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等有机会,见了凰姐和老牛,我会仔细问一下的。”

杨云帆的年纪也不是很大,才二十出头。二十年前的事情,他当然也不清楚。、

本来老头子是个好人选,可是这老家伙,不知道跑去什么地方潇洒了,这一年来都音讯全无。要不是云龙道长告诉杨云帆,前几天还收到老头子的书信,杨云帆甚至都怀疑,老头子被仇家对头干掉了。

“杨大哥,你们华夏修真者,是不是有很多门派,很多祖师爷,还有一些各大支脉的?”

却在这时,少女拉了拉杨云帆的衣袖,问了一个与刚才话题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

“怎么了?”

杨云帆一头雾水的看着少女,不知道她怎么忽然对这些东西感兴趣了。

少女捂着嘴巴轻笑了一下,然后青葱小指点了点那边,道:“杨大哥,你看,那边几个头都白了的道士,因为一本《黄庭经》的来历,吵起来了。”

杨云帆闻言,目光不由看了过去。

“放屁,这是我上清派黄庭观,黄庭仙人著作的典籍,何时成了你们南岳派先祖的著作了?不然,这《黄庭经》为什么以黄庭为名字,而不叫《南岳经》?你们南岳派的人,纯粹是胡说八道!”

一个胡须都白了的老道士,跳着脚,面红耳赤的怒斥道。

而在另外一边,一个同样是鹤童颜的道士,却是针锋相对的反驳道:“这是我南岳麻姑仙境之中,紫虚夫人著作的,怎么就不是我南岳派的典籍?”

少女看着两个年纪加起来都快两百岁的老道士在那里吵架,笑的合不拢嘴,不时摇着杨云帆的手臂,道:“杨大哥,你看,是不是很好笑?这两人的年纪都那么大了,却因为一本书的作者,吵起来了。”

只是,少女才说了几句话,却现,杨云帆也走过去了。

他以为杨云帆是去劝架的,没想到,杨云帆走过去,却是大喊了一声道:“你们都给我闭嘴!这是太清真人著作。什么上清黄庭仙人,什么南岳紫虚夫人?你们休要给自己门派脸上贴金!”

“我摩云崖是太清一脉的唯一嫡传。老君讲道时照明的【八景宫灯】,至今还挂着我摩云崖顶老君圣墓之前,我为圣墓打扫了十五年,这种事,我不比你们清楚?”

“《黄庭经》外景篇,第一句怎么说的?”

“老君闲居作七言,解说身形及诸神,上有黄庭下关元,后有幽阙前命门。”

“听清楚没有?这一句话,清清楚楚写着,这是是太清圣人的著作!成书25oo年前!你们口中的黄庭仙人,紫虚夫人,那时候还没出生呢!”

杨云帆一席话,让那些之前还在为这本经书争夺出处的两个门派的人,顿时哑口无言。

少女看着杨云帆从温润如玉的谦谦君子,一下子变得跟街头泼妇一样,吵起架来,当是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姿态,不由捂着小嘴,十分震惊。

她走上前去,拉了一下杨云帆,兴致勃勃道:“杨大哥,我从没见过你跟人吵架。你吵架的样子,好有气势啊。”

杨云帆却是挥挥手道:“丫头,我这可不叫吵架。我这是把本来就属于我的东西,拿回来。而且,这是道统之争,高于生死。要是不争,说不定哪一天,其他门派的人就会说,我摩云崖是他们的支脉,他们才是嫡传什么的。”

少女嗯的点了一下头,虽然她不清楚什么道统之争的重要性,但是杨云帆跟她关系最好,她当然无条件支持杨云帆。

“嗡……”

就在这时,五色神舟晃荡了一下,度慢慢的减缓了下来,神木之外包裹的斑斓色罡气,也渐渐的敛去。

在神舟的下方,杨云帆低头看去。

这是昆仑山最高峰,然而,在山顶之上,却存在着巨大的宫阙。

那些宫阙,沿着山峦,此起彼伏完美的镶嵌在险峰之上,天地一片宁静和谐。

天空之上,白云朵朵,有仙鹤不时从另外山边的谷中飞出。

而在不远处,山间的楼台亭阁之上,又有三两弟子闲居。

有人抚琴,有人舞剑,还有人捧着书卷,一边吟诵圣人之言,他身前的小炉之中冒出袅袅青烟,似有香茶之清新之气扑面而来。

远处,天空烟霞霓裳,笼罩着整片宫阙,时而有年轻的弟子,正歪歪斜斜的学着御剑飞行,烟霞之色映衬在他们的羽衣道袍上,也将他们原本白色的道袍,染的五颜六色,看起来,颇为的瑰丽。

“白云黄鹤道人家,一琴一剑一杯茶,羽衣常带烟霞色,不染人间桃李花……”

杨云帆望着这天地人合一无瑕的景色,不由喃喃吟诵了一小诗,而后称颂道:“昆仑派,不愧是我道门祖庭。确实好风光。”

随即,五色神舟的众多修真者,三三两两从五色神舟跃下。

有相熟的昆仑派弟子,一一上来迎接,带他们去各自的地方休憩,不多时,这来时的一大群人就走光了。

“杨大哥,杨大哥,你在哪里……”

却在这时,穿着白色道袍,脸蛋圆嘟嘟的少女,从人群里挤出来,她的脸蛋有些红扑扑的,额上还有一些细汗,看来是挤得很辛苦。

“小牙,我们在这里!”

杨云帆老远就看到了姜小牙,笨手笨脚的从人群里挤出来,东张西望的在找什么。

“杨大哥,原来你在这里。人太多了,我都没有看到!”

姜小牙听到了杨云帆的声音,猛地一回头,看到了杨云帆熟悉的声音,然后她便露出可爱的笑容,笨手笨脚的挤过来。

她拍了拍胸口,松了一口气,而后道:“杨大哥,师父让我来接你们。这几天在昆仑山上,你们的生活住宿,就全有我们坐忘峰负责了。不过,我们坐忘峰的东西,可能不大好吃,你不要介意啊。”

听到姜小牙这么说,杨云帆哈哈一笑,道:“当然不会。山上辛苦,诸多不便,我能理解。”

见此,姜小牙顿时放下心来,她指了指那边的一个灰袍道人,笑道:“杨大哥,叶姐姐,我师父在那边等我们,我们快过去吧。对了,我师父道号无痕,杨大哥,你等会儿可别叫成无尘。无尘师叔,在我们昆仑派是个禁忌话题。师父心里很在意的。”

“无痕道长,无尘道长……确实容易叫错。”

杨云帆嘀咕了一句,而后点头道:“我不会叫错的。”

与此同时,杨云帆抬起头,远远的望过去。

在昆仑山门之下,巨大的门廊里面,有一个身穿灰色道袍,面貌却充满温和之意的中年男子,站在那里。

他的相貌十分的普通,放在俊男靓女众多的昆仑派弟子里面,显得十分的不起眼。

然而,仔细一看,杨云帆却能感觉到,他的周身有一种淡淡的青色气息萦绕。

这种气息,有莲花的圣洁,不妖不娆的品质。而在这种圣洁之中,又有一股内敛的锋锐之气,蕴含其中。

这无痕道长,应该是修炼了一种极为高明的功法,所以才会产生这等独特的气息。

杨云帆如今也算是见多识广,在他见过的人里面,能够不知觉散出自身独特气息的,只有江破浪,云龙道长,智慧尊者等寥寥几人。

至于厉禁元君,他就是一个黑洞,深不见底,气息如同深渊,若不是眼睛看到,仅凭灵觉,几乎难以现他的存在。

深深望了一眼无痕道长,杨云帆低头询问道:“小牙,你师父修炼的是什么功法?”

“我师父修炼的,当然是我们坐忘峰的绝学《青莲剑诀》。昆仑上下,都很清楚啊。”姜小牙奇怪的看了杨云帆一眼,觉得这个问题好简单,一向睿智博学的杨大哥也会问这么简单的问题吗?

“青莲剑诀……嗯,确实是绝学!”

杨云帆微微点了点头,这门功法,他也曾听闻过。

这门剑诀之中,传闻有一招,叫【惊鸿一剑】,可以将全身灵气在瞬间凝聚成一点,爆出一道极强的剑气,与杨云帆耗尽功德之力施展的【天意如刀】,在外形上看,十分的相似。

至于威力如何……杨云帆虽然未曾见过,但是料想,应该是不差的。

  

章节目录

最强神医混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九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歌并收藏最强神医混都市最新章节