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是云龙道长跟他一样,生性洒脱,对于虚名无欲无求,又喜欢炼丹制药,跟他有共同爱好。

面对云龙道长,杨云帆仿佛跟面对自己爷爷一样,可以轻松自如的放下所有戒备,讲出自己的所有秘密。

毕竟,以云龙道长的为人,只会帮他解决麻烦,而不会取笑他,或者让他难堪。

“哦?”

听到杨云帆苦叹,云龙道长的眉头却是微微皱了皱,而后他小心翼翼的开口询问道:“这两个月,杨小友,是不是暂时离开了地球,前往了那传说的诸天神域?”

“嗯?道长,我都没开口,你是怎么知道的?”

杨云帆听到云龙道长的话,瞬间愕然了一下。无痕道人和无言道人,对于诸天神域的事情,一无所知。云龙道长却能一句话说破自己的忧虑。

这实在是匪夷所思。

难道青城山的传承,昆仑派还要悠久?

“此事说来话长。跟我们青城山一脉,掌管着酆都城的入口,有所关系!”

云龙道长低声解释了几句,而后听到一些脚步声,似乎有不少人朝着这边而来。

他对着门口的弟子吩咐道:“长尧,除了你师父之外,不准其他人入内半步。都给我赶回去。让他们三日之内,别来打扰我们。知道吗?”

“是,祖师!”

那个弟子连忙领命,然后大马金刀的立在老君观门口,挺直腰杆,十分硬气的将自己一张小脸,憋的铁青,乖乖做起了门神。

云龙道长微微摇了摇头,自己这几个徒子徒孙虽然很听话,不过都有些傻乎乎的。也可能是因为见到自己太过敬畏了,所以做事有一些不着调。

不过,这种小事情,他也不会责怪什么。

此时云龙道长转过身,对杨云帆道:“杨小友,此地不是说话的地方,我已让门下弟子,在静室煮起好茶,煨汤美酒,我们进去慢慢聊。”

“嗯。也好!”

杨云帆点了点头,没有拒绝。

只是,转身的瞬间,他却是对着天云层之,招了招手,道:“我都要进门了,你们几个还不下来?”

“刷!”

杨云帆话音刚落,四头飞蛟妖兽抬着水晶玉棺,战战兢兢的落在了老君观前。似乎是老君观之,有什么可怕的东西,让它们十分忌惮。

刚刚杨云帆降临青城山时,它们不敢下来,远远的躲在云层之后。

“怕什么?云龙道长是本座好友。你们几个是帮云裳抬棺的妖兽,难不成还怕云龙道长收了你们?”

杨云帆看到自己收来的几个飞蛟妖兽战战兢兢,竟然不敢进门,把自己的脸面都丢光了,忍不住喝斥了几句。

“杨小友,不用责怪它们。此地乃是我青城山一脉祖师羽化之地,土地之,沾染了祖师神血,是一切邪魔克星。妖兽不愿意进门,很正常。”

云龙道长微微摆了摆手,解释了几句。

随后,他看向那水晶玉棺,现那玉棺之,还躺着一个红衣女子。

那女子容貌艳丽,有倾国倾城之色,哪怕是隔着水晶玉棺,云龙道长看不清楚,却也能感受到她身形的窈窕,还有那高贵不凡的气息。

“杨小友,这玉棺的人……”

云龙道长微微皱眉,不知道杨云帆怎么抬着一个棺材,到处跑?

杨云帆伸出手,轻轻抚摸在玉棺之,脸露出一丝柔情蜜意,轻轻道:“实不相瞒,她是我未过门的妻子,云裳。”

“嗡……”

听到杨云帆这一句“未过门的妻子”,整个水晶玉棺忽然颤抖了一下,有一道温热的气息,从玉棺之涌动出来。至于那玉棺之的女子,红衣更是翩飞了起来,如蝴蝶扇动翅膀一样,呈现出了一丝舞蹈的美丽,绚丽极了。

而她那原本清冷苍白的脸,更是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红晕,像一朵睡莲,被风波吹动,有不胜凉风的娇羞。

“杨小友好福气,羡煞旁人。”

云龙道长对于杨云帆的风流韵事,倒是不大关心。

人不风流枉少年!

杨云帆如此风流俊逸,有几个红颜知己也是十分正常的。

云龙道长本是民国初年的人物,那时候,三妻四妾还是合法的。而且,云龙道长是修道之人,行事只讲究无愧于心,男欢女爱,在他看来,便是本心。只要不是*妻女,德行便不算亏。

此时,他微微笑了一声,而后又皱起眉头道:“不过,这位姑娘明明没有死,你为何把她装进玉棺里面呢?这可有一些不大吉利。”

没死!

云裳,没死!

青城山,果然来对了!

这一刻,杨云帆激动万分的看着云龙道长,道:“道长,你能看出来,云裳没死?”

云龙道长点了点头,道:“是啊。这位姑娘似乎身受重伤,躯体陷入无尽沉眠,类似修炼龟息术一般,几乎没有生命波动。不过,她的神魂虽然虚弱了一些,可却没有陨灭的迹象。”

杨云帆听到这话,高兴非凡!

只是,略一沉吟,杨云帆便怪起来:“道长,你的实力还不如我呢。为什么,你可以清晰的感应到,云裳还未死,只是躯体陷入沉默?按理来说,金丹境界,不该有这种本事。”

“杨小友,果然瞒不过你。”

云龙道长微微笑了一下,而后拿出了一块黑色的小玉牌,这玉牌之,有复杂的灵纹勾勒,来回交错,形成了两个古老的字“酆都”。

似乎是传说的鬼城,酆都城的令牌。

“这是我青城山掌管酆都城的凭证,酆都令。平时的时候,我都不知道这东西有什么用。只不过刚才,见到这位云裳姑娘的瞬间,它出了一丝提示。我才意识到,这东西,似乎只有对传说的魂体有用。”

云龙道长将这令牌,递给杨云帆。

乍一看,这似乎是一面用黑玉打造的令牌,可是摸去,杨云帆才现,这东西十分的轻,好像是用焦炭打造的一般,似乎用力一抓,能抓破。

可是,实际,它又十分的坚固。

握在手里,杨云帆甚至能感应到,自己灵魂流转度也在变快了。

杨云帆不由吃了一惊,开口道:“道长,这令牌对魂体似乎十分敏锐!”

“是啊。”

  

章节目录

最强神医混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九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歌并收藏最强神医混都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