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言,杨云帆摇摇头,轻笑了一下,道:“天材地宝,玄道纹,各大神域都不缺乏。书迷楼唯独这神猴,乃是万年之前的巅峰强者。”

“若是被镇压万年,仍旧没有陨落,谁能想象,它如今的实力达到了什么程度?若是真能找到神猴,哪怕最后只能得到他一句指点,起那些天材地宝,都要珍贵无数!”

按照那小少妇的描述,这神猴恐怕已经达到了神主境界,而且是神主境界之的巅峰。

所谓天兵,起码是金丹境界的修士!

一人鏖战十万金丹境界修士,一般神主强者,恐怕都做不到。

何况,这十万金丹境界修士的统帅,起码也是神主强者。麾下更是有不少阴阳境界巅峰的修士。

一人鏖战十万修士,想一想,那漫天神光,法器神兵横行,各种道纹术法齐……真是壮观!

可惜,时过境迁,不能领略如此波澜壮阔的年代!

最恐怖的,还是那最后出手的那位神秘强者,拍出一掌,竟然可以断裂这横亘天地的两界山,而且碎断两界山,打出无数的天材地宝和玄道纹。

更是以通玄手段,以两界山的山势凝练出五条虬龙锁链,镇压那神猴。

不知道这位强者,又是什么来历?

竟然如此精通天地法则!

按照杨云帆的推断,这最后出手的强者,起码是半步至尊级别,甚至能与东皇陛下一战的恐怖存在。

毕竟,杨云帆见过炎帝密境之外的壁画,面依稀展露过一丝东皇陛下的手段……确实是让人震撼,让日月无光。

听完了故事,沉吟了一会儿,杨云帆继续开口道:“再说说你父亲的事吧?为什么,他被皇帝下了大牢?还有,你说阴谋陷害你父亲的修士,又是怎么回事?”

“唉……”

想起自己的父亲,那小少妇的脸忍不住悲伤无,道:“家父……家父冤啊!家父本是黎阳城太守,替皇帝牧狩一方,也算是位极人臣。”

“可是家父心里不甘心,想重新入京,坐宰相位置。”

“于是,家父为投皇帝所好,到处打听须弥山的信息,希望收集有用的信息,博得皇帝陛下的欢心。”

“家父经过十余年探查,确实也有了一些收获,找到了一块蛟龙地图,按照地图所描述的,似乎可以进入须弥山找到那神猴所在。”

“可是,家父身边出了叛徒,走漏了消息。当晚这地图便被一群神秘修士夺走。随后,皇帝陛下派人来询问地图,家父自然交不出。”

“于是,皇帝陛下一怒之下,将家父下了大牢。一晃已经三年了,家父音讯全无。家父说不定,已然……呜呜……”

说到最后,那小少妇再也说不下去,呜呜哭泣起来。

“原来如此!”

杨云帆一听,便知道,这是皇帝怀疑这个黎阳城太守,吞没了宝物,不把好东西交来,心里起了妒忌之心,所以把他下了大牢。

“听你讲了一段故事,这段故事,对我很有启。我承你一个人情。这样吧,我送你一件东西,说不定能救你一家。”

杨云帆是没空去京城救人的,不过,能帮一把是一把。

“是什么?”

那小少妇听到杨云帆有办法救自己父亲,忍不住停止了哭泣,眼睛巴巴的看着杨云帆,期待无。

杨云帆从储物袋之,拿出一枚炫黑色的令牌,递过去道:“你拿着这块令牌,找到官府。让他们把你的父亲放出来。”

“这令牌……”

那小少妇低头仔细打量着这炫黑色的令牌,良久之后,她忽然认出了这个东西,神情顿时激动无:“仙长,你,你是……”

这令牌面,镌刻着古朴的“离落”两字,乃是离落丹宗的身份令牌!

传闻,赵国国师,司徒血便是离落丹宗的长老。

而他一百年前来到赵国,继任国师。如今,一百年已经到了,照理来说,赵国又将会迎来新的国师。

而这位新来的国师,定然也是离落丹宗的长老。

想到刚才杨云帆大大咧咧的说自己认识司徒血,而且手段不凡,又是来自两界山的另外一边。

难不成,这年轻的仙长,是赵国的下一任国师?

“不错,本座名为药辰,此来赵国,乃是接替司徒血的国师位置!”

见到这小少妇神情激动,杨云帆知道对方脑想的是什么,而他也不否认,此时大大方方的假扮起药先生。

药先生十分神秘,因为他乃是夺舍之人,面容身躯改换了多次,哪怕是宗门师兄弟,都不一定见过他的真容。

而且,他行事诡秘,一直将身影隐藏在斗篷之下,估计在离落丹宗之内,也没有什么亲朋好友。

冒充他,杨云帆甚至不用担心,会被人揭穿。

另外,杨云帆已经达到阴阳境界,炼药水准,也不逊色药先生,冒充药先生在赵国行事,实乃是最佳的选择。

“国师,小女子刚才太过失礼了,怠慢国师……”

那小少妇见杨云帆大大方方承认自己是赵国国师,她反而惶恐不安起来。

她是官宦之女,知道权势的厉害!

赵国最有权势的人,不是赵国皇室,而是离落丹宗的派遣来的国师!

眼前这个年轻人,简单说一句话,递一面令牌,能救下她全家。赵国皇室估计连吭都不敢多吭一声。

这便是权势!

“无妨,你身体不舒服,不用多礼,好好修养吧。本座的这一面令牌,当是谢谢你给本座讲的故事。”

“本座还有其他事情,不便久留,告辞了。”

杨云帆行事洒脱,挥挥手,直接便走出了门。

他找到小丫头,抱起小丫头,便化为一道虹光,朝着南方而去。

而等他离开之后,那原本定在原地的农妇,却是慢慢恢复了神志。

她一眼看到屋子里空荡荡的,只有她和儿媳妇两人,不由摸着脑袋不解道:“怪,刚刚明明来了一位仙长的。怎么不见了?难道我做了一个白日梦?”

……

天空。

杨云帆抱着小丫头一路往南飞。

“杨云帆,我们接下来去哪里?我好像又饿了。”小丫头刚才已经吃饱了,可是不知道为何,才过了几分钟,她又开始肚子饿了,小脸满是苦恼。

她的肚子,像是一个无底洞,怎么吃也不会饱。

“我们去黎阳城,我要稳固一下修为。顺便,我会给你找几十个奶妈,轮流伺候你。让你好好饱餐一顿。”

杨云帆宠溺的摸了摸小丫头的脸蛋。

她吃了一顿,好像又长大了一些,身子也开始长开了,金色的胎也长了起来,可以绑起马尾辫子了。

小丫头拍了一下杨云帆的手,不让他随便捏自己的脸蛋,而后皱起眉头道:“杨云帆,我刚才听到你们在屋内的对话了。”

“须弥山,神猴……我的记忆里面,似乎有过它的片段。”

“这神猴桀骜不驯,连续挑战当时的各大神主强者,无一败绩,名声烜赫,最后似乎惹到了罗天星主,一向好脾气的罗天星主没有杀他,而是以两界山的山脉之势,将他镇压。”

“那时候,我年纪还很小,似乎只有桌子高,跟在大姐后头,踮着脚,在桌边听父皇说起这些趣闻……”

说到这里,小丫头幽幽叹息了一声,神情忍不住忧伤起来道:“岁月如梭,原来,已经过去一万年了……不知道,父皇,大姐他们,如今又在何处?”

  

章节目录

最强神医混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九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歌并收藏最强神医混都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