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这样的场面,杨云帆心里虽然十分自得,不过却也觉得有一些劳师动众。

他转过头去对无痕道长道:“道长,咱们还是少一些这种繁文缛节,我跟小牙很投缘,我摩云崖和昆仑派都是道门嫡传,也算是渊源深厚,咱们就不要这么客气了。对了,小公子还生病着呢,想必夫人还在等候,咱们就直接去看看孩子的毛病吧?”

闻言,无痕道长也有些感动,道:“杨先生果然和小牙说的一样,古道热肠。既然如此,杨先生,请这边走……”

一边请杨云帆上前,一边无痕道长回过头去,对姜小牙吩咐道:“小牙,替为师好好照顾一下杨先生的家人。不要怠慢了贵客。”

……

“杨先生,这边请,马上就到了!”

无痕道长关心孩子的病情,自然也没有心情,为杨云帆介绍沿路的名胜古迹。

一路上,他都是快的往前面赶路,恨不得插翅飞过去。

到了山坡上,最里面的一个别院,一个看起来三十出头的温婉妇人正抱着孩子,焦急在门口在张望。

她怀中的孩子不知道怎么了,一直在低低的哭泣,嗓音有一些嘶哑,听着让人怪心疼的。

“宝宝,别哭了,爹爹马上会带着神医叔叔回来的。你的病马上就会好的。到时候,就不痛了。乖乖的。”

那妇人一边轻轻拍着孩子,一边小声哄着。

却在这时候,她抬头一看,看到无痕道长带着一个俊朗的年轻人回来了。

那妇人顿时眼睛一亮,抱着孩子跑了出来。

“杨先生,这是我妻子,叫宁……”

无痕道人还要介绍几句,现杨云帆已经把目光放在了孩子身上,他只能呐呐住嘴,同时心中颇为佩服杨云帆的为人。真是急人之急。

“这个孩子,看模样,出生才2个月吧?一直哭个不停。声音都有一些嘶哑了。”

杨云帆皱了皱眉,而后摸了摸孩子的皮肤,又道:“体温有一些热,看来有一些低烧。”

一旁的妇人见杨云帆说了几句,又低头去检查孩子了,她忙紧张的问道:“杨先生,我这孩子,会不会早夭……”

杨云帆闻言,抬起头,诧异的看了她一眼,而后笑了一下,道:“这个孩子胖乎乎的,挺可爱的,一看就是大富大贵的模样,倒不是早夭的面相,夫人可以放心。另外,他的根骨也不错,等治好病,夫人也可以让他修炼,二十年后,昆仑派又可以多一位真人。”

“杨先生,那孩子这个病……”

那妇人闻言先是一喜,而后又有一些愁眉苦脸起来。

“不着急,我先看看。”

杨云帆将孩子抱了过来,然后小心翼翼的解开衣服,通体检查了一下。

现在是夏天,天气十分暖和,倒是不用担心孩子着凉。

等检查了一遍,杨云帆现孩子肛门的位置,有一个巨大的红肿,几乎有核桃大小,而且还有有些脓肿,不过这脓肿并没有开始溃烂,属于最痛的时候。

他小心翼翼的碰了一下,果然,孩子就开始哇哇大哭起来。

“杨先生,孩子怎么样?”

一旁的无痕道人也是十分紧张的看着杨云帆。

虽然杨云帆的动作十分的细腻,可是听到孩子哇哇大哭,毕竟是自己的亲生骨肉,说不紧张,那是不可能的。

“不是什么大病,这孩子体内有一些热毒,热毒下到肛肠,腐肉成脓。只要活血透脓,化腐生肌,清热解毒,这毛病自然会好的。”杨云帆看了一下,虽然孩子哭的很让人心疼,可确实不是什么大病。

“我先看看孩子的舌苔和脉搏,稍候开一些药,服用下去,很快就会好的。两位,不用太过担心。”

杨云帆说着,便拍了一下孩子的屁股。

那屁股上长着一个大毒疮,被人一拍,这孩子当即就哇哇大哭起来。

他张着嘴巴,哇哇哭着,杨云帆趁机看了一下他的舌苔。

他的舌苔很薄,很白腻,但是舌尖却十分红,显然是有湿热之症。

至于脉搏,小孩子的脉搏虽然与成人不大一样,但是也难不倒杨云帆。他的脉属于滑数,与症状对应,确实有热毒。

看了毛病,也判断了辩证,杨云帆便不再迟疑,他从储物袋中拿出纸笔,写了一个处方:“银花3g,连翘2g,公英3g,赤芍2g,浙贝2g,皂刺1g,桔梗3g,甘草1g。5剂,每日1剂,用水煎服。”

杨云帆刚写完方子,无痕道人便立马接过去看了几眼。

他对于药理是十分清楚的,只是他觉得自己的医术不到家,生病的又是自己的儿子,所谓关心则乱,自然不敢乱开药。

此时,他拿过素有神医之称的杨云帆写下的药方,粗粗一看,便是恍然大悟道:“杨先生,你开的,可是治胎毒的方子?我的孩子,他这毛病,是从娘胎里面带出来的?”

杨云帆点了点头,道:“确实如此。我在山门之前,听道长你提到,尊夫人怀孕期间,掌教老爷赐予了诸多补品,你又不吝惜坐忘峰的补品丹药,给夫人进补。这样一来,夫人天天服用这么多丹药,她是成年人,修为高强,自然可以轻松消化这些丹药带来的过剩能量。”

“可是,丹药之类的物品,多半是由炉火炼制,蕴含一些热毒。夫人修为高强,吃了或许没事,可是,这内热蕴毒,却是容易传于胎儿,导致胎儿出生之后,气血凝滞,经络阻隔,肉腐成脓。”

杨云帆这解释通俗易懂,哪怕是不通药理的人,也听得明白。

“原来如此。这补品吃多了,看来也不是什么好事啊。”

无痕道长和他的夫人,听完这些话,都是深深的陷入到了自责之中。

“都怪你,我怀孕的那几个月,天天给我吃那么多补品,害的宝宝受罪!”那温婉妇人,不由瞪了无痕道长一眼,语气里面带着一丝责怪之意。

闻言,无痕道长不由委屈道:“夫人,我也不懂这些啊。我也是第一次当爹。下次,我就知道了。”

“你还想有下次?”

那温婉妇人不由大眼睛一瞪!

却在这时,孩子又开始哇哇哭起来。

一看这模样,无痕道长马上道:“夫人啊,要打要骂,我都心甘情愿,都是我的错。不过,现在,我先给孩子去抓药。”

  

章节目录

最强神医混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九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歌并收藏最强神医混都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