵魂的痛楚,让他无法忍受。

那壮汉很快抱头大叫起来,不怀好意的瞪着杨云帆:“你究竟是谁?到底对我做了什么?你快离开!再不然,我对你不客气!”

杨云帆见到这壮汉的模样,也意识到,这乾虚世界并不是现实世界,而是一个虚拟的世界投影,这大汉可能只是一缕灵魂片段组成的,并不具备真正的灵魂。

只是,他跟傀儡又不一样,有着自己的智慧。

杨云帆不懂得生命创造的技巧,但是隐隐现,自己似乎误会了什么。

这里虽然是地球,这个大夏部落也可能是禹皇的那个大夏部落,是华夏民族的前身,可是,却并不意味着,这壮汉是真实存在的人。

只是,杨云帆还是不死心,他深深呼吸了一口气,看着那大汉道:“我可以走。我也不可以不问你禹皇的事。我想问一问,你是谁,你叫什么名字?阁下修为不俗,不该是无名之辈。我听闻,上古神话之中,禹皇身边有五位大将,阁下是哪一位?”

“你问我是谁?”

那大汉愣了一下,随即哈哈大笑起来,“我乃是……”

只是,话到嘴边,他忽然愣住,脑袋里空空如也,他根本不知道自己是谁!

“我……我……啊啊啊,我到底是谁?”

下一瞬间,那大汉仿佛一头狂的野兽,捂着脑袋,哇哇大叫起来。

他已然意识到了自己的存在,去追问自己是谁,自己为何存在这里?自己到底在等待什么?

“对,你是谁?告诉我……”

杨云帆兴奋无比,只要那大汉告诉他,自己的姓名。

按照他对于华夏古代历史的了解,一定可以从神话中找到一些蛛丝马迹,知道这大汉的身份,这地球投影的年代。

这时候,大夏部落还未完全被魔杀族所灭,那些古老的传承,战巫一族遗留下的功法,他都可以让其扬光大!

“我想起来!我是尤……”

忽然间,那壮汉停止了怒吼,他眼睛一阵清亮,想到了自己的身份。

只是,他的话才说了一半……

轰!

天地间,突然一道雷罚落下,紫色的雷霆,如狂蛇乱舞一般,瞬间将这大汉吞噬,没有给他任何还手的余地,或者逃离的时间……

眨眼睛,那个壮汉强悍的身躯和修为,便在雷罚之前,烟消云散!

而雷罚之后,天地安静了不过几个呼吸,一个同样,身穿兽皮,身形魁梧的大汉从地底冲出来。他愤怒的看着杨云帆,道:“擅闯我大夏部落,格杀勿论!你是何人?还不离去!”

“我懂了……”

“哈哈哈……”

杨云帆看到这一幕,心中悲凉无比,忍不住仰天大笑起来!他心中的一切执念,如梦幻泡影,在这天道法则之前,瞬间破碎!

“假的!”

“乾虚世界……虽然藏有乾坤天地,无数次元,却逃不过一个虚字!这里的一切,都是假的。我的修为进步,也不是靠这里的提升。而是我灵魂的提升,带动着外界本尊修炼度提升!这里的一切,生与死,都是一眨眼的事情。任凭乾虚世界的主人。乾元圣主操纵!”

杨云帆肆意大笑,老天给他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让他以为这地球投影世界之中,他可以找到一些大夏部落的蛛丝马迹。

他找到了……

可是,这一切都是虚假的!

这一瞬间,他的信念,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打击!

然而,他不气馁,深深吐出一口浊气,闭上眼睛,压制住体内沸腾的灵气。

再度睁开眼睛,他深吸一口气,道:“归根到底,还是我不够强!”

“这乾虚世界,应该是空间法则和生命法则的共同演绎,只不过,演绎出来的生物,十分鲜活,并不是傀儡一般死气沉沉。他们就像一个个游戏程序,有着自己的使命和运行规则。然而,再鲜活的虚拟人物,他们也是虚假的。一旦意识到自我的存在,便只能被毁灭!”

“悲哀!”

此地不过是地球某个年代的投影,一切都是虚假,受到乾虚世界的控制,想知道真实的历史,必须回到现实世界。

这里,只不过是杨云帆达到神境之前的修炼之地。

至于这争夺战,也只是恰逢其时!

这时候,杨云帆抬起头,目光凛然的扫视着前方数百里的范围,沉吟道:“前方,一共有三十六名参赛者!将他们所有人,全部击杀。我能得到72积分!”

杨云帆的心中憋屈无比,此时,他忍不住要去厮杀一番!

前方的几十参赛者,正好让他泄!

“等一等……”

只是,忽然就在这时候,那壮汉望着杨云帆远去的背影,渐渐感觉到他背后的那一把开天斧是如此的熟悉。

那一战,是他最后的记忆。

禹皇远去的背影,似乎也如前面那个年轻人一般,桀骜狂狷,孤独寂寥。

几乎,一模一样!

“禹皇……”

这一瞬间,那壮汉的记忆中,无数碎裂的画面,陡然凝成一块。

他记起了所有的事情,意识到了自己的处境!

他的脸庞变得扭曲起来,有一股怒气,从心底蓬勃而,咬牙切齿,怒道:“本尊陨落万年,一缕神识竟然被困在这乾虚世界,做一个看门狗!好,好的很啊……”

他狂傲大笑,看着杨云帆的背影,越来越熟悉,越来越亲切。

有一种压制不住的心情,让他想要追上去,将一切都告诉杨云帆。可是,他的灵魂已经感觉到了巨大的压迫,这是乾虚世界的法则开始维护。

他知道,以他目前的处境,完全无法改变这法则的运转。

时间有限,容不得他多加思考。

“呜……”

一层层的威压,骤然间在他的身体表面出现,使得四周的空间一片凝固,巨大的压力产生,似乎要将他直接压碎。

“给我开!”

他抬起大手,以大手竭力撑开一方天地,对着杨云帆大吼道,“我族至宝【山河图】,在沧天境,落日之崖!记住!一定要记住!”

“轰隆隆!”

他刚喊完,无数的雷蛇狂舞一般,布满整个天空,轰轰轰,无穷无尽的砸下来……

很快,将他完全吞噬。

连带着他守护的大夏部落,也直接湮灭!

而在他被雷罚劈碎之后,这一方乾虚世界,竟然做出了修补,将这大夏部落直接抹去,至于这一位守护者,更是不复存在。

“山河图!”

“沧天境,日落之崖!”

杨云帆的耳朵很尖,听到了那来自身后的喊声,他沉吟了一下,道:“那地方,不是魔杀之主,血河之主,埋伏,袭击禹皇的地方吗?”

“山河图……落在那地方了?”

杨云帆的内心诡异无比,奇怪的呢喃道:“只是,山河图,不是一门功法吗?我明明得到了传承,为什么又说遗落?”

“山河图,神火传承图……”

杨云帆摸着下巴,沉思了起来。他总觉得,这两者存在着什么内在联系。

“等一等!”

脑海中仿佛有一条闪电划过,杨云帆忽然想到了什么,眼睛一凝道:“难不成,山河图,其实也是观天碑的一种!记载着某种法则的演绎?而魔杀族和阎魔族击杀禹皇,并不是为了灭杀战巫一族,只是为了争夺山河图!修行那山河图上的传承玄奥?”

这么一想,杨云帆的脑海中,豁然开朗,想通了一切!

魔杀族和阎魔族虽然好战,可是无缘无故去灭杀一个族群,根本没有任何意义!唯有观天碑,这样记载着远古传承,能够达到至尊境界的宝物,才值得魔杀族的人拼命。

“勇士,你到底是谁?”

这时候,杨云帆回头去看提醒自己的壮汉。

对方既然能知道禹皇山河图的遗落之地,一定身份不凡,或许是禹皇身边的大将。

可是,这时候,杨云帆回头去看,现对方早已经在雷霆万钧之中,化为了一片飞灰。

他的存在,已经破坏了乾虚世界的法则,被法则所不容许!

……

  

章节目录

最强神医混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九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歌并收藏最强神医混都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