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目相对,只是一霎那。

可6檀香的心中,却感觉到,时间仿佛经过了很久。

一年前,她在火车上遇到了一个年轻男子,那个男子医术高,为人颇为神秘。

当时,她对那个男子十分的好奇,觉得能在冥冥中遇到,是一种神奇的缘分。

她也觉得跟那个对方十分投缘,于是便留下了自己的电话号码和联系方式,希望对方会来找她。

如果他来找自己,那么或许……在她的期待中,这应该会是她大学期间,令人难忘的一段美好爱情故事了!

可惜,过了好久,那个男子都没来找自己,让6檀香有一些失望。

而再过一段时间,她总算得到了那男子的消息。

只是,对方已经出现在新闻报纸上面了,成为了和她爷爷一个级别的国手神医。

而到了如今,一年时间,他已然名满天下,成为公认的华夏第一神医,华夏中医界的代表人物!

仅仅一年时间,一切的一切,仿佛都已经物是人非。

她也没有想到,竟然在西伯利亚,这个小城里面,能再一次遇到对方?

算起来,这好像是他们的第四次不期而遇了吧?

自己跟他的缘分,可真是奇妙呢。

不过,对方早已经结婚了。

想到这里,6檀香不觉有一些觉得怅然。

虽然有缘,可惜无份……

“檀香,你怎么了?”

见6檀香目光怔怔的看着不远处的路灯方向,她身旁的头花白的老伯,拄着拐杖,回过头,看了她一眼。

“大伯,我好像见到了一个朋友。”6檀香有一些不确定道。她也不知道,杨云帆还记得不记得她。

以对方如今那等地位,或许早已经忘记了他们之间,那一点点小小的缘分,而变得高高在上了也不一定。

“是吗?”

6檀香的大伯听到这话,却是十分高兴道:“能在西伯利亚遇到朋友,真是一件高兴的事情。要不,请你的朋友,来家里坐一坐吧?”

“我想还是不要了吧。他说不定有重要的事情呢。我们还是不要耽误他了。”6檀香摇摇头,觉得还是不要去打扰杨云帆了。

他每次出国,都要搞一个惊天动地的大新闻,让举国沸腾。此次来西伯利亚,恐怕也是国家级的出使任务。

只是,6檀香刚说完,却见杨云帆从那路灯下面,走了过来。

他一边走,一边笑着跟这边打招呼道:“6檀香,好久不见。没想到能在这里遇到你,真是巧合啊。”

“是啊,杨医生,很巧啊。你来这里出差吗?这里挺偏僻的,我以为你就算要出差,也该去莫斯科,或者圣彼得堡之类的苏俄中心大城市。”

6檀香此时心中有很多话想跟杨云帆说,可最终却只是化为了一般熟人间的寒暄。没有什么营养。

“不是出差。是一些私人的小事情呢。你不是在湘潭读大学吗?来这里是……”

杨云帆到处跑不稀奇,可6檀香好像今年应该读大三了,出现在西伯利亚倒是奇怪。

“我啊。我是学国际经贸的嘛,不出来见见世面,毕业了之后,恐怕找不到工作呢。正好,我大伯在这边有一个贸易公司,我就跟过来,开开眼界。”

6檀香聊了几句,性格之中的开朗便展露出来,她笑着对杨云帆介绍道:“这是我大伯。6常山。”

“6伯父,你好!”

杨云帆对着6檀香的伯父打了一下招呼,然后笑道:“听伯父你的名字,就知道,您肯定是檀香的亲伯父。”

“常山,味苦、辛,性寒。归肺、肝、心经。具有涌吐痰涎,截疟之功效。常用于痰饮停聚,胸膈痞塞,疟疾。”

“6老神医取名字,真是十分的有个性!”

听到杨云帆随口说出,自己的名字来历,6常山不由哈哈一笑,觉得这个小伙子十分投缘,道:“小伙子好见识啊。我们家老爷子,给儿孙取名字,都是一个套路。外人一听,就知道,我们是一家人。”

顿了顿,6常山却见杨云帆十分面熟,不知道在哪里见过,不由皱起眉头道:“小伙子,我们是不是以前见过?我觉得你十分面熟。以前,你是不是经常来家里玩啊?”

6常山以为杨云帆是他父亲6羽6神医的弟子,或者中医爱好者,经常来家里请教,于是他才觉得面熟。

6檀香听了这话,不由捂着嘴巴笑了起来,然后解释道:“伯父,这是杨云帆,杨神医。论起名头,杨医生现在可比爷爷还大了呢。你这可是给爷爷拉仇恨了。传到外人耳朵里,别人会觉得我们6家太过傲慢的。”

“神医杨云帆!”

听到这个名头,6常山也是肃然起敬。

而后,他激动的走过去,握住杨云帆的手,道:“杨医生,你好你好!老爷子在家里,经常念叨杨医生你啊。说是有机会,一定要跟你一起好好面对面,交流几句。可惜,老爷子年纪大了,恐怕时日无多了。”

6常山都快六十岁了,他的父亲,6神医年纪自然不会小。

就算6神医养生功夫好,恐怕也活不了多久了。至于行医治病,这几年更是很少出手了。

一是他年纪大了,精力不济,二是6神医把大部分的时间也留下来,用来著作自己的《6氏九针》,期望给后世留下一点针灸心得。

“6老爷子的针灸神术,我也是相当佩服的。有空,我一定去华东登门拜访一下老爷子,聆听老爷子的教诲。”

杨云帆在方剂上的成就,可谓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他以中药方剂,解决了尿毒症这一绝症,让全世界无数的肾病患者,看到了希望。

在如今的中医界,他号称是“药王”,“杨一贴”,“阎王敌”。

至于6神医,很早之前,就有人称他为当代的“针王”,“6九针”,在针灸方面的造诣,无人能出其右。

可惜,杨云帆成名时,6神医已经老了,很少出手治病了。他的得意弟子夏言冰,在医术上的成就,更是远远比不上6神医。

当初,在京城,夏言冰与杨云帆交手了一次,而后便自愧不如,誓要用三年时间,走万里路,行万里医。

前段时间,报纸新闻出现过他的身影,似乎在云贵地区的边远山区,为留守老人治病。

  

章节目录

最强神医混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九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歌并收藏最强神医混都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