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啸威,药材找到了没有?”

却在这时候,一个雷吼一般的声音,带着一丝愤怒,远远的从那小湖旁边的假山方向传来。书迷楼

在那假山之后,是他们童氏一族最为尊贵的客房,此时,让给了那个弥月城来的贵人小姐和她的护卫仆从们居住。

话音落下,一个身材魁梧,长着一头褐色头的男子,便出现在了童氏一族家主的面前。他一双眼眸也是褐色,就像大地的颜色一样,站在那里,给人巍峨如山的感觉。

“岩无雀大人,让尚秀小姐久等了,药材已经寻到!”

童氏一族的家主,童啸威,面对着褐色头的男子,姿态摆的十分低。

“爹,这是药材。”

他话刚说完,一旁,年纪稍大的少女,便将储物袋,递了过去。

童啸威接过来,神识扫了一眼,确认无误,便递给那个魁梧男子,讨好道:“岩无雀大人,药材是对的。尚秀小姐服用了下去,体内的伤势,应该可以好转。”

那个岩无雀见此,脸色舒缓了一些,摆摆手,道:“药材的事情,我不懂,也不想管。我只需要小姐痊愈!只要小姐能痊愈,你们童家接下来十年的药材生意,我们弥月城全部包了。可要是小姐有什么三长两短?哼!”

他冷哼了一声,也没有见他有什么动作。

他脚下的泥土,便轰然一下,龟裂出了一条条的裂缝,而这些裂缝若是仔细一看,分明是一个“死”字!

威风了一把之后,岩无雀冷淡道:“药材既然到了,你找人去煎药吧!”

说完,他的身子一动,便又回到了那假山之后的别院。

“爹,这人好嚣张!根本不讲道理啊!那个尚秀小姐,本来伤势就很严重。我们家的药,最是中正平和,就算效果不好,可绝不可能会让尚秀小姐的伤势加重的。他分明是冤枉我们!”

淡绿色眼眸的少女,对着那个岩无雀离去的背影,呸了一口唾沫,十分的不爽。

“瑶儿,爹何尝不知道呢。只是,这无妄之灾,已经降临到我们童家。除了尽力想办法治好这尚秀小姐,爹也没有其他选择。”

童啸威心事重重的叹息了一句。

说话间,他的目光,不由看向了老仆童叔身上的杨云帆,心中期盼着:“但愿这一位公子,真是雷罚城的人,他能感激我们童家救了他一命,投桃报李,帮帮我们童家。”

两个少女顺着自己父亲的目光,也都看向了杨云帆。

他们知道,这一次的药材虽然比上一次要好不少,可是尚秀小姐的伤势,十分严重,估计这药材只能让尚秀小姐的伤势稳定一段时间,想要痊愈,是不大可能的。

若是弥月城真的怪罪下来,恐怕只能期待这一位公子,能帮他们童家说句公道话。

“公子公子,你可要早日醒来啊。”

两个少女的心中,都是默默祈祷了一句。

……

童氏一族,将杨云帆安排在了两个少女旁边的别院。

这是一个占地一亩左右的院子,有着三栋小楼,数十个房间。

此时,在其中一个主卧之中,杨云帆静静的躺在天鹅绒铺成的床垫之上,脸上露出了一丝安详。

这个房间很大,房间里,有各式家居摆设,最中央,甚至有一盆火红色的珊瑚晶体。这珊瑚,是极东之地,修罗海域之中的特产。跨越了数万里,才来到这里,显得格外的珍贵。

除此之外,房间的几个角落里面,又有着数个精致的小型火灵阵法,提供源源不断的暖流。

哪怕是外面冰天雪地,这房间里也温暖如春。

“唉……公子,你什么时候才能醒呢?”

房间里面,十七八岁的少女,身穿一袭淡蓝色纱裙,坐在杨云帆床边的凳子上。

她静静的看着杨云帆,见他出微微的鼾声,似乎睡得极为深沉,她自己却是不由出了一声叹息,有一些忧虑起来。

“姐姐,公子醒了吗?”

就在这时候,一个年纪稍小几岁的少女,踩着鹿皮小靴子,推开房门,焦急的问了一句。

见自己姐姐摇头,她的脸色顿时垮下来,道:“姐姐,不好了,尚秀小姐的伤势又恶化了,家里的其他人,都快急死了!那个讨厌的岩无雀,已经往弥月城了消息,不过几日,弥月城那边就会有人来问责了!”

“要是今天公子还不醒……爹说,让我们两人准备一下,下午就离开镜月崖!免得被波及。”

“什么?”

闻言,那年纪稍大的少女,一下子站了起来,忍不住皱眉道:“情况,真的这么严重吗?”

“传闻,这个尚秀小姐天赋横溢,已经被【乾元圣宫】提前收为弟子,弥月城上下都引以为荣。若她在这里出点事情,弥月城城主定然震怒。老爹怕殃及我们,让我们提前离开……”

说到这里,少女的嘴里苦涩无比。

这里是她的家,她却要在灾难来临之前,独自逃走,而让他的爹娘,留在这里,承受弥月城的怒火。

她心里十分的痛苦。

可是,又无可奈何。

谁让她年纪小,修为又弱,除了逃跑,根本帮不上什么忙。

“唉……”

忽然间,两个少女却是听到了一声轻微的叹息。

这一声叹息,充满了感慨,似乎在怜惜她们即将被迫离开家族的无奈,又似乎在叹息自己流落他乡,孤苦无依的寂寥。

她们听到这声音之后,忍不住转过头,看向了床上那个英武的青年。

此时,杨云帆已经睁开眼睛,醒了过来。只是,他的眼神很是茫然,眉头紧紧皱着,似乎心中有千头万绪想不通。

“公子,你醒了!太好了!”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杨云帆终于醒过来了。

这让两个少女,都十分的开心!

“姐姐,我马上去通知爹!我们不用逃走了,公子醒了!我们家有救了!”

少女欢呼一声,脚下的鹿皮小靴子,如同风火轮一样,一眨眼,她就窜出了房门。

留下年纪稍大的少女与杨云帆,孤男寡女留在房间里,气氛十分的古怪。

良久之后,杨云帆意识到了一丝尴尬,他支撑着身子坐起来,看着眼前这个头和眼眸都是浅绿色,虽然乍看之下觉得十分怪异,可仔细一看,又能现,她浅绿色的眼眸里,有一种春天的温柔味道。

这眼神……让杨云帆想起了夏紫凝。

当初他在蜀山受伤,是夏紫凝救了他,他们初见面的模样,跟现在,可是极像的。

“咳!”

微微咳嗽了一声,杨云帆打破了房间里的平静,道:“我叫杨云帆,是姑娘你救了我吗?谢谢你。”

“我叫嫣儿,童嫣儿。公子不用客气。”

少女说完之后,温柔的俏脸之上,露出嫣然一笑,如花骨朵含苞待放。

  

章节目录

最强神医混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九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歌并收藏最强神医混都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