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你孙儿已经死了,神仙也救不了!”

杨云帆现在装成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自然不会和颜悦色的说话,每说一句话,他都冷哼一声,装出一副戾气十足的模样。书迷楼

他冷冷瞥了一眼那个农妇,随即换了一副口气,道:“不过,只要把你儿媳妇体内的阴煞之气取出来,下半年,她可以正常生育了。”

“多谢仙长,多谢仙长。我终于能抱孙子了。”听到自己儿媳妇可以继续给自己生一个大胖孙子,这农妇高兴的快要跳起来。

唉!

愚妇!

愚不可及。

看到那农妇高兴的样子,杨云帆却是一阵无语!

事实,他刚才说什么阴煞之气,完全是编出来,欺骗这山野村妇的。

他只不过是因为听到她在门口哭天喊地,咒骂她的儿媳妇,有一些怜悯那她那个儿媳妇。

对方嫁到这山村里,虽然这户人家还算殷实,可这个婆婆实在是不怎么样。只知道想着抱孙子,却一点也不关心她的儿媳妇。

此时,杨云帆回过头去,看了一眼不远处小丫头,见到小丫头正抱着这个农妇的女儿,正在美滋滋的吸吮。

而小少妇的儿子却是在一旁,瞪着大眼睛,看着这个小姐姐。仿佛小小的年纪,已经意识到了这个世界深深的恶意。

“也罢,带本座去你儿媳妇的房间,替她收了那一股阴煞之气。”

杨云帆仙风道骨的一甩衣袖,背负双手,潇洒不羁的走进房间之。

“仙长,这边请,这边请。”

那农妇忙不迭的在前面带路,丝毫不再害怕杨云帆大魔头的身份,只要真能让她抱孙子,大魔头也与神仙没什么区别。

……

“嘤嘤……”

房间之,那刚刚流产的少妇,一早听到自己婆婆数落自己不会生育,还想着把丈夫大姐的儿子,改姓过来,当孙子。

她心悲伤不已,正捂着枕头,嘤嘤哭泣。

“吱嘎!”

这时候,房门忽然被打开。

“谁啊?”

她忙擦了一下红肿的眼睛,回过头来,看到她婆婆竟然带着一个陌生男子,进了自己房间。

她以为她婆婆嫌弃她没用,准备把她卖了,脸惊恐无,哆嗦道:“婆婆,你怎么带陌生男人进来?大牛还没回来!我哪里都不去!”

“闭嘴!吵什么吵!”

那农妇在杨云帆面前唯唯诺诺,可是在小妇人面前,却是凶狠霸道的很,眼睛一瞪,怒斥了一句。

而后,她回过头,小心翼翼腆着脸道:“仙长,这是我儿媳妇。你看,需要什么法器,才能收了她体内的那个阴煞之气?需要公鸡血,还是黑狗血?我这去准备。”

杨云帆挥了挥手,叹息了一口气道:“有你这等恶婆婆,她算顺利怀了孩子,不出三个月,多半也会流产!”

杨云帆见这小妇人神情黯淡,而且气血不旺,估计平时营养不良,加她经常流产,估计肾气也虚。

他如今已经到了阴阳境界,眼看到的世界,已经跟常人有着巨大的区别。一眼看过去,便能将一个人的气息如何,看得清清楚楚,甚至也不用把脉,能通过“望气”看出一个人的身体情况。

“肾气虚,胎元不固,导致流产。”

杨云帆望着那个小妇人,嘀咕了一句。随即,摇摇头,从储物袋之,抓出了三味草药。

一味菟丝子,一味桑寄生,一味杜仲。

随即,他指尖的净世紫焰,“噗嗤”冒了出来,三味草药,在他的火焰之下,很快被炼化,到了最后,形成了一枚黄豆大小的丹丸。

“多谢仙长,赐予仙丹!”

那农妇看到杨云帆随手抓出草药,以神火炼制,不过须臾,炼制出了一枚丹药。这与传说故事里面的仙人赐药,几乎如出一辙。

这药是给他儿媳妇吃,最终药效肯定落在他的小孙子身。

有这神丹妙药帮助,她这小孙子,定然聪明伶俐,天赋异禀,日后当大官,骑大马,光宗耀祖。

她看着杨云帆手的丹药,激动万分。

“服下去吧。这一枚丹药,可以保你下一胎,不再轻易流产。”

不过,杨云帆却是没有理她,而是走到那小妇人旁边,将丹药递过去。

“多谢仙长赐药,小女不胜感激。若有来生,结草衔环,报道仙长恩德。”那小妇人不便下床,在床对着杨云帆鞠了一躬。

“看你样子,似乎读过书?”

闻言,杨云帆仔细看了一眼那个小妇人。

她长得秀眉婉约,不像是山野妇人,倒像是城里的官宦小姐。

杨云帆对于一个山野小妇人读过书,感觉到十分惊讶。

因为那农妇行为粗鄙,家里也是务农为生,家里这个儿媳妇地位这么低,却读过书,这十分怪。

“我……”

那小妇人望了一眼农妇,顿时低下头,不敢说话,似乎有难言之隐。

“这简单!”

见此,杨云帆呵呵一笑,一挥手,一道灵光,点在那农妇的印堂之,瞬间,那农妇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不省人事。

不过,她身子却没有倒下,仍旧站在那里,只是一动不动,眼睛一眨也不咋,好像了定身术一样。

“小娟,本座看你的模样,似乎是官宦小姐,怎么混的这么惨,竟然流落到了这个山村?还遇到了一个恶婆婆。”

外面的小丫头还在吃奶,杨云帆反正没什么事情,听听别人的故事,当解闷。而且,他这人从小喜欢做大侠,喜欢打抱不平。

此时,那小少妇服下了杨云帆的丹药,脸色红润了不少,精神头也好了,只是神情仍旧十分凄苦。

她知道杨云帆不是什么神仙,而是一位拥有大神通的修炼者,而她落到这步田地,跟修炼者也有巨大的关系。

过了一会儿,她叹息了一口气,面色黯淡,开口道:“唉,不瞒仙长,我本是黎阳城太守的女儿,我也不叫小娟,我本名叫婉容。若不是家父出了意外,我本该嫁给襄城太守的公子。过的自然也不是如今这种日子。”

果然是有故事的人!

听到这个小妇人开始自报家门,还是附近黎阳城太守的女儿,杨云帆来了兴趣。

他正好要在这赵国逗留一段时间,想要了解一下此地的风土人情。

  

章节目录

最强神医混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九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歌并收藏最强神医混都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