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须弥山之事不可强求,宗主他老人家也没有下死命令。书迷楼”

正当赵信万念俱灰,感慨命运无常,自己不该有这些小心思的时候,萧寒衣却是慢慢转过身来:“不过,有另外一件事,却让宗主他老人家十分震怒。”

他的目光逐渐冷冽了下来,如鹰隼一般,盯着赵信,一字一句,冷声道:“赵师弟知道不知道,司徒血师弟,已然陨落了!”

“什么?司徒师兄陨落了?”

听到这话,赵信满脸惊愕。

为了避开司徒血的眼线,他特意离开赵国京城,来到了赵国南方边远地区。

而司徒血似乎也不愿意跟赵信撕破脸,不去管赵信的什么小心思,高高兴兴的在赵国当太皇。

“我记得,司徒血师兄,前几日前往两界山,说是要迎接药辰师兄……我还以为他们一起回京城了。没想到,他竟然陨落了。”

赵信心充满疑惑。

司徒血的实力他强不少,赵国之,应该没有人是他的对手,这么悄无声息的陨落,实在是不可思议。

“看你的模样,大概是真的不知道。”

萧寒衣本是为了试探赵信,看到赵信脸的愕然,还有骤然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心跳加快的样子,他确信,对方应该不是杀害司徒血的同谋。

沉吟了片刻,萧寒衣又道:“司徒血师弟陨落了,药辰师弟也不知所踪。我们几人都有要事,没有功夫去追查凶手的踪迹。赵师弟,你对赵国最了解,这事情,交给你去办吧。”

萧寒衣性格本冷漠,两个跟他关系不大的同门师弟,不足以让他花太多心思。

他此次来到赵国,最大的目的,是去探查须弥山,看看是否能收取那一缕机缘。

“是,萧师兄!我一定会查出凶手,告慰司徒师兄在天之灵。”能杀了司徒血,对方实力高,绝不是赵信可以招惹的,不过萧寒衣都开口了,他也只能苦着脸接受了。

“你也不必太过忧心。尽人事,听天命吧。”萧寒衣也知道这事情难为赵信,没有把话说满,此时拍了怕赵信的肩膀,略微鼓励了一句。

……

“呼……”

将几个储物袋检查了一番,杨云帆松了一口气,拍拍胸口,道:“看来是我想多了,司徒血的储物袋里面只有药材。至于药先生的储物袋,东西虽然多,不过这家伙我还小心谨慎,若是离落丹宗有什么可以查到他行踪的法器,早被他抹去了。”

没有证据,加药先生和司徒血都死了,而杨云帆只是一个阴阳境初级修士,根本不会有人料到,司徒血和药先生的死,跟他有关。

“对了,我得去提醒一下云裳,隐去我们初见时的一幕。”

此时,杨云帆调整了一下心情,转身去找云裳丫头。

只是,他走了几步,忽然感应到了一股极其阴冷的火焰气息,在墙壁的另外一边。

这种阴冷,仿佛深入骨髓,足以将人骨头里面的灵液都吸取出来。

“骨灵紫火?”

这种火焰的气息,杨云帆记忆犹新,这是药先生用来抽取他血脉灵根时候,祭炼出来的一种阴毒无的神火。

“似乎有人在炼器!”

与此同时,杨云帆感应到了空气,有一种金属的被煅烧融化的气息,充斥在这阴冷的火焰之,不出意外,应该是有人在用金属材料,修补铭刻法器面的破损灵纹。

“不知道这里的修士,是怎么炼制法器的?”

对于炼器,杨云帆非常感兴趣。

他在地球的时候,十分擅长炼器和炼药。

这两者有一个共通点,那是对于阵法和灵纹的要求十分高。而想要在阵法和灵纹取得成,则是需要一个人有着强悍的记忆能力,以及理解能力。

毕竟,阵法灵纹千变万化,繁复无,是天地之道演化出来的具象所在,十分难以掌握。

“又失败了!”

“怎么会这样?”

“明明是因为这一个空间折叠灵纹被冰兽破坏了,导致寒云幡无法收放自如。我加入了环纹星辰钢,重新炼制之后,应该恢复如初才对。”

“可是为什么,这会儿,寒云幡竟然失去灵光了,变成了凡物一般?”

在这时候,杨云帆听到,院墙的另外一边,传来一声低层失落的叹息声音。随即,则是几句低喃,似乎充满了怀疑和不解。

“不知道那个修士,到底在炼制什么法器?”

杨云帆心实在是心痒难耐,嘀咕道:“听名字,这个法器,似乎叫【寒云幡】,应该是某种禁制类的法器,与阴阳使者的那个阴阳神幢,应该差不多。”

杨云帆还记得阴阳神幢的妙用。

这类法器,看似古怪,可是实际,功能十分全面。不但可以用来攻击,还能用来防御,甚至逃跑的时候,用起来也十分顺手。

“嗯?谁在哪里窥视本座?”

在这时候,杨云帆听到一声冷厉的声音,从院墙的另外一侧出。

显然,对方实力他高不少,已然现了他的踪迹。

窥视别人炼制法器,无论在哪个地方,都是大忌讳。

“靠,竟然是他!”

杨云帆已经认出来了,这个声音,是刚才在门外,高喊让赵信出去的那个法身之境的强者。

“也罢,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这个级别的强者,手段通天彻地,杨云帆知道躲不过去,索性大大方方的绕过围墙,来到院墙的另外一侧。

……

这是一处十分安静的院落,似乎是赵信自己用来炼药炼器的场所,除却院落央的一口丹井之外,这院落之竟然没有其他的花草假山等物,显得十分的干练。

杨云帆刚绕过院墙,现了那说话的修士。

这人容貌看起来四十来岁,但却是一头白,眼眸也是灰扑扑的,十分阴寒。

仅仅与他对视一眼,杨云帆感觉他的眼眸之,蕴含着一种说不出的冷意,仿佛是某一种寒冰妖兽的神魄,被拘禁在他的眼球之。

随即,杨云帆眼睛一抬,便看到那白修士手握着一杆黑色的神幡。

这神幡十分的神,它,明明是用金属打造的,质地却是柔软如棉布一样,此时被风吹动,竟然微微抖动了起来,出如水一样的波纹。

另外,这神幡之更是镌刻着无数到灵纹,繁复交错,深奥无。只是,不知道为何,这会儿灵纹之,竟然退去了神华,露出了刀刻斧凿的痕迹……

“原来如此……”

杨云帆看了片刻,忽然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

萧寒衣一开始以为路过的是自己其一个师弟,毕竟,阴阳境修士的气息都十分圆融,很难被具体察觉到。

只是,走出来的竟然是一个陌生人。

这让他十分怪。

而这个陌生人,在见到自己之后,竟然没有诚惶诚恐,反而看着自己笑。

难不成,对方在嗤笑自己的炼器技巧?

真是岂有此理!

“小辈……”

萧寒衣的脸,渐渐覆盖一层冰霜,双手之,无形的能量骤然间凝聚起来,一阵阵龙吟虎啸之声,开始充斥在天地之间!

“这位前辈,你别生气。”

杨云帆却是凛然无惧,笑着指了指萧寒衣手里的法器,道:“我笑是因为,我刚才想明白了,为什么你的法器会忽然退去神光了。”

“为什么?”

萧寒衣的冷意略微退散了一些,凝起眉头,盯着杨云帆,看他能说出什么大道理。

杨云帆指了指,寒云幡面的一道竖纹,道:“难道你没有现,你在其一个阵法之,画蛇添足,多铭刻了一个灵纹吗?”

  

章节目录

最强神医混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九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歌并收藏最强神医混都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