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位师弟,你们先别激动。或许,你们搞错了。”

见众位师弟群情激动,那个大师兄不由压了压手,示意大家不要激动,先听他说。

“师兄,我们搞错什么了?”其他人纷纷都看向这一位大师兄。

那个大师兄咳嗽了一下,不回答问题,而是反问道:“那个,刚才你们都跪在门口,难道没有听到,众位师叔出来的时候,一直围着天刀杨先生说好?他们言语之中对杨先生充满了尊敬和讨好的味道。然而,他们提到云龙道长了吗?”

“这个,确实没有。”

众位弟子仔细回忆了一下,不由一阵哑然。

而后,他们猛的一拍脑袋道:“师兄,你的意思是……天刀杨先生一个人出手救了咱们师父?”

“应该是。”

那个大师兄点了点头,而后补充道:“你们好几年没有下山,或许消息不大灵通。天刀杨先生,其实在刀法上很低调,若不是他与智慧尊者一战,旁人或许都不知道他的刀法如此强悍。而平时的时候,他通常以另外一个名号在世俗界行走。”

“什么名号?”

其他弟子都十分好奇的询问道。

那个大师兄仰起头,看着天上的月光,今夜的月色十分的清朗,皎洁无瑕。

而后,他以十分恭敬的语气,说出一个振聋聩的名号:“除天刀之外,杨先生还有一个更大的名头……天下第一神医!”

其他人听到这个名号,都露出一副心驰神往的模样。

只是,有一个看起来还算帅气的弟子,此时满脸刷白,小心翼翼的询问道:“师兄,那个,天刀杨先生是不是名讳云帆?定居湘潭?”

“似乎是。”

那个大师兄点了点头,而后看向那个说话的弟子道:“怎么?你也听说过杨先生?”

闻言,那个弟子却是噗通一下,忽然跪在了地上,忍不住哭丧着脸,道:“大师兄,弟子有罪!今天下午,我在坐忘峰巡查,遇到杨先生和坐忘峰的外门弟子姜小牙在聊斗仙台大比的事情,当时我不知道杨先生身份,当面我讽刺了他们几句。”

“你说了什么?”

那个大师兄面色一变,变得无比阴寒起来。

其他弟子也都围了过来,面色不善。

那个弟子心中惶恐无比,他知道犯下大错,对师父的救命恩人恶语相向,实在是罪大恶极。

不过,他想了一遍,竟然想不起自己到底说了什么嚣张的话,只能解释道:“大师兄,弟子,弟子……那个,到底说了什么,弟子实在是记不清了。应该是说他们大言不惭,认不清自己,还有让他们不要太嚣张,让他们等着。我会在擂台上教训他们之类的话。”

那个大师兄闻言,面色露出一丝不忍心的表情,而后看着那弟子,摇摇头,叹息道:“灵空,杨先生对师父有救命之恩,你也知道,师父这人最讲规矩。恩是恩,仇是仇。若是日后,杨先生对师父说一句,我们冲霄峰弟子为人娇纵嚣张,你猜师父,会怎么做?”

听到这话,那个叫灵空的弟子面色瞬间惨白无比,冷汗涔涔从额头流下来。

他的牙齿忍不住开始咯咯作响,嘴唇也不由哆嗦起来,挤出来一句话,道:“师父一定会将我逐出师门的!”

“大师兄,求求你,帮我一次……”

被昆仑派逐出师门,成为昆仑派弃徒,日后还有哪个门派敢收他?

他的修真之路,从此断了!

很快,他就会从高高在上的名门子弟,一下变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或许走在路上,别人会在他背后指指点点,说一句:“你看那人,就是因为太过嚣张,竟然敢对天刀杨先生出言不逊,最后被昆仑派逐出师门了。,这种人,活着有什么意义?”

一想到这些,那叫做灵空的弟子,就忍不住眼前黑,要晕过去。

那个大师兄叹息了一口气道:“这种事,师兄我也保不住你!解铃还需系铃人,除非杨先生原谅你。不过,杨先生为人大度,或许都不记得你是谁了。这样吧,你现在去坐忘峰负荆请罪,找姜小牙师妹说说情吧。”

“杨先生似乎很喜欢姜小牙师妹,姜小牙师妹回山之后,不是经常提到杨先生吗?还说杨先生带着她去倭国踢馆什么的。若是姜小牙师妹原谅你了,杨先生应该也不会说什么。”

灵空听到这话,顿时感激涕零,对着大师兄磕了一个头感谢道:“多谢大师兄指点!我马上去坐忘峰负荆请罪!”

说完,他立马提着刀上山了……负荆请罪,总要砍一根荆条吧?

……

玉虚宫外的回廊之上。

“云龙道长,咱们就这么回去了?不是说好的,今天分赃,哦不……南极洲分红大会吗?”

杨云帆有一些百无赖聊的拉着云龙道长追问。

他生平头一次,现给老头子当徒弟,竟然还有便宜可占。这让他十分的高兴。

两件法器!

哪怕是最垃圾的两件法器,也总比没有好。

他的储物袋里面,除了一把飞剑之外,可就只剩下子母阴魂蛊拿得出手了。

不过,子母阴魂蛊大多数时候都是用来治病的。另外,神木王鼎这个宝贝也不错,可是,这神木王鼎已经被他用来养莽牯蛤蟆了。

除此之外,其他东西,都是低档货,有一些拿不出手。

杨云帆自己虽然精通炼器,可是炼器的材料十分难寻。

他一直想将自己飞剑的品质提升一下,可是,这都一年了,他连材料都没有凑齐。

法器,在如今的修真界,可是稀缺品。

现在,大部分的修真者,都是拿纸符当成法器在用,比起上古时期,动辄拿出先天灵宝对轰的年代,现在修真者的日子,过得真是十分的寒酸。

“杨小友,无锋道人如今受伤严重,南极洲的形势也是晦暗不明。过去三年在南极洲获得的法器和丹药配方,可都都是一直寄存在南极洲基地之内的。此时,这些法器和丹药配方是否丢失了,都不确定。你让无涯道人如何给大家分红?”

“再说了,这法器,就算属于你们摩云崖的。你也得自己亲自去南极洲取,昆仑派可不会把东西免费送到你们摩云崖的。”

云龙道长苦笑了一声,他对于杨云帆的期待可以理解。毕竟,遇到天上掉馅饼的好事,总是让人高兴的。

“喔,这样啊……我还以为可以马上拿到呢。还得自己去取啊,看来,我急也没用啊。”杨云帆咂咂嘴巴,有一些兴致索然。

他就知道,肯定不会那么容易就拿到两件法器的。世上,哪有这种好事啊?

微微摇了摇头,杨云帆对云龙道长告辞道:“既然如此,我就回去睡觉了。明天,斗仙台大比就开始了。道长,你也早点休息。”

说完,杨云帆一个人徒步回了坐忘峰。

只是远远的,他忽然现了什么,直接愣住了。

只见前方,在坐忘峰大门的廊柱之前,有一个不着片缕的青年,正背着一根荆条,态度诚恳的跪在那里。

而在他前方的不远处,一个身穿白色道袍的可爱包子脸少女,正一脸的为难,双手不停摆着,好似在解释劝说什么。

杨云帆看到这一幕,不由想到了什么,哈哈一笑,嘀咕道:“真没想到,小牙还挺受欢迎的,能让这个帅气的男弟子,半夜三更的过来负荆请罪。而且态度如此诚恳。背着根荆条,看着就很疼。”

“嗯,我这么过去,他们肯定很尴尬。我还是绕远一点,不要打搅他们了。”杨云帆觉得要给年轻人一点私下相处的空间,于是他特意绕路,从后门回了坐忘峰别院。

当然,以他的身法和修为,姜小牙和那一位男弟子,自然是没有现。

……

坐忘峰前。

天色已经很黑了,算算时间,已经是半夜了。

可爱的包子脸少女忍不住打了一个哈欠,揉了揉眼睛,快要睡着了。

她看着前面这个背着荆条的男弟子,有一些无奈,道:“灵空师兄,我没有生你的气。杨大哥回来之后,我会帮你解释的。现在,我真的好困。我想回去睡觉了……明天还有斗仙台大比呢。”

说着,少女转身就要回去睡觉。

“姜小牙师妹,你不要走啊……杨先生,很快就回来了!我求求你再等一会儿吧……明天第一轮,你的对手多半是我们冲霄峰的弟子,看在杨先生的面子上,他们肯定不会对你动手的,你就算睡着了,都能赢。”

帅气的冲霄峰弟子背着荆条,双手死死抱着少女的大腿。

“可是……”

少女的脸上满是为难。

不过,看着眼前这个哭得可怜兮兮的师兄,少女的心不由软了一下。

她迟疑了一下,而后点了点头道:“那好吧,我陪你等到杨大哥回来。杨大哥在家睡觉都很准时的,估计是因为山上太大,所以他迷路,绕远了一点。嗯,他应该马上就会回来了……”

只是,这一晚上,杨云帆好像失踪了一样。他们一直等到了天亮,都没有等到杨云帆。

……

  

章节目录

最强神医混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九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歌并收藏最强神医混都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