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嗡……”

八人抬着御辇,平稳无比的从密室之中飞出来。

“嗯?”

“掌教老爷睡着了?”

其余人看到杨云帆似乎已经在御辇之上睡着了,一个个都轻手轻脚,不敢出什么声音。雷鲛老祖本来还想问安,此时也闭上了嘴巴。

“少主!”

众人之中,只有青铜仙鹤,不在乎这些繁文缛节。

刷的一下,青铜仙鹤羽翅一抖,直接飞到御辇之上,它轻轻推了推杨云帆的肩膀,语气担忧道:“少主,你的身体情况如何?若是很难受,咱们不如先回神霄宫,让天尘道人检查一下?”

别人不知道,青铜仙鹤却是清楚,杨云帆的法则道印,被苍穹魔碑镇封,未来修行之路十分艰难,他们来到这一方佛国圣界,就是来想办法破除这魔纹枷锁。

现在,魔纹枷锁还没有破除,杨云帆却搞得半死不活的……它能别担心吗?

“唔。”

杨云帆睁开了一只疲惫的眼眸,对着青铜仙鹤勉强露出一丝笑意,摇了摇头,宽慰道:“小鹤,不必担心,我现在状态好的很。而且,我已打破桎梏,破开了魔纹封禁。”

“嗯?”

“少主,你……”

一听这话,青铜仙鹤也是喜不自禁,恨不得跳起来长啸一声。

只不过它看着杨云帆那半死不活的模样,忍不住狐疑道:“少主,既然如此,你的状态为何如此萎靡不振……”

“这事,以后再解释吧。”

杨云帆现在很疲倦,精力不济,连说话都懒得多说几句,他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之后,就再度闭上了眼睛,处于一种假寐状态。

“少主,那你好好休息。”

见此,青铜仙鹤也不再多说了,它相信杨云帆对于自己身体的判断。

“仙鹤老弟,麻烦你过来一下。”一旁的雷鲛老祖,刚才听到了青铜仙鹤与杨云帆的对话,却是莫名激动了起来。

他语气不由露出一丝谄媚,招呼着青铜仙鹤到一旁说话。

刚才,他听到了什么?

神霄宫!

天尘道人!

雷鲛老祖虽然对原始宇宙的事情,不甚了解,可是鼎鼎大名的神霄宫,还有传说中人族的不朽强者,天尘道人,他也是听说过的。

这一刻,他恍如被雷击中了一般,整个人颤抖不已。

不过,这并非是害怕!

而是兴奋!

“老子要达了!”

雷鲛老祖的内心,简直狂喜无比。

他早就意识到杨云帆身上的惊雷剑,来头不俗,此时通过青铜仙鹤的话语,他总算意识到,那一柄神秘的惊雷剑,极有可能是天尘道人的佩剑。

天尘道人竟然把自己的佩剑,交给杨云帆,说明他跟杨云帆的关系,比外人想象中的亲密。

就算不是嫡传弟子,也差不多了。

“雷鲛长老,你有什么事情?”

虽然不耐烦,可毕竟跟雷鲛老祖吃喝了一顿,有了一些交情,此时青铜仙鹤还是耐着性子,来到一旁。

“仙鹤老弟,老哥刚才听你提起天尘道人,冒昧问一下,咱们掌教老爷与天尘道人的关系是……”

雷鲛老祖不由兴奋的搓着手。

虽然心中已经有一些眉目,可还是希望听到青铜仙鹤亲自说出来。

“我当你要问什么。”

青铜仙鹤瞥了雷鲛老祖一眼,“我家少主,乃是神霄道君门下弟子。天尘道人,当然是少主的师叔。只不过,神霄道君经常闭关,天尘道人相当于是神霄宫实际上的掌管着。”

说起这个,青铜仙鹤也是十分自豪,挺着胸脯,道:“神霄宫内门弟子不少,可像我家少主这样天赋横溢,才情高卓的人,也不算多。”

“天尘道人看重我加少主,时常叫去天尘道宫教诲。”

顿了顿,青铜仙鹤又吹嘘道:“另外,这惊雷剑,想必你也看出来了……不错,正是天尘道人赐予我家少主,护身之用。”

果然!

不出所料!

青铜仙鹤的话,让雷鲛老祖以及给杨云帆抬着御辇的八人,犹如吃了兴奋剂一样,一个个都是心头狂喜。

犹如是做梦一样。

他们这些密境小世界的修士,地位就相当于地球上的杂牌大学生,想要进入神霄宫这种,相当于世界排名前三的跨国企业……

这难度,何等之大?

现在,他们抱上了杨云帆这个神霄宫内门弟子的大腿,而且杨云帆还是天尘道人这个二把手面前的红人。

哪怕他们进不了神霄宫,也能通过杨云帆,获得一部分神霄宫的福利。

这简直是天赐机缘啊!

……

同一时间。

独孤家族,一座湖边的小筑之中。

这是独孤药师的安胎之地。景色宜人,风和日丽。

此时,夕阳西下,湖光潋滟,波光粼粼,一座听雨水榭之上,两位气质出尘,冷艳清丽的女子,摆着一个棋盘,一左一右,正在安静下棋。

而在不远处,一位身穿素雅罗裙,小腹微微隆起的妇人,正面带慈祥的看着两人。

“轻雪,她果然是沈郎的外甥女,不但与小姑子长得几乎一模一样,性格也颇为相似,一样的要强。”

独孤药师安静坐在椅子上,她的身边,有数个精通水元法则的侍女,轻轻为她摇动罗扇,带来凉爽的晚风。

她很惬意,半眯着眼睛,看着叶轻雪和小黎下棋。

“轻雪带来的这个小丫头,也颇有意思,明明是叶青黎的一缕灵魂意识所化,却自称是杨云帆的妹妹,性格也如此活泼单纯,跟叶青黎那个【冷面衰鬼】倒是完全不一样。”

确定了叶轻雪的血脉身份之后,独孤药师这几天每日都是以最高规格,让人招待叶轻雪,同时,她自然也知道了小黎的来历。

不需要刻意打听,小黎那丫头,一听独孤药师是叶轻雪的舅母,自己便大大咧咧的说出了来历,完全不怕独孤药师会对她有什么企图。

这一点,也是让独孤药师,颇为的感慨。

她跟叶青黎认识无数年了,可以说是从小就放在一起被人比较,毕竟,她作为独孤家的嫡女,自然会与叶家的天骄放在一起对比。

眼下看来,论修为,自然是叶青黎技高一筹。

可是论做人嘛?

看看叶轻雪,杨云帆,哪怕叶青黎自己的一缕灵魂化身,都比较喜欢自己。

这岂不是说明,自己魅力十足?

一想到这里,独孤药师的嘴角便不由浮起了一丝笑意,自己总算有一个方面,压倒性的战胜了叶青黎。

“哗!”

突然间,独孤药师的身旁,一缕水波微微出了一圈涟漪,无数水汽蒸腾起来,幻化成了一个冷面男子。

这是一具神识化身。

“太上长老。”

此时,那男子对着独孤药师微微躬身,然后冷面上露出一丝笑意,道:“禀告太上长老,有一个好消息。”

“什么好消息?”

独孤药师微微一笑,眼眸瞥了那人一样,不以为意道:“你们下面的这些人,总是报喜不报忧。我回到家族这些日子以来,还没听到过什么坏消息。”

“太上长老,这一次真是好消息。”

那男子对独孤药师笑骂了一句,面色顿时有一些窘迫,不过还是禀告道:“我们独孤家族在苍穹魔宫的内线传来一个绝密消息,不久之前,苍穹魔宫的中央,那一枚苍穹魔碑震动不已,碎裂了一个角落……”

“嗯?竟有此事?”

一听这话,独孤药师的身体也紧绷了一下,一改刚才随意的姿态,变得正襟危坐起来。

沉思片刻之后,独孤药师想到了一个可能,询问道:“难不成,苍穹魔帝与其他魔帝起了争端,不小心将苍穹魔碑打坏了?”

苍穹魔碑可是中品不朽魔器,怎么可能碎裂?

除非遇到了旗鼓相当的对手。

两件不朽魔器对轰,而且威力不相上下,才会让苍穹魔碑出现破碎。

若是如此,魔界必然出现大乱。

到时候,对于他们这些原始宇宙的大势力而言,却是一件好事,他们完全可以乘此机会,派遣大量强者,进入深渊魔界,掠夺一部分魔界异宝,壮大自己。

“不是。”

那冷面男子摇了摇头,脸色有一些古怪道:“魔界很平静,没有什么大乱,也没有魔帝强者与苍穹魔帝动手。”

“哦?这倒是奇怪了。”

独孤药师沉思了一阵子,怀疑下面的这些人搞错了情报,顿时不耐烦起来,质问道:“无缘无故的,难不成,苍穹魔碑还会自己碎裂不成?”

“也不算无缘无故。”

那冷面男子压低了声音,不再说话,而是神识传音道:“太上长老,经过我们仔细研究,疑似有人挣脱了苍穹魔碑的灵魂镇封,扰乱了苍穹魔碑内部的魔纹秩序。所以,苍穹魔碑才出现了一部分碎裂。”

“什么?”

听到这话,独孤药师整个人都惊诧的站了起来。

她来回踱步,神色有一些激动,可激动过后又是怅然一叹,摇头道:“应该不可能!苍穹魔碑,乃中品不朽魔器,想要破解它的灵魂镇封,扰乱它内部的魔纹秩序,起码要上品道印!”

  

章节目录

最强神医混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九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歌并收藏最强神医混都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